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稻粱谋

跟风一波。

//////////////////////////////////

1.
在还年少的时候,他跪在地上,低着头,咬着牙,双手托着崭新的绣春刀和飞鱼服。

“艺……不,现在是小张大人了。”

指挥使弯起嘴角笑着,将官帽给他戴到头上,眯着眼,扫了扫他肩膀上的浮尘。

“我们锦衣卫啊,就是皇上的一条狗。”

“狗除了会咬人,更重要的是要听话,明白了吗?”

他咬紧牙,实相地弯下腰,听话地将头叩在了地上。

“明白。”

2.
三年,他从校尉做到了千户。

他手上有无数的人命,有死有余辜的,也有罪不当诛的。有穷凶极恶之徒,也有清官仁士之流。他沉默寡言,独来独往,但做事干净利落,不留把柄,无论是给自己,还是给锦衣卫。

总是有人在背后议论他——“张大人么,不就是锦衣卫南镇府司里最能咬人、最听话的狗么?”

当然,他们一面议论他,一面畏惧他。

议论的是他的人,畏惧的则是他身上的飞鱼服和手里的绣春刀。

张大人沉默着,只是每日里拿着牙牌按时领活儿交活儿,没人挑得出错。他的刀上装饰的花纹越来越繁琐,飞鱼服越来越精细,胆敢碎嘴的人也越来越少。

他磨刀的时候想,等总有一天,他要让这些人什么都说不出来。

3.
山雨欲来。近来京城的事很多。明里暗里,都很多。

今天,号称“一官清风”的吏部尚书都大人也落了东林党的水,东厂那边的意思是,乱臣贼子,就不要留活口了。

他记得都大人,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似乎是个挺不错的人。

可惜了,他临走前擦着刀想。

4.
都大人的案子,是他第一次见南镇府司的百户小边大人。

小边大人看着还小,身量不大,出身一般,倒是很会来事,圆滑不得罪,就连动手杀人,也总要先好言一番。

“说几句好话不过上下嘴唇一碰,于我不妨事。可这话说得好了,要钱要命,他们都乐意给。你说是不是?”

张大人没回答。因为他知道,小边大人除了话说得漂亮之外,手上有很多人的把柄。别人有他的把柄,他也有别人的把柄,大家各有所恃,各有所图,各自相安。

这是这个世道的活法,他这样对自己说。

5.
小边大人爱说话,官话一套说得漂亮,私下里掉脑袋的话也没少说。不过后一种话,他只对着张大人说。

“我当初跪着进了镇府司衙门,不知道求了多少人才混到现在,当了个百户。”

“你瞧瞧抓进诏狱里的那些人怕得那幅嘴脸,老让我想起来我自己。”

“张大人,你拿着这把刀,就不害怕吗?”

小边大人晃了晃脑袋,无奈笑了一声,“有时候,我真恨自己怎么就长了张会说话的嘴。”

“嘴巴上下一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说了祸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得不被别人逼着说些什么。”

“我比不得你,能硬扛着,什么都不说。”

张大人抬起脸,看着他。

小边大人呵了一声,把刀横在桌子上,咬牙切齿道,“我不想当狗。”

他本来以为张大人还是像以前一样,榆木一样杵着,只知道翻来覆去地摩挲他那把刀,听他胡言乱语。然后闭口沉默。

“这个世道会变的。”

张大人低头,用拇指轻轻地摩擦着刀柄处丑陋的睚眦。回答道。

“会变的。”

6.

他的父母也是死于锦衣卫之手。没有,没有深仇大恨,也无关东林祸事,他的父母不过是锦衣卫骑马过街时没有及时躲开的卑贱百姓而已。

父母横尸当场,而他不仅不能哭,还得一边搜出父母身上所有的银子呈上去,一边哆哆嗦嗦地磕头“冲撞了大人,还请大人饶命”。

锦衣卫怕刀,怕火,怕流寇,但让他们真正从心里怕的,是骑在他们头上,能像蚂蚁一样捏死他们的人。

他就要成为那个最上面的人,从当狗做起也愿意。

他要站在足够高的地方,有足够有大的权力,到那时,所有的人都要听他的。

只有到那个时候,他无论是想要这个世道好,还是坏,他都能办到。

“大明伤了。我会治好它。”

“可是……张大人,你难道就不曾想过,活人的伤口会愈合,死人会吗?如果这个人已经死了,你就是华佗再世,又要怎么救?”

7.

山东一带,流寇汇聚,已有起义之势,屡次三番镇压无果,疑京中有内应官员,军中布防册失窃。

“张大人,把册书找回来,了了这桩事,你明年就能升镇抚使。”

“到时候,整个北镇抚司都是你的,你想做什么,这些阿猫阿狗,已经拦不住你了。”

城外小桥上。

小边大人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蹲在桥墩上,手指一敲一敲着刀鞘。

张大人勒了马。亮出了刀。

小边大人跳下桥墩,吐掉了嘴里嚼烂的草。歪着脑袋,拿出怀里的册书放在地上,勾着嘴角冲他笑了一声,“不打,我打不过你。你能这么快追到这里,我也跑不出去了。”

他似乎毫不关心自己现在的处境,只是晃着脑袋,撇撇嘴。

“张大人,你跟其他人一样又不一样,锦衣卫该干的坏事你一件没少干,可是你做人又正派得多,我倒是想不通了,这世道里,你在坚持什么呢?”

