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末日快跑(2)

这章kasper要挂=。=……

希望pad不要变砖……

神说,跟着光走咯。

//////////////////////////////////

第二章


昼夜不停的奔波了两天,两个人才总算是进了大连地界。

车上的广播还在放着:“……目前东南沿海各地区不断有确诊病例出现,为保安全,中央决定对相关城市进行封锁……情况目前仍在控制中,规模预计不会超过非典……一旦发现身体有异常,请尽快到当地医院就医,接受治疗,以免造成严重后果……”

老张有些烦躁的关上了广播。宽阔的街道上一辆车也没有,天灰得发白,秋老虎的热风吹的他口干舌燥。

白白在副驾驶座上拿了个扇子玩,难得的安静了一会儿。

Kasper教授给的研究所地址很偏,距离市区远,不过跟高速倒挨得挺近。开了一个小时多点,导航便提示到了。

 

停稳后,白白刚要下车,被老张伸手拦住了。

这里好像有点不对劲,研究所周围空空荡荡的,大门开着,没见有站岗的人。楼前的车辆倒是整整齐齐。

老张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和Kasper医生还是联络不上,一直是忙音。

他没拔钥匙,把车停在就近的地方,又给白白找了件外套穿上,才带他下来。

“一会儿紧紧跟着我,哪儿也别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去,楼里一片死寂,前台也没人。老张的鞋子踩在发亮的瓷砖地板上,发出很几不可闻的哒哒声。他一边慢慢的向前走,一边轻手轻脚的从旁边墙上的消防柜子里拿了两把斧子出来,递给身后的白白一把。

白白接过来后酷酷的比了一个死神和镰刀的经典造型,被老张瞪了一眼。

他们走到电梯口,电子屏表示电梯停在五层。老张按了一下按钮,电梯动了,开始缓缓的向下走。

明明楼里一个人也没有,可每到一层,电梯都会短暂的停顿一下。

老张不自觉的吞了下口水,握紧了白白的手。

电梯指示到了二层,隐隐能听到电梯里有沉闷的砰砰声,老张目不转睛的盯着电梯门,一手拉着白白,开始缓缓的向后退去。

“叮——”

电梯到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里面摇摇晃晃走出来一个穿着白色研究服的人,他的脖子以一种不正常的方式拗着,一只胳膊上被啃的血肉模糊,他的脸上爬满了灰褐色的斑纹,眼瞳已经泛了黄。

 

白白身子一抖,吓得就要大叫起来,老张眼疾手快的捂住了他的嘴。带着他一起慢慢的,慢慢的,后退。白白惊恐地紧贴在老张身后,紧紧拽住他的衣角,大气也不敢出,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老张感受到白白的手在抖,其实他的掌心里也满是汗。那“人”听到动静,缓慢的转过头,朝着他们的方向一瘸一拐的走来。

 

“lay哥……lay哥……它过来了……”白白掰开老张的手,哆哆嗦嗦的说道。

那“人”越来越近,皮肤上浮现的尸斑都清晰可见,老张轻轻后退,一手握紧了斧头。

活死人似乎感受到了活人的气息,喉咙里咕哝出难听的嘶吼,张开手就冲他们扑了过来!

“啊——”

白白终于惨叫了出来。老张看着那张腐烂的面孔,大吼一声,闭着眼睛就奋力劈了过去!

登时腥臭粘稠的血液喷了他一脸,耳里是利器刺入骨骼的钝响。想象中的攻击并没有来临,他睁开眼,不禁感激的呼了口气——谢天谢地,他乱抡的斧头刚刚好劈入了那“人”的脖颈的动脉处,断了颈椎。怪物倒了下去,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老张刚想松口气,却听到二楼有声音,抬头一看,身上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好多只丧尸,稀稀疏疏的分散在二楼,大概是刚刚听到了声音,此时都顺着音源齐齐聚到了栏杆处,这些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怪物不约而同的低着半腐烂的头颅,用浑浊的眼睛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们。

好像森林里猎食的狼群一样,他们眼里只看得到在黑暗里举着火把的猎物。

白白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哆哆嗦嗦的躲在他身后。

 

“so,baby don't go……yeah带我到会有你的地方……”

 

“……”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打破了寂静,楼上的丧尸受了声音刺激开始骚动起来,老张轻骂了一声。白白手快,已经接了,还按下了免提:

“……L…lay吗,你们现在在哪儿?”电话那头是个喘得很厉害的男声,背景音呼呼的,很是嘈杂。

白白迫不及待的叫道:“kasy哥!!我们在你研究所一楼……这里……这里…”

对方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的话:“…还是晚了一步……好了我知道了!白白别怕!你们听我的!想办法到五楼上来!这里有个安全的地方!我接应你们!……呃……”

老张刚想问点什么,可那边已经匆匆挂了。

说话间,楼上的丧尸开始行动了起来,没有思考能力的它们追着声音,直直从二楼的栏杆上翻了下来,咚咚的掉在地板上,即使摔得脑浆迸裂,还是锲而不舍的跌跌撞撞的站起冲他们扑去。

四面的嚎叫声直听的人身上发毛,老张当机立断,抓住白白的手,大喊一声:

“跑!!!”

那些活死人行动速度并不很慢,紧跟着就追了过来。两人率先跑进了电梯,老张看着后面的怪物,发疯一般的按着闭合按钮,就在电梯即将关上的一瞬间,一只腐烂的胳膊猛地伸了进来!

