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温情手札

很抱歉重新占了时间线只是随意的手札。

今天是17年的11月23日,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和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朋友开始了命运线上的第一次交汇,直到今天我依然很感激当时的自己在无意中给她写下的第一条评论,感谢这次命运般的偶然。

如果我能够见到艺兴,我最想告诉他的不是我有多爱你,而是谢谢你,让我遇到更好的人。

虽然现实中并没有太多朋友,但在社交网络上总能够认识特别喜欢的人也是另一种方式的弥补吧(笑

认识小小的人应该不是很多,她的画风格很明显,也很治愈,不过不是饭圈喜欢的倾向。我们在经常会讨论一些关于饭圈的事情,她会把里面的某些特定行为和倾向,叫做“政治正确”,不过我在饭圈认识的朋友,大家似乎都游离于“政治正确“之外。

我很感谢小小的一件事,就是她在不断的辅助我成为一个拥有独立人格,能够独立思考的人,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也是我很钦佩她的地方。

虽然饭圈向来乌烟瘴气,多受诟病,可在某些场合,我还是很愿意把自己称为一个”圈里人“,我喜欢呆在这个圈子里,即便不是中心地带,也喜欢看来自各家的粉丝的行为举止。我希望自己一直能做那个能辨别是非的人。即使饭圈是一个黑白正误很模糊的地方,很多时候身不由己的就会变成”政治正确“。

和小小讨论这些的时候,她往往能给出我更为明智和理性的答案,让我能一直从她身上学学习到我也许根本不会自行了解的东西。

当然收益最显著的还是面试前她给我的英文口语魔鬼训练hhhhh

我很喜欢当代文学,虽然未来我的方向不是这个(笑,喜欢看也喜欢想从我们手里创造出的东西,第一次来到LOF也是想要自己能够拿起笔来去写,去练习这些东西。

最近毕业季,大佬和她的指导老师谈论了一下关于侠精神没落与转型的方向,这也是我很感兴趣的方面,然后老师的话让我很震撼。她说,武侠小说最初的诞生就是通俗小说,就是为了取悦读者的,无论是金古黄梁温还是后来的大陆新武侠,他们很大程度上都是在写读者想看的东西,侠精神为什么会没落?最直接的原因就是读者不喜欢了,不喜欢了,就不写了,就衰落了,就需要转型成现在读者喜欢看的东西了,它没有你想的那么那么复杂,就是这样简单的一个道理。

这些东西有研究价值吗?不大,甚至可以说没有。现在的网络作家更典型,读者喜欢看什么他们就写什么,你喜欢的小说别人也喜欢,你觉得好读的别人也觉得好读,那是因为它本身就没有理解的难度,它不具备深入研究的价值,你学中文之前觉得金庸、路遥写得好,这没问题,但学了中文之后应该知道他写的哪里不好才对。这些作家没有独立人格,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严肃文学,没有精英文学了。

作为科班的矫情,文在我心目中从来是一种很神圣的东西,它伴随着的是天雨粟,鬼夜哭。而现在,已经很少能见到称得上”精致“的作品了,不是遣词造句没有语病,字词标点没有误用,而是将每一句话仔细雕琢的功夫看不到了,大家都随便写写,日更五千,其中大手如魔道祖师之类仍能写出精彩的剧情,但斟酌打磨的精神确实是没有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市场经济的产物,作家已经完全被经济套牢,但学习了这么久,心里总还是带着更大的惋惜,我以前总认为网络小说的粗制滥造是因为没有”别林斯基“那样厉害的批评家来划定一个所谓”好“的标准,后来才知道作为读者的大家已经不在乎好坏了,满足感官的一路爽才奉为至上,所谓的执笔的文人似乎又变成了元代时期下九流的那个职业,打赏两个铜板就能让他们迅速写出一本四折的悲欢离合。于是书也不值钱了,没有了书同师的信念感,出书不再有”不到五十不著书“的谦卑感,不再有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感。作为高级的消遣工具,也许是书本未来的定式。

我不知道什么才真正算是具有独立人格的作家或写手,我只是单纯的感觉无论是网文还是饭圈,作者受到的读者影响都太大了。茶蛋之盐的号上现在有567个粉丝,对我这种长年混迹底层的写手来说已经是值得点赞上天的数字了,一想到自己写的东西会有五百多人看到,这种兴奋感谁都会有的吧。

然后伴随兴奋的大概就是担心吧,会担心自己写的好不好,这篇文发出来大家喜不喜欢,会不会掉粉,似乎很多写手都会这样想hhh

于是我开始转换阵地,去尝试新的内容,新的文风,新的行文方式。

百无禁忌,又孤身一人。

好像说到跑题hhhh,总归,我应该感谢饭圈将我从原本的厚古薄今的古板思想中解脱出来,拥有自由的思想,也很感谢小小这样的朋友开导我,让我能不断反思自己,永远将自己处在一个谦逊和独立思考的境地。

自由和独立,应该是最宝贵的东西。

曾经有人开玩笑对我说,你不会成为大作家的,你写的那些大家不感兴趣,很少有人看的。

我觉得他说的没错hhhh

虽然是这样,我觉得既然喜欢艺兴和茶蛋,也该有他们的最好的人格:

”我或将陨落,但我仍要向前。“

与大家共勉,也向我的小小表白,与你认识一周年,余生还请不吝赐教。

@Sommar Cellach

评论(3)
热度(37)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