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末世快跑(3)

人老了,一到节日就容易懒……

这章是54出场然后挂掉……

智障白白开始思考人生了……lay哥表示你不要一言不合就谈人生,这话儿我没法接……

///////////////////////////////////////////

第三章



老张重新开着之前的那辆车,带着白白,按照Kasper说的,一刻不停踏上了入藏的路。

 

高速口的收费站里早就没了人,一片废弃的模样。路障周围横七竖八的停着几辆车,车门稀稀拉拉的开着。雾灯执着的一闪一闪。

他们这条路有些偏僻,还是在夜里,路上除了能偶尔见到飞速行驶的车外,几乎毫无人迹。

秋老虎来势汹汹,夏天的后劲儿还在,天没完全凉下来。

老张没敢开窗户,只在车里开了空气循环系统。

白白显然是被刚刚的情形吓到了。

自从被老张带出S.M.来,他便一直呆在济南军区里,被老张和Kasper两个人保护着,其实没见过什么大事,也没操过心。这是他第一次真真切切的出来,就遇到了这么大的变故。

大概是刺激太大,他一直有些愣神的坐在副驾驶座上,手里紧紧的抓着安全带不肯放。

他身上的光淡得快看不见了。

“白白?想什么呢。”老张伸手过去,轻轻摸了摸他的脸。

白白惊了一下,缓了会儿,才低下头嗫嚅道:“我想kasy哥。”

老张沉默了,对白白来讲,kasy是这个世上除了自己外他最熟悉的人了。

“lay哥,今天我们跳出窗子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到……”

他打断:“白白乖,别想了。”

 

——老张当然看见了,他们出去之后,Kasper打开了激光线,困住了楼里的丧尸,开枪自杀了。

 

“……lay哥,那血花好大,玻璃上都是。”

 

老张沉默的把白白圈到怀里,摸着他柔顺的头发,亲了他的额头一下,嗓子有些沙哑:“有我呢。别怕。”

白白把头埋进他的胸口,耳朵里是老张清晰的心跳声。他不说话,怔怔看窗外飞速闪过的夜。

过了好一阵儿,老张听到他闷闷的开口:“lay哥,你说,如果太阳被乌云卷走了,向日葵该朝向哪里呢?”

 

老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们俩向着西南方向差不多走了三四天,高速口的牌子歪斜着“成都“两个大字。老张估摸着东西吃的差不多了,决定到这儿停下来休整休整,重点是得补充下物资。

成都人口不少,此时的市区一定挤满了丧尸群,得避开,去周边的小城镇看看。

老张开着导航,在黄昏的时候进了成都周围的一个小镇里。

镇里三三两两游荡着腐烂的差不多的丧尸,大部分是老人和孩子的模样,看样子是个留守村,青年人都到外面打工去了,只剩下了些老弱病残。

这样也好,威胁小些。

镇不算大,商店也不多,而且大部分已经被洗劫过了,老张停在了一家看起来还算大型的超市门前,从后座上挑了把轻便的手枪递给白白,让他待着别动,自己则背了个大空包,拿了冲锋枪下车,嘱咐道:“你留在这里等我,把车门锁上,我去看看里面还有能用的东西没。”

白白懂事的点点头,却在车门关住前拽住他:“lay哥……你可要回来啊。”

老张摸摸他的手,酷酷地正了正帽子,比了个反手的耶,扬起下巴道:“努力努力再努力咯!”

白白笑了,这是老张常说的一句话。

而且,lay哥努力的事,没有做不到的。

 

老张走后,白白从车里上了锁,默默等在副驾驶座上。听到老张下车动静而走过来的丧尸被他下车后轻松爆头。周围静了下来后,就只有些漫无目的游荡的丧尸了。

按照kasy的临床报告,被感染的人瞳孔会浑浊,视力严重受到影响,但机体其他功能还未迅速衰竭,所以听觉是它们最为重要的感应方式之一。

白白还是有些怕这些丑陋恶心的东西,老张不在,他心里慌慌的。多亏超市里时不时会有枪响传来,还让他安心一点。

 

“这个地方好小啊。”

等了老一会儿,白白无聊的把下巴支在方向盘上,跟导航仪眼对眼。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屏幕,导航人声被他搞得像结巴一样。

从地图上看,这个镇子只有东西南北两条街,几乎一眼就能望到头。中间交叉的十字路口不出所料是最繁华的地方,他们俩此时正在这里。

大概是白白动静大了点,窗外经过的丧尸觉察到了车里有活人,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整个身子都压到了车前,用泛黄发臭的拳头对着挡风玻璃一下一下缓慢的敲着。

白白看着贴上来的巨大的半腐烂脸,瞬间僵住,那只怪物浑浊得只剩眼白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白白感觉身上鸡皮疙瘩从胳膊到脖子唰唰起了一路,他本想拿枪,又想起老张交代的话,不敢乱动,只能保持着瞪眼的姿势一动不动,连眼皮也撑的老大,假装自己是死的。

那只丧尸敲了半天也敲不开,车里又没了活物的迹象,晃了一会儿后就无趣的离开了。

白白下巴都支得抖起来了,此时眼睛瞪得酸酸的,只想流泪,他想哀嚎又不敢,最后委屈地拿手盖在眼皮上。

过了好一会儿眼睛才恢复过来,白白重新坐起来,可无处发火,只得气得把导航仪狠狠摁倒,又砸了几下才算罢休。

 

