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共享

是的这是盲狙的全国卷I关键词:共享单车 的走偏脑洞🤐

设定有bug啦,Q__Q。

/////////////////////////////

1.

“张艺兴先生,欢迎回家。”

检票窗台上的虹膜扫描仪对着他的眼睛闪了一下,面前的透明电子屏上便已经完整地显示出了他的入境信息。

“张艺兴先生,根据国家新颁布的《共享法》条例,所有外出的中国籍公民在入境时都需要重新加强个人端脑的安全防火墙,请您拿好证件后到前方右手处排队等候。”

检票员将护照本递给他,对着他礼貌地笑了一下,提醒道,“只有加强过个人端脑防火墙的公民才能合法接入国境网,在这之前请不要尝试强行连接,感谢您的配合。”

在高旷顶部“中华人民共享共和国”的硕大字样下,宽阔的入境厅里挤满了喧闹的人,张艺兴踮起脚越过黑压压的人群张望,每一个防火墙加强口都排了好长的队,众人面无表情进入密封舱又很快出来,行色匆匆。一小部分不愿意往自己大脑里植入新版防火墙的人被拦在了入境线外面,正和工作人员吵得不可开交。

2.

“共享时代,随时随地与世界分享你的生活。”

这场共享运动从二十一世纪就发端,从最开始的共享单车一直发展到如今的脑部共享数据库。尤其是国际网全球覆盖之后,世界各国又开始用国境网的覆盖区域来划分国境,通过其来组织行政,这种趋势已经势不可挡,现在,几乎每一个人都将生理脑变成了端脑,无论多么复杂的数据,只要双方虹膜对视实现对接,便可一键共享。

但是这种方式太过思想自由,政府根本无法对公民进行有效管理,于是近日国家紧急出台了新型防火墙,强制性要求所有境内公民脑部安装,针对外籍旅客还有访客ver.否则便会被拒绝接入国境网——这在共享国内简直意味着寸步难行。

张艺兴无聊地托着腮浏览微博,上面似乎隐隐约约有人发声关于反对强制防火墙的,不过根本无人应答,张艺兴刚想转发说点什么,突然就感觉脑子里一阵轰鸣。

“老板?”经纪人推门进来,看到他脸色不好,关切问道"您没事吧?"

张艺兴摆摆手,她才继续说道,"下周去韩国的机票已经订好了,不过有一件事有点棘手。”

经纪人面露难色,“您入境之时植入的防火墙是公民ver.,这个版本在境外测试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是申请更换或者出境撤销需要交由有关部门审批,一时拿不到手续。”

张艺兴揉着太阳穴思索了一下,无奈道,“时间来不及了,那就先批着吧。”

3.

路上张艺兴一直没连上国际网的韩国分境,他当信号不好也没多想。在首尔下了飞机,办好入境手续他就急匆匆往公司赶,最近场的演唱会行程安排了今天集训。

他的个人脑端数据库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一直连不上韩国的国境网,以访客身份也不行,尝试了好几次都提示“非法访问”,心里莫名有点焦躁。

他选择好了国境网,正要强行接入,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一头从楼梯上栽了下去。

4.

“俊勉哥,艺兴哥老是醒不过来,怎么办?”

边伯贤看着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张艺兴,满脸担忧地问。

吴世勋靠在门框上,斜着头道,“医生怎么说的?”

“医生说生理构造没问题,内部意识也存在,诊断结果是他的端脑内部防火墙强行终止了所有程序运行,导致人体昏迷。”

金俊勉支着下巴皱着眉,“听说中国新发布了防火墙,所有中国籍公民都必须安装……”他犹豫了一下,“防火墙禁止公民接入国际网中的其他分境,也会自动屏蔽所有政府认为的敏感词汇。”

“啊……”灿烈苦恼地挠挠头,“那就最近的国际关系,整个韩国相关的估计都是敏感词了。”

金钟大无奈耸耸肩,“法律规定禁止,如果强行访问,会被被迫中止行为。”他从端脑分享了刚检索到的最新资料到云端,好让大家都能看到,“艺兴哥就是这样没错了。”

“那怎么办?“边伯贤脸色有点不好了。

“不然刷机吧,重新从我们云端下载记忆包。”金钟仁从沙发上站起来,用手捋了一下头发,“艺兴哥现在还是公司的雇佣艺人,在这种雇佣服务被中止的情况下,公司有权利采用一定手段恢复他的服务能力。”

大家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沉默着不说话。

“这样合法倒是没错,”都暻秀首先开口,“只是,刷机之后,恐怕中国那边不会再承认艺兴哥的国籍了。”

“可是艺兴哥现在韩国不能活动,牵扯到国际问题又无法解决,这样下去,公司怕是要解约。”

“这两边怎么选?”

“不然……告诉经纪人?”

“让艺兴哥自己选择。”边伯贤突然起身打断了讨论,口气听起来有些强硬,“艺兴哥的意识不是还在吗?让医生重新微调端脑程序,让他自己选择。”

金俊勉点头,“我同意。”

吴世勋推开病房门,“我去找医生。”

5.

边伯贤站在医院病房楼的阳台上,嘴里叼着根没有点燃的烟,翻来覆去咬扁了烟头,看着夕阳不说话。

都暻秀从后面走过来,像他一样撑在阳台栏杆上,“不去里面看看?对艺兴哥而言,这个选择不好做。”

边伯贤低头摇了摇,无声地笑了一下,“不用看,我们都知道结果。”

他就这样埋着头,声音低低的,过了一会儿才笑起来,“我们是他的朋友,可是那儿是他的家。”

"无论怎么样,即便是个笼子,那也是他的家。"

都暻秀沉默了一下,拍了拍他,“这个自由的世界里,总有些事还是不自由的。”

边伯贤自嘲附和,“是啊,这个共享的世界里,总有些事是无法共享的。”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阳台上,看着无边无际的天空和延伸到远方的城市,头顶有无形的网将数以亿计包括他们在内的人联系成一体,可也有无形的东西,在强行把他们分开。

6.

“艺兴哥拒绝了刷机请求,公司表示要自动解约。”灿烈哭丧着脸推开门。“艺兴哥还没醒,我刚刚把他送上飞机。”

边伯贤低着头没有说话,他想了一下,默默从自己端脑上给已经灰掉的艺兴头像发了条消息。

检查了好几遍,只是一条简单的祝福,没有敏感词汇,也没有敏感话题。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虚拟聊天框,那条消息持续不断转了很久。

“走了,该去练习了。”灿烈拍拍他。

“走。”边伯贤最后看了一眼虚拟聊天界面,将它定位在屋子空中,跟着灿烈走了出去。

那条消息是:"艺兴哥,不能一起走了,你要加油。"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那条只有十三个字的消息连接了很久。最后,还是在聊天条旁边出现了红色的回转符号,表示发送失败。

界面提示:

“对不起,中国国境网拒绝您的访问。”

评论(18)
热度(90)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