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末世快跑(5)

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因为我喜欢你。

/////////////////////////////////////

第五章

老张发烧了。

海拔越来越高,氧气渐渐稀薄起来。老张上了高原之后,脸上就一直泛着潮红,他说只是有点缺氧,白白也没多心。直到昨天,老张毫无征兆的倒在雪地里,白白才发现他已经烧了好几天。

一直以来都是老张挡在白白前面,沉默的替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他似乎只用开心,只用笑就好了。白白从来没想过原来他的lay哥也会生病,也有需要他来照顾的时候。

 

白白把身上能丢的东西都丢掉了,只留下了一件外套和几包饼干。他把外套艰难的给老张穿上,胸前的扣子被他扣得歪歪斜斜。

 

青藏高原上好大,好高,好空旷。

他们前几日已经过了雪线,这里人已经很少了。不过老张说过,为了保险,还要再往上走一走。

白白抬头看了看在阳光下亮晶晶的雪山,咬了咬牙,用力背起老张。

 

站起来后,他才发现,老张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重。他一直以为他的lay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像电影里的超人一样厉害,有他在就什么都不用怕。

白白心疼的摸摸老张的脸,歪着头在上面亲了一下。

 

雪原上一望无垠,目所及处只有白的雪和黑的树,像是一个被其他色彩遗忘了的地方。白白背着老张,一刻也不敢停,艰难地带着他朝更高的地方走。

老张烧得有些糊涂,在白白背上睡一阵醒一阵,清醒的时候白白就会不停的跟他说话,老张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他,可是总是没过多久就没了声儿。

 

断断续续走了两天,白白已经累得快要脱力。趁着天还没黑,他就近找了棵树把老张安顿好,又起身从远处的矮枝上捧了把干净的雪,在手心暖化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凑到老张面前,呼着白汽道:“lay哥,喝水咯。”

老张的精神似乎比之前好了一点,听到他说话后就睁开了眼睛,笑了一下,就着他的手抿了几口雪水。

白白拿手到衣服上擦了擦,从怀里掏出一包压缩饼干,撕开后递给了老张:

“lay哥,给,吃点饼干。我们就快走到啦,你再坚持一下!”

老张“嗯”了一声,知道他在安慰自己,也不去戳穿,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背了我这么久,该累坏了吧。”

白白龇牙咧嘴的活动一下肩膀,撇着嘴装模作样的埋怨:“是啊是啊,可重了,lay哥你最近肯定吃胖了。”

老张忍不住笑起来,摇得树上的雪簌簌往下落。

白白使劲儿的帮他往上拽了拽衣领,掸去了表面细小的雪粒。老张让他挨着自己坐下来,亲了亲他的额头。

 

太阳快要落山了,温暖的红色铺在雪上,还有细小的颗粒在执着的一闪一闪。

“lay哥,你说是不是人太弱小了,才会遇到这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

白白抽了抽鼻子,像往常一样往他怀里拱了拱,声音闷闷的。“我要是再强一些就好了。”

老张沉默地摸着他的头,一言不发。

 

风渐渐大起来了。呜呜的吹着,像是野兽在吼叫一样,刮得人脸上有些疼。

突然,白白毫无征兆的从老张怀里坐了起来。他警觉地观望了一下四周,然后压低了声音问道:“lay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老张被他吓了一跳,听他这么一说才发现,似乎确实是有什么东西在叫。

 

身后的林子里有了动静,白白急忙拉着老张往后退。只见远处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小女孩正跌跌撞撞的朝这边跑过来。

那个小女孩刚看到他们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见他倆是活人后,顿时像找到了救星一样,一边拼命的往这边跑一边大声地哭喊:“哥哥!哥哥!救救我!后面有怪物在追我!”

 

不远的后面,果然有个穿着登山服模样的丧尸摇摇晃晃的跟过来。多亏了雪深路不好,这个东西来的并不快。

 

小女孩跑近了,一下子抱住白白,吓得发抖的声音带着哭腔:“哥哥救救我!”

 

白白看着后面深一脚浅一脚逐渐走过来的丧尸,紧张地吞了口口水,结结巴巴的说:“你……你别怕!”

 

那东西就要走到跟前了,老张从后面拍了拍白白,微微咳嗽了几声。白白刚想说什么,没想到那丧尸突然变了方式,没来由的加速一扑,眼看就要扑到他们!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老张一把推开白白,猛地从后面一跃,一下子撞开了丧尸!接着就和它扭打在了雪地里!

白白忍不住叫了一声。

 

那个丧尸看起来生前像是登山队的,体格甚是高大,老张一点都不占便宜。他俩在雪地里厮打着,滚出一道深深的印子,滚向了一边的缓坡。风里的嘶吼声根本分不出谁是谁。

白白急忙追过去,只见老张带着丧尸滚到了岸边,死死顶住那东西的头,僵持不下。丧尸的手在老张衣服外挠来挠去,发出令人齿寒冷的唰唰声音。最后,只听得老张大吼一声!狠狠用脑袋撞了一下丧尸的鼻骨,那怪物的视线受阻,动作一缓,趁着这个空当,老张将它的脑袋用力一拧!随后用力一脚,直直将它从岸上踹了下去!

老张爬起来,站在在顶上喘着粗气,居高临下地看着丧尸嚎着滚下去,那东西最后被坡上的枯枝穿胸而过,抽搐了几下之后,便没了声响。

 

他扯了下嘴角,捂着脖子转过身,正对上了白白。白白惊恐地看着他指缝淌下来的血:“l……lay哥,你……”

红衣服的小女孩在一旁吓得尖叫起来:“被咬了就会变成怪物的!”

