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说是脑洞或短文都好啦

🍂《Rebirth》

神是老张🐰,人是白白🐱

这颗荒芜的星球,神第一次将生命放进海里。

人从单细胞分裂成多细胞,湿漉漉的从海里爬到岸上。人看到光,看到雪,听到风的声音,看到绿色的苔藓从石头上长出来。人匍匐着,水流过,花落下,人艰难地尝试着,努力着,最后,人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整个过程,人用了上亿年,神就等了人上亿年。

人怕黑,于是神让日东升西落。人爱光,于是神让星昼伏夜出。人寂寞,于是神创造了鸟和鱼。

人对神说,我如何才能像你一样永生?

神回答,终有一天你会死去,那时我会前往下一个星球,重新创造新的生命。

人眼里有了水。心有点皱。

神告诉人,这是悲伤。

人说,我不想忘记你。

神答应了。神将时间与生命刻进人的眼睛,在层层叠叠的瞳孔里,聚集的纹路有海里的水藻,天上的飞鸟,陆上的草。

人说,我还想见你。

神答应了。神将自己的灵安放在星球不同的地方,或是深海,或是冰川,或是密林,只要人去,就能找到神迹。

人说,我喜欢你。

然后人在神旁边永远的睡着了。就像真的睡着一样。

神守着人,没有离开,这样又过了上亿年,直到神为人创造的一切都重新死去。

神又将生命放进海里,像他最初来到这个星球所做的那样。

之后神在人旁边也沉睡了。

此后上亿年的时光里,地球上重演了生命的进化过程。从单细胞到多细胞,从海洋到陆地,从直立行走到文明发端。

日东升西落,星昼伏夜出,石头有苔藓,海里有鱼,天上有鸟,人之所至,总能发现神迹。

后来有了很多很多的人,也有了很多很多关于神的传说。

但人不再是那个人,传说中的神也不是那个神。

这个星球上所有的奇迹,都是神为一个人所创造。

最初的神和人之后,人与人不过是在重复神与人。

重复日升月落,重复春秋四时,重复爱上对方眼睛里时间与生命,爱上里面的山川河流,细雪微风。

而无数人之间说出口的那句"我喜欢你",也不过是神爱人的无限次重复。

————————————
🙊《无名之死》

文革末期。老张是成分不好的戏子身份。白白是住在同个巷子里的孩子。

江南胡同最里头的那个小院子里,住着一个眉目清秀的年轻人,他总是躺在那个破旧的竹制摇椅上,微微闭着眼睛,摇啊摇。

听说那个人以前是唱戏的,唱旦角儿,后来文革的时候被烫哑了嗓子,还打瘸了一条腿。后来他就一个人住到了这个院子里,平素也无人拜访。

他唱戏应该是极好的,白白见过被撕下来的海报,扮相很好看,他不唱游园惊梦,也不唱霸王别姬,他总是唱红楼,唱晴雯撕扇,唱晴雯之死,唱"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巷子口的满奶奶总是对白白说,不要去他家玩,这种人不干净。

年轻人温温和和的,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个深深的酒窝,每年海棠花落的时候,白白就偷偷跑到他家里,和他一起把去年埋在树下的海棠花酒拿出来,再把今年的埋进去。

当他有些醉了的时候,就会拿出那把撕碎又粘好的扇子,翘起兰花指,一瘸一瘸踩着袅娜的步子,用嘶哑难听的声音重新唱起那禁了许久的,白白听不懂的戏文曲子。

海棠花落下的时候,他的眼波潋滟,如同纷乱的丝线,隔着纷扬看过来,如同一场温软的低喃呓语。

这样一切都好,如果那些本该消失的红卫兵没有再找过来的话。

——————————————————

我好像总是不喜欢细水长流的平淡日子。

也总是体会不到甜文的甜甜的。

悲剧如果稍微崇高一些,是不是就能跟自己离得远一点?

每个人都总是有太多的无奈和艰辛,自己憋着太苦,可是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值一提。

日暖月寒,来煎人寿。天地为炉,人生在世,谁不是在苦苦煎熬?

幸福的人总是相似的,而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说到底,不过是人生百态,各有所苦。

#每日一丧#今天丧了吗

评论(5)
热度(57)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