“你真以为,你坐到魏忠贤那个只手遮天的位置,就能让天下变好?”

“总比你激起民变,要造反来得好。”

“啧……张大人这话说的,这哪是造反,我也是在救。只不过你当大明是活人来救,我当它是死的来救罢了。”

“死人又何谈来救?”

“死了,就换一个,就这么简单。”

“你可知道改朝换代要死多少人?!”

“怎么着都要死人!我改朝换代要死人,你谋官救世也要死人。谁比谁好?”

“我草菅人命,我认。你呢,你手上就是干干净净的吗?”

“这世道,好人活不下来。”

张大人手里的刀有些抖,但还是固执地不肯放下。

小边大人笑了一声,啐了一口,“不信?你听,指挥使派来追杀你的人来了。”

8.

他勉强死里逃生,反戈一击,杀了指挥使大人,而小边大人与东林党人有所勾结,乱党谋逆,秋后处决,却是板上钉钉改不得了。

张大人去看诏狱看小边大人的时候,他的一张清清秀秀的脸已经瘦得脱了形。

他勉强笑了笑,“以前只喜欢折磨其他人了,换到自己身上,还真不一定受得住。”

张大人沉默着摆好了酒菜。

小边大人自斟自饮,交代着后事,听来听去,也无非是他家那只短腿还挑食的狗,青楼里那个老挂念他的姑娘,以及哪家菜馆里的饭还没吃够而已。

最后,小边大人对他说。

“大家都说,天总会亮的,可我不知道天什么时候才亮。”

“你我选了不同的路,只可惜都是错的。谁也改变不了这世道。”

“熬着吧。死熬着。咬着牙苟活,熬过了,天自然会亮。”

“张大人,若有那么一天,你替我看看那个百姓安好,自由清平的天下吧。”

9.

“魏公公,南镇府司里的那个张千户,不杀了他以绝后患吗?”

“用不着动手。”

“从小圈起来的阿猫阿狗,笼子里养惯了,就是口里的牙再凶,也没胆子跳出笼子外去。”

————————————————

是去看了《绣春刀2》想的。

本来是写的更多的,有一个故事套子,不过觉得复杂的故事线写得短了太仓促,于是就用了大量的对话(不过要想像古龙那样对话的功夫还是差的太多太多了hh)

这个题目是龚自珍的“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

蛋白二人谋的,是国家,然而到最后,会觉得他们谋的国家前途,和谋稻粱庄稼,没什么不同。

我想考量一下在那个时代,蛋和白两个人会怎么做。

写了之前一直不太喜欢然后突然喜欢上的强强类型cp。

两个人有共同的价值观和目标,只是选择了不同的路。

老张应该就是这样吧,他从小接受的是非常纯正的中国化的思想教育。他再有想法,再有不甘,也是不可能会去反抗这个体制的,他要改,只能选择在体制内改革。

白白选择要打破这个体制。

于是老张做了一个正直的人,但是他的工作却是做不仁不义的事。他要想让世界变好,自己先要堕落着往上爬。

最悲哀的不过如此吧。要想过得好,就不能选择做好人。

但是其实,无论是从内部还是从外部,都救不了当时式微的大明。

腐朽的体制一人之力难以改变,而农民起义,即使成功了,也是换了个坐在皇位上的人,换汤不换药。

这个情况好熟悉啊。似乎在近代,改良派和革命派也争了好久,当时,历史书上最后给出的结果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在明朝,他们两个都失败的时候,该怎么办。

估计只能熬着吧。硬生生等这些都过去了。总该会好的吧。

只是不知道那些苦苦盼着天亮的人的心情该有多绝望了。

最近三观全碎了,三观一片紊乱,像在做没有尽头的三体运动。

之前老师总说明朝和如今很像,我一直体会不太够,这次看了《绣春刀》,我差点在影院哭出来。

我完全能理解每一个人的悲剧,也能理解导演在说什么。如果要问真正理解的契机,大概是这前一天,不仅SS要被封了,而且要追责搭梯子翻Q的人了。

我怂,不敢翻了,我怕被请喝茶,怕一有闪失,算不上光明的前途也毁了。

连我现在,也不敢说什么,写文也斟酌着用词,说话也小心着,怕有人会追到自己头上。

这里面写的老张又是把我自己套上去了。心里想的再多,也只能认怂的选择做一条狗,而且要做听话的那个。

喜欢老张,真的会忍不住把最好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我希望他过得最快乐,同时又忍不住他是那个能够勇敢的站出来说些——,能成为时代的先锋的人。

可是代价太大了。

只是,这个形式下,我没办法谴责任何一个选择明哲保身的人,因为我自己也选择了苟活,但是,心里也还是暗暗在期盼着能够出现一个为民请命,舍身求法的人。

“到处都是冷气,中国的少年走不动了。”

安利这个电影。就安利一点。
绣春刀里大幂幂那句“我相信,这个阉党横行的世道终有一天会过去。”

下面的英文字幕翻译的是:

“I believe the time will come when we all have the freedom of speech.”

似乎说的太多了……写同人该简单发个糖就好了吧。

好多东西都被封了。刚刚想找个电影发现又有好多网站消失了。

唉,最近总是有点窒息,还有点悲伤,一下子戳到心尖,就会哭出来。

评论(16)
热度(77)
  1. 张先生的边草莓🍓茶蛋之盐 转载了此文字
    码…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