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宇宙漂泊

迷之走向。。世界观处处八阿哥。。

感觉像白白在做直播。。蛋蛋在下面各种点赞。。

就酱。。

/////////////////////////////////////////////////

玫瑰花终于跋涉过漫长的宇宙来到小王子身边,可是它的花瓣早已凋谢在三百万年前。

 

 

1.

 

窗外两个日月,钟上四个指针。

 

lay斜坐在窗边,手托着下巴,双目空洞地看着天空红透,昼夜交替。

 

挂钟的四个指针在第一颗星星升上来时有了一瞬间的重合,随后便发出了沉重的金属敲击声。

 

今天开始了。

 

lay有些疲惫地伸了伸懒腰,关了窗子,像往常一样坐到了光脑前。

 

光脑感应到他,自动打开了投影,有礼貌的开口:“lay先生晚上好,工作时间已到,请您尽快扫描虹膜信息进入国家星际观测站。”

 

lay将眼镜摘下来,凑到扫描口眨了眨眼。

 

“信息扫描成功。欢迎星际观测站一级观测员lay进入系统。请您选择观测区域。”

 

lay伸出手,在图像上点击了自己的观测区,光脑投影显示正在连接星际观测卫星,他无奈地揉了揉头发,重新戴上了眼镜。

 

lay从大学毕业后便进入了国家保密的星际观测站进行观测,成为了一级观测员,至今也有两年了。

 

如今,人类纪年进入了25世纪。科技发展虽然呈指数爆炸向前进步,但生存环境却每况愈下。地球母星早已无力承担将近150亿的人口压力,在崩溃的边缘摇摇欲坠。

 

鉴于此,各国纷纷在银河系外探索新的宜居星球,为星际移民做准备。同时,大量的观测员被中央分派在全国不同的地域,争分夺秒的进行观测,寻找外太空的生命迹象。

 

lay拍了拍脸,打起精神,戴上了可视头盔。

 

高倍卫星观测镜已经可以将几百万光年外的星球观察得很清楚,在最高倍数下甚至能看清土壤颗粒。

 

lay小心的移动着卫星观测的角度,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影像。他的星域只剩下寥寥数个还没观测。离地球越远,这些行星的组成元素就越神奇,有些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的认知范畴。

 

光脑通过影像分析如实报告:“S.L.号,行星,周围有小行星带,距离地球52.4万光年,无生命迹象。”

 

lay叹了口气,遗憾地写下刚刚的观测结果,保存后上传到了工作系统中,加入了标识身份的密码串。

 

做好后,他重新设定了下一颗星体的观测方向,新建了一份文档,命名为“S.M.号星体观测报告”。

 

“此星体距离较远,卫星观测镜正在自动调整倍数,请稍后。”

 

lay指尖轻轻转着虚拟笔,看着屏幕上简单的波段不停的变化出复杂的式样,又重新归于死一般静默的直线。漫长的线条如同漫长的空间和时间一样,一头连接着无尽的过去,一头通向永恒的虚空,看似跃动的变化背后其实什么也没有。

 

这样的变化没有开始,没有结束。似乎也没有任何意义。

 

“提示:倍数已成功调整。”

 

右下角的窗口渐渐呈现出清晰的影像,显示出巨大的土壤颗粒。

 

这些颗粒似乎有些眼熟,lay不由得坐直了身子,将远程显示框放至成了全屏。

 

光脑继续提示:“根据观测,土壤分析如下:以中等颗粒为主,确认含有水分,表面有严重风化迹象,短期内有多种变化,疑似生物活动。与地球土壤差距较大,暂无法分析具体成分。”

 

有水分。疑似生物活动。

 

这么多星体了,都没有生命迹象,难道?

 

lay的手指有些微微的颤抖,——这也许真的不是一颗普通的星体。

 

他有些激动地慢慢缩小观测倍数,整个S.M.星球逐渐显现在了视野中。

 

S.M.,恒星,壮年期,周围只有一颗行星环绕,无气层。远程探测到此恒星内部分布有不明能量源,且具有极强的流动性,以流体形态遍布整个星球,具体成分暂且无法解析。此星体与地球相似度高达百分之73%。

 

lay从高空向下观察,发现地表有分布有湖泊一样的大面积水域,初级报告显示这是不明流体能量源聚集形成的,并不是真正的水。不过大陆上明显的建筑群已经可以确认有文明存在。

 

光脑提示:“观测镜正在调整适合倍数,准备进入建筑群。请稍后。”

 

lay脸上已经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他正在见证一次历史性的发现,而他的这次发现很有可能会改变整个人类的命运!