老张红了眼,对着电梯门就拼命跺去,跺了好几下,那只胳膊才终于从躯体上断了下来,电梯门叮的一声关上了。

白白大口大口喘着气,眼睛瞪的直直的,盯着掉在地上的断肢。那只胳膊的皮肉向外翻着,还带着触目惊心的齿痕,狭小的空间里充斥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老张捂上了他的眼睛,把他拉到自己怀里。一下一下的摸着他的头,安抚道:“乖,别看了。”

老张能感受到白白并没有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蹭得他手心发痒。

 

“大连科学研究院提醒您,五楼到了。”

冰冷的电子女声突然响起,怀里的白白惊得一个哆嗦。老张紧紧的抱住他,把他护在身后,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警惕的盯着反光的金属门。

 

电梯门打开了。

什么也没进来。

老张四处观望了一下,看到这里没有丧尸,才拉着白白慢慢的走出去。白白有些害怕的呜咽了一声。

五楼的地方不是很大,电梯门正对着的就是一条很长的走廊,两边四通八达。脚下的地板上有横七竖八的丧尸尸体,还有新鲜的血迹。

 

“lay!是你们吗?!”右边的走廊传来试探性的声音。

“kasper医生?!”

只见右侧的走廊尽头跑出来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手里拿着把半自动式的冲锋枪,气喘吁吁的朝他们招手:“lay!到这边来!”

 

Kasper医生把他们带到了一个房间里,打开了四周的激光防线。这种措施老张以前在部队时候见过,激光线开启后便犹如极细的纳米丝,能在不知不觉中切开人体。怪不得房间外面能看到不少碎尸块,这样对付丧尸,倒也是个好办法。

Kasper医生拿出两瓶水放到桌上,示意他们后便走到了对角的角落里。老张这才发现,这个房间里有储备粮,日常必需品,大堆的文档,居然还有不少的枪支弹药。

Kasper医生距离他们远远的,靠着柜子坐下,神色十分疲惫的问道:“你们从哪边过来的?”

老张把白白安顿好,又帮他拧开瓶盖,答道:“青岛到济南,再到大连。走的高速。”

“那边情况怎么样?”

老张沉默地摇摇头。

Kasper医生也沉默了。

其实他早料到了,可是真正得到确认,还是有些不愿接受。大连市区前几日就没了消息,送来研究所的诊治的病例成为了传染源,几乎把这里所有的人都感染了。

 

“我怀疑这次的事情跟S.M.有关。”

“S.M.?”

Kasper一愣,他早年曾在S.M.研究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没什么大进展,又接到了来自中国的邀请,就匆匆离开了。没想到居然是它搞出来的事情?

不过很快,他便摇摇头笑了:

“……就算是S.M.,现在这种情况,追究它也没用了。”

老张不说话。

不错。既然病原流出,那说明S.M.也没有办法控制,无论这场灾难是谁的责任,现在去追究都晚了。

 

白白抬起脏兮兮的脸,含着哭腔问:“kasy哥,我们会活着出去吗?“

Kasper本想坐过去,起身起到一半又放弃了。他努力挤出来一个笑容,对着白白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不怕,我一定会让你们活着出去的。”

Kasper其实长得比老张还要高上一些,平日里爱健身,爱跳舞,是个很阳光的人。此时坐在角落里,衣服破破烂烂的,竟然看着有些颓废。他的面容很是秀气,身材也好,以前老张老开玩笑说他简直签个公司就能出道了。

短短一个多月没见,kasy瘦了不少,此时的脸色也憔悴很多,惨白惨白的。轮廓深的有些发黑。像是想起什么,他突然问道:“lay,你能治愈这种病毒吗?”

老张无奈摇摇头:“我只能加速皮下组织快速生长,这是病毒感染,没办法的。”

Kasper摆了摆手,叹了口气:“你们休息一下就走吧。从这里拿些用得着的东西,一会儿从窗户跳出去。这栋楼外全部装有激光线,你们走后我就打开,楼里的丧尸出不去。”

老张问:“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kasper没有回答他的话,继续说道:“这个是最新的临床报告,上面详细记录了这种病毒的传播方式,潜伏时间和临床症状。你带着,也许会有用。”

“哦对了,还有这几年对你特异能力的分析结果,都在里面了。”说着扔过来一个半透明的袋子。里面装了几份写的密密麻麻的文件。

老张伸手接过,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

白白想过去找Kasper,却被老张一把拉住。

Kasper背着他们,没看到这一幕,自顾自的起身,帮他们收拾了两包枪弹和日用品,一边说道:“快入冬了,你带着白白朝西藏走,走得越高越好。天一冷,这些怪物就会向南边移动。”

老张轻轻嗯了一下,白白的手被他攥得有些疼,挣扎的想要放开。

Kasper费力的把东西隔空丢过来,交代道:“军用背包,右肩打开,有小型降落伞。”

老张忍不住开口:“kasy……你……”


Kasper犹豫了一下,最后无奈咳了声,摇了摇头。

 

他默默挽起血淋淋的袖子,露出了手腕上深可见骨的咬痕,皮肉被撕开,伤口一塌糊涂,还在往下淌着血。老张都能想象他拼命把胳膊从丧尸口中拽回来的样子。那伤口看着还很新,应该刚被咬没多久,老张突然想起来刚刚接到Kasper电话的时候,最后那声含义不明的吼声。

 

“快走吧。”

 

kasper最后留下来的东西是一个十字架的项链,背面刻着一句话。

“Follow the light。”


评论(2)
热度(29)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