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晚归4

真是无巧不成书,坐在对面的恰好就是叶晚早上遇到的骠骑校尉,路从铎。

不过看起来,路校尉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致与她交谈,略略寒暄了几句后,便付了帐匆匆离开了。

 

自那之后,且末镇里便不断有军容整齐的军队出现,就连城角多年废弃的练武场也渐渐传出了人声。

人越来越多,且末也终是热闹起来了。

 

说来,叶晚来店以后,店里店外便全靠姑娘一人招呼着。宋大娘乐得清闲,只做起了手艺活儿。大娘虽说平日里是嘴拙了些,不过这次倒是率先谋到了换洗军营衣服的好差事。累是累了点,总归二人算是有了一笔不菲的收入。再加上叶晚时不时到妫楼里进出一番,俨然已是一个小有积蓄的人。

日子过得甚是滋润,叶晚心里却一直有些惶惶。毕竟如今,大军压境,且末日严。早已不是平日里太平的模样。

据说东处已经有些个人家开始收拾细软跑路了,相比之下,西边倒甚是安生,大家还是像往常一样过日子。穷苦人家,没什么地方可去,生死由天,不过是命。

叶晚去军营送拿换洗衣物时,偶尔赶上将士们休息,倒是能听得他们讲一些军中的事情,大体不过是作战行军之类云云,偶有背后嚼舌将军的话,说来倒是有趣的紧。

听人道,如今朝廷大军已经全部驻下,为将的乃是当朝连大将军的长子连祁。新皇登基不久,连祁又曾做新皇伴读,虽说不是两小无猜,但至少也是同窗十年。天子践祚不过五载,亲信尚少,这次连祁领军出征边疆,倒甚是有些建功勤王的意味。再加上近年来匈奴又蠢蠢欲动,对边境意有所图,此举可谓一石双鸟。

笑着跟军爷们道了别,叶晚一边往回走,一边不由得抬眼远目点将台上负手而立的那个人。风沙中连祁戎装一身,看不清面容,挺拔的黑色的身影也似是要随着风声融进身后的黄沙里。


且末很少下雨,是夜初更却是下了很大。滴滴答答的雨点打在青瓦,又顺着瓦缝在门前织成帘幕。

一街十里人声渐息,只有稀稀疏疏的几家店铺还在收拾着关门,三三两两透出昏黄的光。屋子里明灭不定的灯光漏进青石板积水的缝隙里,随着雨点打出的涟漪摇摇又晃晃。

七月饶有兴致的托腮坐在门槛上看了入迷。近些日子略有回暖,祝老板允了她敞着门玩,自己独自点了香炉坐在柜台后看书。

很快,街上便接连暗了下来,长长的街道雨声淅沥,只剩下了祝老板的店里还亮着。七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头歪在了门边睡着了。再往里,柜台处也不见人,祝老板竟是也打倦伏在了案头。

空荡荡的街上响起了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睡得正香的七月面前。来人无可奈何的摇头笑了笑,轻轻的把湿淋淋的伞竖在门边,抱起小七月跨进门去。

连祁带上门,屋里顿时暖和起来,桌上点着他上次送来的暖香,淡淡的气味很是安神。柜台上的人睡得很沉,这样看过去,他的肩膀随着均匀的呼吸缓缓的一起一伏。呼吸起伏间甚至隐约能看到衣衫下白皙的脖颈。

轻车熟路安顿好了七月再回来,人还没醒。来时的披风沾了冷雨怕是还有凉气,连祁便脱了外衣,小心地披在祝老板身上。

屋子里很静,纷杂的雨声被挡在了小木门之外,只有燃烧的灯花偶尔爆出一两声清脆的声音。连祁依着祝老板并排坐了,支了脸侧着看,忍不住微微的勾起嘴角,柜台上睡着的人一点没变,和一年前一样,依旧是那副淡淡的眉眼,昏黄的灯光在他的睫毛下投下一片剪影,似有似无的颤动着。

连祁抬手抚上他的眉毛,轻轻摩挲着。

他曾与他纵情夜凉,临风对酒,也曾一同快马轻蹄,看尽长安。多年之后,他也自嘲不知,这万顷红尘,万千星辰,为何偏偏都只入了他的眼神?

至于之后“四王之乱”中双亲被累害,祝之青孤身带着早已痴傻的七月到此僻壤,以求偏安,不过是哀莫大于心死。

鲜血溅上桃花眼,比着春景甚看鲜。

只是,溅过血的眼,却是再不肯清透了。

 

似是感觉到了什么,睡着的人微微眯开了眼睛,动了动,抬手遮了灯光,就要直起身来,连祁把从祝之青肩头滑落的衣服往上带了带,顺势把他圈在怀里。

祝老板还没醒透,头低低的靠在他肩头,湿润的瞳仁映入灯火,带着些微迷蒙。看清了来人,他的声音有些梦呓:“这么晚,怎么来了?”

连祁紧了紧胳膊,偏头蹭了他的脸颊,低沉的声音在耳边:“没事,想过来看看你。”

祝老板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便再没了下文。

连祁埋进他的头发,低头在白皙的脖子上来回摩挲。

祝之青由了他去,依旧垂了手阖眼靠在连祁肩上,一动不动,似是毫不知情。连祁只当他又睡了过去,固执的不肯放手。


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夜深了,将军回去吧。”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深夜的且末很静,静得连祁只能听到脚下略起的细微水声。


祝之青还恨他。连祁长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他不肯原谅他。

彼时,他是三品朝吏,他还是御前侍卫。连祁受新皇授意,故作酒后失行,纠缠于他。最终,“堂堂朝员与君王亲信不堪”的罪名坐实,成为“四王之乱”中压倒祝之青的最后一根稻草。

连祁待他的真心从未变过,只是那之后,他还未知晓便不肯相信了。

 

夜半雨霁,西南角佛寺里的钟声渐起,漫覆了整个且末。


评论
热度(2)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