 

屏幕投影渐渐稳定下来,画面中是似乎是一座房子的内部。

 

lay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额头冒出细细的一层薄汗。

 

房间门被打开了。

 

一团火焰形状的蓝色雾体首先飘了进来。

 

后面接着进来一个男人。

 

那人二十左右的样子,穿着看不出材质的衣服,周身在黑暗中发出柔和的光,手掌心里还有一团白色的光晕。微微映出他的脸庞,姣好宛如传说中的神祇一般。

 

一瞬间,lay以为看到了《神曲》中的天使。他愣愣的睁大了眼睛,呆在了屏幕前。

 

他曾读过很多星际文学的书籍,想过无数外星人的形象,却没有料到,他第一次见到的外星人竟然和人类一模一样。

 

如同镜像翻转出的一样。

 

 

lay看到那个男人拿了本书,在窗边坐了下来。这个星球上似乎没有白天黑夜的观念,流体状态的能量源无法从自身发光,因此,这里四处都有大量的奇怪工具来照明。

 

年轻的男人坐下来,翻开了书,那团蓝色的雾也听话的停在他身边。他掌心的光似乎融进了皮肤,伴随着他指尖划过的痕迹,在书页上留下星星点点的光尘。

 

不知道哪里的风吹过来,吹乱了那人的头发,露出了很是白皙的脸。应该是看书看到有趣的地方,他微微的笑起来,嘴巴扬起到一边,眼睛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lay的心间突然有一瞬间的晃神。

 

没有了大气层的阻挡,坐在这颗恒星上就能轻易的看进宇宙深处。

 

那个人抬起脸,干净漂亮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偌大的黑色宇宙,S.M.周围的那颗孤独的行星缓慢飞过,他的睫毛一眨一眨,那团光晕就停在他额上,在他的眼睛留下温柔的倒影。

 

当时的他当然不知道,这无意之中的一眼,穿过了三百万光年的距离,看进了一个人的心底。

 

 

2.

 

lay连夜将自己的最新发现写成了报告提交了上去,奇怪的是,直到下班,他都没有收到回复。

 

天一亮,隔壁的同事Kasper就过来敲门了:“下班了,lay,一起吃饭去?”

 

lay应了一声,Kasper负责信息整合工作,刚好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餐馆里。

 

“你那份S.M.号恒星的报告,教授已经看过了。”Kasper举起酒杯对着lay扬了扬,“的确是个惊人的发现,昨晚那些研究星际文明的书呆子都高兴疯了。”

 

lay满怀心事地点了点头,顿了一下,问道:“那……教授怎么说?”

 

Kasper专心地切着盘子里的牛排,根本没抬头:“lay,那可是三百万光年,就算是最快的曲率飞船也得走三百万年才能到。”他将牛排放进嘴里,耸了耸肩,:“更何况,以现在的休眠技术,根本无法把人的寿命延长至百万年那么久。要想向S.M.恒星上移民,恐怕只能等下次科技爆炸了。”

 

和他预想的一样。

 

lay有些失望的嗯了一声,不再说话,手里的叉子在牛排上戳来戳去,留下一片大小不一的圆洞。

 

就像宇宙这个大盘子里被上帝随意摆放的星星一样。

 

这并不是第一个被发现的星际文明,不过由于S.M.恒星上的生物与人类的模样惊人的相似,在人文学家中掀起一股不小的风波倒是也在意料之中。

 

据Kasper说,教授们一致认为S.M.恒星是目前发现的最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可是它距离地球实在太过遥远,移民完全没有可操作性,最后只能遗憾作罢。

 

 

 

吃完饭,lay送别了Kasper,一个人驾车回家。

 

他一个人住,偌大的房子里安静的有些沉闷,lay站在长长的螺旋楼梯底下,透过下层的窗子,正看到初升的红太阳笼罩着不规则的宽阔屋顶,像是在进行一场红色的问候。

 

lay突然就想起了昨晚观测S.M.时看到的那个人,他笑起来的时候就像现在的阳光一样,温暖得刚刚好。

 

 

lay鬼使神差的上楼,没有如往常一样去休息,而是重新登录进了观测系统。

 

S.M.星球上太过空旷,lay不知道该看向哪里,便重新将角度锁定在了昨晚看的那个房间。

 

房间里没有人,黑黑的,桌上有一团被封在瓶子里的光晕在努力的照明。借着微弱的光线,他看到房间里有一张床,一个大书架,一台大木桌,桌上随意摆放着几本书,还有个相框。

 

相框里是昨天那人和另一个年纪相仿的男人的合照,下面分别画着两个奇奇怪怪的图案,应该是名字一类,一个看起来像英文的B,一个像中文的“火”字。

 

左右星际语言不同,lay便按照自己的习惯,把昨晚遇到的男人称作Beak,把另一个称作火山。

 

照片上两个人靠在一起,一个仰着脸闭着眼在唱歌,一个在一边抱着吉他,Beak把头靠在火山肩上,很是亲密的样子。

 

lay心里一阵没来由的不舒服。

 

