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晚归 3

是夜,叶晚早早收拾了店里杂事,回房熄灯。等听了守夜敲了入夜的梆子,叶晚约莫宋大婶睡实了,这才偷偷起身,随手拿了外衣摸黑出了门。

且末虽说是小镇,地界却是划得十分清楚。以永安街为分,西边是寻常人家,依着时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东边则是豪右之地,尽日是花红酒绿纸醉金迷。天色随着报时的梆子声早已缓缓黑透,妫楼前挥着手帕揽客的姑娘几乎站了半边街,门楼上大红的灯笼将她们的妆容映衬得妖娆如大开的桃花。

叶晚本就目力不佳,这般景象更是看的眼花缭乱。寒酸的衣着时不时招来异样的目光,她有些慌乱的低下头靠向街边寻路。说来也巧,叶晚一路跌跌撞撞,好容易遇到个透亮的胡同,拐进去细细一看,阴差阳错,居然就是妫楼偏门。

妫楼大门虽然热闹,可偏门倒是冷清得很,连个照看的人都没有。叶晚盘算着,约是生意太好,所以后院人手都到前门帮忙了。她顺着一条人少的小道往里走去,七拐八弯的进了楼,楼里的灯亮的有些刺眼,脂粉味,酒味,混着喧闹声,迷得人有些发晕。

叶晚正当晕头转向时,迎面遇上一个小厮,那小厮年纪看起来跟叶晚差不了多少,他一见叶晚便皱起了眉,拦住她,问道:“你是什么人,来做什么?”

叶晚呆呆的说明了来意,小厮偷偷把她拉到暗处:“小姑娘,你走错地方了,这儿可不是让你来的,要是让嬷嬷看到,又不知道要骂多久,你既是作诗来买,一进偏门向右走,那儿有间专供作文的行房,写好了交上来便是,若是写的好,被我们这里的姑娘们挑中了配曲,银钱自然不会少,不过今儿太晚,行房的人都散了。”

叶晚仔细听着,唯唯诺诺的答是,小厮看她倒也乖巧,想了想,又道:“听说最近西姑娘正寻诗文,你若是不急,我现在就带你去见见她。“

叶晚听了心中一喜,赶忙道谢,小厮摆摆手,引了她向前走去,不多时,到一处僻静地,雕梁画栋,看着甚是精致。小厮十分恭敬的敲了敲雕花桂门,轻声问:“西姑娘,有位才人说是有好的诗文,想请您看看。“

叶晚低着头等了半晌,才听得屋里传来一句略带慵懒的声音:“进来吧。“

小厮赶忙打开门,努努嘴示意她进去,叶晚道了谢,回身带了门,朝里面走去。

屋里跟她想象的一样,弥漫有股青楼里应有的脂粉味。深紫色的檀木小桌旁,穿着大红衣衫的女子侧了身子坐着,一头青丝如瀑,只用根素色的骨簪松松的挽了发髻。见她进来,红衣女子微微挑了一下眉,口气中略有意外:“哦?“  

她随手端起桌上的茶杯小抿一口,语气清冷:“你都会写些什么?“ 晃着茶杯的手指纤细骨感,竟是将未加装饰的白瓷杯也凭空染上了几许风情。

叶晚鼓起勇气抬起头,直视着面前的人,声音微微大了些:“西姑娘要什么,我便写得出来什么。“

或许是她的话太过认真,红衣女子闻言微微转头,迎上叶晚的视线。她一双美目眼波沉寂,似是凝了霜雪,冷冷的看不出情绪,”我要的的东西,怕你写不出来。“

叶晚呆呆站在一边,尴尬得不知该如何答话,泛白的骨节不自觉的将葛布衣角揉成一团。

西姑娘也不看她,自顾自的踱到旁桌前,细细的布置好笔墨,才道:“别站着了,过来写一首让我瞧瞧。“

叶晚低头应了一声,走到桌前。她小心翼翼的拿起笔,也不坐下,略一沉吟,就半趴在桌子边上,一笔一划的写了起来。

不多时,叶晚便搁了笔,她小心的将诗递了过去。西姑娘拈起纸来,刚写的诗墨迹还未干透,字写的歪歪扭扭,勉强认得清。

写的是首小令。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金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西姑娘默然着看了很久,叶晚在旁暗暗活动了一下站久了的酸麻的腿,偷偷观察着她的表情。西姑娘素面对人,唯有额间点了一朵盛放红莲,妖娆的花羽衬着淡淡的眉眼,依旧看不出喜怒。大约过了一盅茶的时间,西姑娘开口对叶晚道:“以后你写了诗文,不必到行房,直接送来给我便是。银钱自是不会少了你的。“

叶晚面露喜色,赶忙应是,正在高兴时,听到门外有人来叫,甚是急慌:“西姑娘,楼下来了几位军爷,点名要听您的曲儿,嬷嬷让您快些下去。“

西姑娘应了一声,也不赶急,她起身对着镜子微微理了理衣衫,这才缓缓出门,似是想起什么,西姑娘又回头叫住叶晚,“这诗就先放在我这里吧。 

跟着小厮出了房间,不知为什么,叶晚忍不住就回了头,目光尽处,正看到西姑娘倚着栏杆,她的身形瘦削高挑,长发顺下,脖颈微微扬起,像极了鹤,分毫都是霜雪雕琢出的风骨。长长的红色的衣裙曳在身下,几乎要铺满窄小的楼梯。明明是简单的装束,却偏偏教人挪不开眼。

“西姑娘是我们这里的头牌呢。“看着叶晚出神的表情,小厮笑笑:”很多官宦富商都是慕名前来,一掷千金要听西姑娘的琵琶曲。“

叶晚含糊的嗯了一声,就在这时,楼下隐约传来粗犷的吆喝,她转身拍了拍小厮,道“走吧。“

 

怀揣着沉甸甸的银子,叶晚哼着小曲儿从妫楼里出来,顿时觉得腰板硬气很多。寻思着有些饿了,她就近找了个面摊坐了下来,向老板要了碗葱花面。

寒冬夜里吃一碗热腾腾的葱花面真是说不出的舒服。叶晚吃着吃着感觉有点口淡,正好对面坐了位客人,面条腾出的热气呼的人眼前白茫茫的,看不清楚谁是谁,叶晚吃着面条含糊问了句:“这位大哥,请问有醋么?“

对面的客人直了直身,答道:“不巧,没有。“

听着似乎有些不对,叶晚赶紧扇扇眼前的雾气。等终于看清楚,她顿时一愣,“路……路校尉?!“

评论(1)
热度(1)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