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圆桌扑克

最近被填表搞得焦头烂额。
阿爸的眼线简直画得要成精了。
蛋蛋的腰还没好。😐

扑克小段子。然而我其实对这个并不太了解,斗胆写,单纯觉得好玩。

英语渣。巨献丑。

黑色草花J上的人据说是Lancelot,爱上了亚瑟王的皇后Guinevere。红色方片Q上据说是拉结,雅各的妻子。
///////////////////////////////////

女人笑声。枪声。孩子的呢喃声。水里的杯子破碎声。急促的咕噜冒泡声。

大卫王。查理曼。雅典娜。奥吉尔。赫克特。

“我猜你喜欢Lancelot.”

画满各色方格的绒布绿桌上推过来一张扑克牌,压住纸牌的手白皙修长,干净漂亮。

lay抬起头,面前的男人勾起嘴角,点头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工作牌。lay看到上面姓名的那一栏写着“DEALER:Baekhyun”。

Bake利落地将剩余的扑克牌均匀整齐的摊在赌桌上,嗓音沙哑而带些诱惑:“现在,请各位下注。”

lay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将手里所有的筹码缓缓推到前方的黑色的格子里。

周围的人吵闹着各种选了颜色。

“请停止下注。”

桌围的赌客已经有人按捺不住,疯狂的喊着“红!红!”“黑!黑!黑!”

lay的手指在牌沿捻来捻去,眼睛一刻也没从Bake身上离开。

他翻开牌。

黑色草花J。

一分钟,钱翻了一倍。

Bake咬着下唇,眼神有意无意的瞥过来。浓郁的眼线很是多情,松垮的条纹衬衣只在胸前堪堪系着两颗纽扣。

大红色的高跟鞋,打火机的声音,尼古丁的气味,孩子的笑声,一男一女的喃喃对话声。

lay觉得自己在迷幻里。


他不常来这家赌场,不过只要来,就会在Beak这桌。

他最近的手气真好。连场连场地赢。

周围的人都跟着他下注。

赢得翻天。

Beak发牌的时候会故意碰到他的手指。

lay叫他Guinevere。


lay去赌场的次数越来越多,他想见Bake。

懂行情的人都巴不得他来。

能赢钱。

可是最近Baek没有来。

他等了挺久,每天都去,直到把赢的钱重新输光,才又见到了他。

比之前还要浓郁的眼线,与暗红衬衣相称的眼影,松松垮垮的外套。

时间不对?Baek桌前没有人。

lay走过去,独自坐在他对面。

Beak似乎有点不对劲,“今天我和你赌。赌红黑。”

54张牌在他手里有了生命,翻飞成一条线,只看得见牌与牌之间的残影。

他将牌唰得铺成扇形,随意挑出一张,轻轻推到他面前。

“如果是红的,我就跟你走。”

他嘴角有隐隐的血丝,上妆都掩不住。

“Red,or Black?”

红与黑。真是充满惩罚和罪恶的选择。

lay轻轻摸着牌背,仿佛没听到,若有所思:“Tricks,or  truth?”

Bake咬紧了下唇:“It's a gamble.”

lay站起来,俯身捏住他瘦削的下巴,毫不顾忌地吻了下去。

Beak觉得好像蛇咬了夏娃,也好像亚当吃了苹果。

lay抬起头,松开他,眼睛里却意外还是伊甸园最初的样子。

“lt's a game.”

lay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就好像他那天晚上毫不经意的走进来,坐在他面前一样。

lay根本没动那张牌。

Beak心如死灰的翻开。

意料之中的红色方片Q。

他是这里最好的发牌手,他想让谁有什么牌,谁就有哪张。他想让谁赢,谁就能赢。

他能改变别人的命运。

Beak想做拉结。

可是Lancelot只爱Guinevere。

评论(2)
热度(27)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