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流水回忆记账】那些年与我同居的舍友

经过十八年的艰苦奋斗,我终于跨过了高考的生死线,在西安一所中流大学安稳接下来的几年生活。大学这活儿咋说呢,重点就在你遇见一群什么样的舍友。

开学之前的那个暑假我甚是方,刷微博看到一个主题“大学里遇到的奇葩舍友”,读了评论之后顿时对前途充满了担忧。

于是磨着磨着就开学了。

宿舍里一共六个人,前半年相处甚是和谐,至于后来决裂了一个分出去一个只剩下四个凄凄惨惨戚戚便都是后话了。

进了大学之后,即使搬了一次校区也未能逃脱住顶楼的命运。虽然够曲折但也未能和这些小婊砸分开。

当我开篇写这个流水账的时候,我最后悔的是我没能早点下手。如今已经是我们住在一起的一年半了。

噫,幸亏还有三年半。

故事的主角算上我乃是四个。加上串场正是五五大吉。

舍长乃是我们的核心人物,简而言之就是女,21岁,壮族,单身狗,追剧狂魔,学霸属性下划线。是我们平时水果供给以及期末抱大腿的关键人物,没有之一。

舍长平日里无论是上课,在图书馆还是自习都甚是勤奋,曾担任学委,积极参加各种课堂展示活动,全身闪烁的光环足以闪瞎各位大学懒狗的钛合金狗眼。

但是,舍长爱看韩剧。不仅韩剧,泰剧也看,本来不屑一顾国产剧结果被最近的琅琊榜虐的一口老血哽在喉。

然而最致命的是,舍长是预科生,比我们大一两岁,乃是已经奔三的老女人。

这句话后来成为舍长不能说的秘密。

娜姐乃是公认的宿舍吉祥物,一言以蔽之就是脑洞奇大,不在状态。有看过《全职高手》的朋友请部分参考包子入侵。

娜姐的经典事迹发生在大一学古代文学的时候。某一日,舍长突然在宿舍发问:“刘向是东汉还是西汉的啊?”

娜姐玩着手机头也不抬的秒回:“东汉”

语气之诚恳,目光之坚定,我们大家都信了。

几天之后发现真相的舍长整个人都凌乱了。当问及娜姐当时的心理感受。娜姐一脸迷茫:“我随便猜的啊”

娜姐大招——“谎话说的自己都信了由不得别人不信啊卧槽技”

多少次我们在校园里笑的直不起腰后齐齐感慨:“如果没有娜姐大学要少多少欢乐啊”

蕊蕊乃是我们宿舍女神。概括来说是萌颜,身好,心善。一开始蕊蕊以一个萌萌哒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心里想卧槽现实中终于也见到女神级别的人了。

蕊蕊有一外号曰网瘾少女,说起来这个外号我可是劳苦功高。军训时期蕊蕊每天回到宿舍之后都要用wifi搓一盘三国杀。我们学校的wifi限量,每月1.5G,超出按数计费。由此观之,能出动wifi干的事儿,一定得是心爱的事儿。之后剑三er的我果断拖蕊蕊下水,多年之后蕊蕊站在被脏水填满的剑三坑里高举双手对我们比出大拇指:“我很好!不用管我!我不出去!”

想想画面感还真是有点强呢。

总裁是我们的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客场主角。总裁大一六人间时和我们住一起,后来四人间后由于不是一个班残忍被分出去。总裁乃是典型的文艺青年。气质高冷,名字软萌,总裁一名乃是自封。后众人臣服不敢异议。

最后是我。我叫狗子,女,半单狗,俗称异地恋。总是个人莫名情怀。热爱后期却命途多舛狗。

我们五个全程演下来一出“五个女人一台戏”,后来觉得这个剧名好low比,于是一致改成“宿舍”,借鉴自老舍的“茶馆”,毕竟,一个小茶馆就是一个大社会,一个小宿舍就是五个大煞笔呢。我想了想,好有道理。

多年之后我一个人回忆着回忆无比唏嘘,如果没有这一群狗比舍友,我的生活一定会缺少一块最斑斓的颜色。

评论(5)
热度(3)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