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二更有雨

重九日。二更。微雨。

九月的西安一直是个多雨的地方。年年如此,与我初来之时分毫不差。

晚上的地球科学导论选修课,除了教授叫了名字答到之外,其他都和平时一样。生活是一滩死水,不起微澜。

知乎的关注上刷到了一条问题:“用一句诗来说明你最想要的生活”。我愣了愣,但又是无言相对。

回答很多。然而我却一直看到了最后。最终眼泪不知道为什么聚起在眼里。

知乎这个问题下面的每一条回答,短言居多,不用戳开就可以一眼看完。

提到诗句很多,却意外的集中。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想起来小时候背过的《唐诗三百首》中这首诗附在旁的插画。是个中近景,披着蓑衣的老爷爷一边摘着斗笠一边推门进屋,雪花被风卷着一道涌进门来,冲在前头的一些瞬间被暖火融开,晕开在粗糙的地面上。

作画的人应该也是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吧,刚劲的笔触不同于年轻人的浪漫飘忽,一笔一笔,写尽浮生。

一壶热酒,一篝小火,再加上一个笑起来眼睛都藏进皱纹的老太婆——夫复何求。


然后是传说中霍去病的一句诗:“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大概每个男孩子或多或少都有过这样的想法,“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前有沙场饮酒,回有红袖善舞。当年的春秋战国纵横恣肆,当年的楚汉之争荡气回肠,它们沉淀了古人最有血性和豪气的时代。何论输赢,与君一战,便足以余生不负!我没有完整的看过霍去病的纪传,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写过这首诗,至少,在年少时曾看过的《汉武大帝》中,霍去病撕下酒封,倒酒入河,与万千将士共饮一江的豪气成为我对他的唯一印象。年纪轻轻便陨落的星辰,它的想法,一直都是大海。


之后便是“愿为轻薄儿,生于开元天宝时。斗鸡走马过一世,天下兴亡两不知。”最后一句,“天下兴亡两不知。”看得我心如刀绞。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羹饭一时熟,不知贻阿谁。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还有王粲十几岁时所做七哀诗,“未知身死处,何能两相完?”一句一句,简直不忍卒读。不生忧患时,不知时人苦。英雄辈出的乱世,老百姓的苦痛也不过只能化作士人笔下的寥寥数语,或灭或没,只可谓天地不仁!是谁曾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一语尽沧桑。而在知乎上说出这句话的仁兄,不论他有什么过往,至少我们都曾真心的希望过,世界和平。


然后是一句我最喜欢的,“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在高中时候,人生得幸,有两三知己,特别要好。当时年少不知天地厚,一心想要往外走,后来孤身一人到了西安。新环境大家人都很好,却还是十分思念当时的朋友。 

【【【【【【【残忍的分界线】】】】】】】

这篇短文我没写完。现在看看也写不太下去,没有当时的心境了。

不过知乎上的那些句子总还记得几句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评论
热度(1)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