 

没过多久,房门被打开,是Beak回来了。他似乎有些累,一进来就栽到了床上,倒头便睡。

 

屋子里再次静了下来,睡着的Beak身上有一层淡淡的光,随着他的呼吸一明一暗。映着白净的脸越发好看,像维吉尔。

 

那团蓝色的火焰形状的雾轻轻的飘在他周围,lay奇怪的发现,这次Beak身边除了火焰,还出现了一只独角兽。

 

独角兽也是蓝色的雾化成的,移动的时候会有蓝色的光尘散在身后,不过独角兽看起来有些胆怯,不敢太过靠近那团火,总是默默跟在Beak身后,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Beak睡了很久,lay就在几百万光年的这边,看了很久。

光线透过他的房间在地板上安静而沉默的走了一圈,从倾斜到直立,再到倾斜。直到地球上的夜晚重新降临。

Beak的每次呼吸都在他心脏里留下声音。

 

lay突然想起佩索阿对着玫瑰花写下的的诗句:

 

“我们活过的刹那,前后皆是永夜。”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生命就如同投影上探测波一样,从直线开始,变成一团复杂的图案,再重新归于沉寂,他不知道这些跳动意味着什么,有什么意义。

 

直到昨晚见到Beak之前,lay都觉得生命处于茫茫的黑暗之中。

 

其实如果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都活在黑暗里,那他也不会有什么念想,可是一旦见过了光,哪怕光再弱小,心里也会不由自主地跟着生出许多奢望来。

 

堕天的路西法尚且怀念天堂,更何况是凡世的但丁呢?

 

 

 

lay想,有些事,他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直到他坐着飞船离开地球的那一刻,他还这样认为。

 

 

lay没有同任何人告别,在深夜里独自一人驾驶着曲率飞船离开了地球,毫不犹豫的向着三百万光年之外的S.M.星球飞去。

 

 

3.

 

lay在到达了逃逸速度后就迫不及待的进行了空间跃进。

 

一旦开始空间跃进,就意味永远也无法回到地球了。如果找不到下一个能落脚的星球,lay将会和他的飞船永远漂泊在宇宙里。

 

好在lay乘坐的飞船装载有循环生态系统,自给自足,如果他愿意,他可以一直在飞船里生存下去。

 

 

宇宙好大好大。和他在观测镜里看到的完全不同。

 

黑暗的宇宙里几乎没有光,也没有任何声音。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时间和空间。lay飘在宇宙里,脱离了唯一的故土,向着一个永远也到不了的地方向死而生。

 

飞出太阳系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犹豫便开始空间跃进。他不想回头,也不愿意回头,他的过去和现在都是黑暗一片,至少未来,在三百万光年之外,还有他的光。

 

也许连lay自己都没发觉,从他第一眼看到Beak的时候,就深深的喜欢。喜欢到愿意为了一点近乎渺茫的希望,把自己的整个生命交付给无尽的宇宙。

 

lay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坐在观测镜前看Beak。

 

看他吃饭,看他睡觉,看他哭,看他笑。

 

今天Beak去游乐场了,从鬼屋出来的时候脸都吓白了,被火山指着嘲笑。

 

今天Beak在家里打了一天的游戏,到最后都没通关,气得他睡觉的时候都没发光。

 

今天Beak去上学了,历史课上因为跟火山偷偷讲话被老师罚站了。

 

Beak爱笑,笑起来的时候他可以将整个房间都照得亮堂堂的。你只要站在他身边,就站在光明里,就不会有黑暗。

 

温暖,明亮,而且美好。

 

漆黑的太空舱里只有投影这一点光源,lay专心地看着投影,脸上微微露出笑容。冰冷的蓝光映在他清瘦苍白的脸上。和面前的影像形成鲜明的对比。

 

阴暗,狭窄,而且潮湿。

 

lay看累了,蜷缩着身子,不知不觉睡在了投影前。而投影里,Beak正在和火山参加一个party,无声的笑着闹着,他身后的独角兽安静的卧在一边。

 

 

飞船带着lay飞了好几年,可这距离跟到S.M.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lay想Beak想得快要疯了。

他寂寞的甚至会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话。

他经常一会儿痴痴的看着投影,一会儿又发疯一般的将那些仪器全都摔到空中。

 

他好孤独,他爱的人只是投影里的一组影像。和别人有说有笑。

他甚至无法和他生活在同一时空里,他看到的一切只是他三百万年前的样子。

他不想Beak活在影像里,活在他心里,他想要Beak活在这世上,站在他面前,让他抱一抱。

 

lay看着投影在内壁的图像,突然就抑制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死一样静默的飞船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抽泣声。他有再多的痛苦,再悲伤的哭声,也都被禁锢在航天服的头盔里,禁锢在飞船氧气室里。而偌大的宇宙,依旧黑的冷漠,没有人听得到,也无人会关心。