 

老张只觉得眼前发黑,一下子跌坐在雪地上,失血过多让他的皮肤看起来像透明的一样,嘴唇也变成了浅色,白白过来手脚无措的捂住他脖子上的伤口,眼神惊慌,嘴里还喃喃着:“不会的……不会的……”

老张本想摸摸他的脑袋,抬起手看到满手的血,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他强忍着痛抓了把雪按在伤口上,雪触到温热的皮肤很快融化成了水,带着血渗进他的衣服里。老张的手缓缓抚过脖子,伤口意料之中的很快就愈合了。

 

“看,没事了。”老张虚弱的笑笑。

小女孩看得目瞪口呆,吃惊的叫出来:“哥哥好厉害!”

 

老张的伤口并没有经过处理就被迅速愈合,血迹没擦干净,刚刚长出的皮肤下还能隐约看到残叶枯枝插在肉里。

 

白白紧紧抱住他,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没用的……lay哥之前说过,他的愈合能力对丧尸病毒不起作用的啊。

 

那天的太阳意外落得很晚。

老张休息了一下之后,脸上就恢复了血色,也不发烧了,好像真的没事了一样。他把外套脱下来点了,又捡了些枯树枝,堪堪拢起个小火堆取暖。

那个小女孩刚刚惊吓过度,又累坏了,白白给她吃了点东西后,她很快就挨着火堆睡着了。

 

夜里的星星升了起来,高原上大气层很薄,这里的星星看得格外清楚。

白白身上还是一丝光都没有,和普通人一样。

老张在火堆边坐下来,把他身上还有的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

半包压缩饼干,一把瑞士小刀,一个手电筒,两块电池,还有他和白白的一张合照。

 

白白轻手轻脚的坐过来,看到那张照片,笑了起来:“是我们去游乐场的时候照的。”

照片上的两个人一个染了金黄色的头发,一个染了深紫色,正站在游乐场门口。

白白继续说:“lay哥,你那个时候的染得金头发好像金针菇啊。”

“……”

“你那个时候像紫葡萄。”

白白闻言哈哈哈的笑起来。

 

老张不再理他,趁着白白不注意,把右手往袖子里缩了缩。

被咬了两个小时,他的手上已经能看到尸斑了。

 

白白显然看到了他的动作,脸上顿时没了玩笑的表情,他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说:“lay哥,你变成丧尸后,一定要记得先咬我。”

“……”

“你下口轻点,我怕疼。”

“……”

“lay哥,你别留下我一个人。”

 

老张抬头看了看星星:“白白,夜深了,睡会儿吧。”

 

白白好像没听到他说话,自顾自的凑过来,靠在他肩膀上:“lay哥,我不睡,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从前,窗台上住着一朵纸做的玫瑰花和一只瓷兔子。玫瑰花很漂亮,很逼真,每天都会有许多人过来,拿起来她来观赏她,赞美她。

 

“和玫瑰花住邻居的瓷兔子偷偷暗恋着她。

 

“玫瑰花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变成一朵真的玫瑰花。可是她的愿望不能实现,于是玫瑰花就一天天难过起来。

 

“瓷兔子喜欢玫瑰花,不想让她难过。于是有一天,他对玫瑰花说,我能让你变成一朵真的花。

 

“玫瑰花很开心,她说,只要能让我变成真的玫瑰花,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瓷兔子答应了玫瑰花的请求。于是,他每天到外面的花园里摘一颗刺回来,粘到玫瑰花身上。

 

“玫瑰花身上的刺越来越多,没有人敢靠近。于是,大家远远的看到她,都以为她是真的玫瑰花。

 

“玫瑰花很开心,瓷兔子对她说,看,现在你是一朵真的玫瑰花了。

 

“可是,玫瑰花渐渐发现,虽然大家都以为她是真的玫瑰花,可是因为她的刺,没有人敢靠近她,大家总是远远的看她一眼就离开了。

 

“最后,玫瑰花成了一朵真的花,也成了一朵很孤独的花。”

 

白白停了下来。老张问:“故事讲完了?”

白白看着跳动的火苗轻轻“嗯”了一声。

 

老张揉了揉他的脑袋,无奈的笑笑,“你只看了一半,没看到最后。”

 

他继续讲,

“玫瑰花很难过,只剩下瓷兔子还陪在她身边。她想把刺摘下来,可是怎么也去不掉。

 

“瓷兔子爱玫瑰花,他不想让玫瑰花难过,于是,他忍着痛,从自己的头顶凿开了一个洞,刚好能放下玫瑰花,又能把她的刺挡起来。

 

“瓷兔子把玫瑰花小心翼翼的放进去后,玫瑰花没了刺,还有了一个漂亮的瓷兔子做瓶子,来看她的人比以前更多了。

“玫瑰花问瓷兔子,这样你是不是很疼?

瓷兔子对她说,我不怕疼,只要你开心,你可以一直一直住在我的身体里。”

 

白白接着老张的话继续说,“最后,玫瑰花也爱上了瓷兔子。他们俩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瓷兔子和玫瑰花》的结局并不是这样。老张一脸疑惑:“为什么?”

 

白白突然坐起来,认真的捧起他的脸,清澈的眼睛直直的看到他心底。

 

老张的脸色已经变得灰白,脖子上隐隐还能看到些丝丝缕缕的黑色纹路。只有映着火光的那一半还勉强有些血色。

 

“因为我喜欢你,”白白闭着眼,小心翼翼的吻上他,“就像玫瑰花爱上瓷兔子。”

"不要理由。”

评论(4)
热度(26)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