已经差不多一个小时了,老张还没出来,白白把耳朵贴在车窗玻璃上,似乎也听不到枪声。他有些担心,从座下的背包里翻来翻去,最后找到个望远镜,想试试能不能看到超市里的情况。

他端着高倍军用望远镜看了半天,也没看到里头是个什么样子,货架把视线挡得严严实实的,什么都看不到。

他失望的转过来,随意一瞥中,倒是发现正面前的路头似乎有个什么东西。白白努力眯了眯眼,路尽头是个很高的楼,上面……好像是站着一个人。

他还没看清,就听到超市里有了动静。白白透过车窗一看,老张刚出超市大门,正背着一大包鼓囊囊的东西正朝车这边跑过来,后面追着一大票丧尸。只见他隔空把包一扔,利落的一个下铲,滑进了车底,手里顺势扔出去一个小型炸弹。

 

“轰——”

巨大的气浪几乎把车掀起了一半,车窗玻璃震得嗡嗡作响,好像随时会碎掉一样。那些留在后面的丧尸则直接被抛上了天,连尸块都看不到了。

气浪过后,老张才冒了头,趁其它丧尸还没围来,迅速打开车门钻进去。他拖着装得满满的背包,狠狠揉了一把白白的脑袋,抿嘴笑道:“bingo!”

白白咧开嘴,到他怀里用力的蹭了蹭,嘴上还不忘夸奖:“lay哥当然最厉害咯!”

“那当然。”老张亲了亲他的鼻尖。

 

超市里的东西虽然不算多,不过也够吃上一阵子了。老张靠在车里稍微休息了会儿,再起来的时候,白白正端着望远镜专注的看着一个地方。

 

他凑过去:“在看什么?”

“lay哥,那里好像有个人。”

 

老张有些惊讶的哦了一声,接过白白递过来的望远镜,朝他指的方向看去。

是栋挺高的楼,楼顶的屋檐边坐着个人,怀里似乎抱着只猫。

居然还有活人?

老张把车发动起来,系上安全带:“我们过去看看。”

 

那栋高楼正对着的是个施工到一半的建筑,两栋楼离得很近,这边的建筑因为废乱,丧尸也很少,老张很容易就开了上去,停下的地方刚好能看到对面楼顶。

屋檐上坐着的果然是个活人,看着像是二十出头的男生,规规矩矩的带着棒球帽,宽大的T恤上印着54的字样。

他怀里安静躺着一只白色的猫,尾巴摆起来,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主人的胳膊。

那个男生抱着猫,正对着夕阳,手上一下一下抚摸着,脸色很是安然,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

他身后两米左右的距离竖着一片临时的简易栅栏,正好围成一个圆形,堪堪挡住那边的一大群丧尸,空出一片他待的地方来。那些怪物明显知道这里有新鲜的活人,狂躁的撞击着栅栏,把铁杆拽的哗哗作响。

 

老张下了车,举起枪就对着栅栏后面前的丧尸扫射了起来。那些怪物听到枪声后更暴躁了,围上来的越来越多,前面的还没中枪倒下,就又有源源不断的补上来。

老张焦急地挥挥枪,对着安静坐着的男生喊道:“快离开!那里不安全!”

男生听到声音,对着他们看过来,居然笑了一下,也挥挥手示意:“我知道!”

老张楞了一下,白白在嘴边捂起个喇叭:“那你为什么不走!丧尸过来你也会变成怪物的!”

 

男生摘下帽子,反着扣上,露出了很是精致的脸。

 

“我在看夕阳!”

 

男生怀里的白猫很适时地伸长脖子“喵呜——”了一声,尾巴停止摆动,贴在了主人裸露的胳膊上。

 

太阳很红,此时正好落在与视线平行的地方。火烧云似乎要把整个天空全都点燃。连飞鸟都害怕地绕开,一声不吭地从低空飞过,似是怕着了自己的翅膀。

男生和他的猫都认真的看着天空。认真得好像在看一副古典而又名贵的画。太阳跑到他们眼睛里,那深色的瞳仁就像是被画笔横冲直撞的闯入一样,被毫无章法的涂抹,留下的却是令人迷眩的色彩。

男生微微的笑起来,眼里闪着光,好像整个太阳都在他眼睛里。白色的猫蹲在他肩头,尾巴圈在了他的脖子上。温柔的叫了声喵。

 

一切突然就简单起来,只剩下了一个太阳,一只猫,一个人,一顶帽子。

 

直到很久之后,白白依然会梦到那一大片如火的夕阳,那个在夕阳下坐着的干净好看的男生,和那只温柔而又深情的猫。

 

老张开车带着白白离开的时候,巨大的铁栅栏从后面的楼顶掉下,在地上荡起来好高的一片灰尘。震得车里微微一抖。

白白趴在后窗上,看着尘土喧嚣的路面,脸上有些难过。

“lay哥,我觉得他死了。”

 

老张沉默把他拉回了副驾驶座,从兜里摸出一颗糖喂进他嘴里,是在超市的时候随口放进口袋的。

“乖,别看了。”

白白大力嚼了一下,嗯了一声,别过脸去不再看他。

 

老张想了半天,才犹豫着开口:

“白白,人一辈子,就好像从黄昏到白昼……”

“经过了漫漫长夜,最后死去的时候,就会迎来另一个世界的光明。”

 

白白还是没看他,一个人盯着漆黑得没有一盏灯的窗外:

“那是不是从生到死,我们都活在没有太阳的黑暗里呢。”


评论
热度(32)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