 

他哭了很久,哭到筋疲力竭,最后,他扔掉了头盔,流着泪,颤抖着肩膀,小心翼翼地吻上冰冷的墙壁,吻上投影中中笑着如同阳光一样的Beak。

 

 

lay的船长日记写了五本,他在宇宙里已经漂泊了十五年。

 

十年里,他只休眠过一次。

 

lay不喜欢休眠,他不喜欢一个人躺在冰冷又漆黑的胶囊里,跟着飞船飘在漫无边际的宇宙里。

 

即使休眠能让他多活几个世纪,可是与漫长的三百万年比起来,几千年和一百年,并无太大的不同。

 

飞船显示距离S.M.星球还有238万光年的路程,lay盯着那个数字,心里木木的疼。

 

他写下了一封情书,放在了驾驶座上。

 

他躺进了时间胶囊,却没有吃休眠的药物。

 

他没有设定休眠时间,启动了休眠系统。

 

 

4.

 

S.M.星球。中心学校。历史课。

 

“我们的祖先在约三十亿年前从别的星系逃亡到了我们的星球,成为这个星球的第一批住民……我们星球的能量成流体均匀的分布在地表,被称为'life river'……经过上亿年的进化,我们的身体结构逐渐与life river 相适应,开始能直接从中获取能源,不再需要媒介辅助,能源与不同的个体结合,呈现出不同的表现方式,比如说有的同学可以自燃生火,有的同学能与水感应……当然,现在有很多专家认为我们的祖先是外太空文明的一支,不过尚未有定论,最近刚刚发现的一艘星际飞行器残骸可能会对这个问题起到帮助,我们下午将组织班里同学一起到博物馆参观……”

 

“好,同学们安静,我们来看第二节的内容。由于life river 的独特影响,所有的机体都会以通过life river表现出个体的独特形状,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灵魂态”……”

 

Beak听得昏昏欲睡,火山在桌子下面轻轻戳了戳他,压低了声音偷偷说:“看,我喜欢你,我的火焰就一直跟在你身边。”说完又酸溜溜的撇撇嘴,“我身边都没有你的灵魂态。”

 

Beak嫌他吵,换了个方向继续睡。

 

讲台上老师还在喋喋不休:“……每个机体的灵魂态都储存在life river中,只有在认定伴侣时,灵魂态才会从life river中分离出一部分,附着在伴侣身上……机体死亡后,灵魂态便从life river中脱离,以静止的形态附着在机体上,其作用如同“墓碑”一样……只要life river存在,正常运作的机体便能源源不断的从中提取能量补给自身,不会死亡……”

 

 

下午,班里所有的同学被集中起来参观博物馆,Beak好奇的东张西望,火山偷偷拉着他先去看了最近新发现的星际飞行器残骸。

 

时间还早,展台前人不多。台子上主要放着一个长方形的柜子,表面都是黑乎乎的脏东西,遮住了可视玻璃口。只能隐约看到里面的东西。旁边的讲解员讲解道:“目前,首席专家认为这是与我们星球文明极为相似的外星文明生物体,很有可能与我们原始祖先属于同一物种……不过目前的技术尚且无法在保证里面生物残骸原貌的基础上打开,因此短期时间内预计不会有大突破……除此之外,在残骸内还发现了大量的文献资料,语言学家们正在抓紧时间破译……”

 

远远地听到老师在另一边喊了集合,展台前的人纷纷散开,朝那边走去,讲解员将展台围栏架好,催促同学们一起过去。

 

火山走到一半,发现Beak没有跟过来,回头一看,他居然还在展台前站着。

 

火山只得又回去,大力拍了他一下:“走啦,去那边集合!”

 

Beak难得没跟他开玩笑,愣愣地盯着台上的时空胶囊。火山看过去,发现胶囊上呈现的是一个卧着的独角兽灵魂态,一动不动,显然是已经没有生命了。

 

火山歪了歪头,咂咂嘴:“这个…有点眼熟啊。”

 

他忽然想起来,在几百万年前,的确有过一只莫名其妙的独角兽灵魂态跟在Beak身边,他只当是谁暗恋了Beak,不过很快,那只独角兽就消失了,他便也没多在意。

 

 

Beak转过头,脸上是纯净又悲伤的神情:

 

“我觉得这个人喜欢过我。”

 

 

5.

 

很多很多年后,S.M.星球上的语言学家成功破译了来自飞行器残骸上来自其他星系的文字,令人吃惊的是,那封在驾驶座上的信,似乎是一封情书。

 

“三百万年前。我爱你。你不认识我。”


评论(12)
热度(48)
  1. tamako茶蛋之盐 转载了此文字
    “我觉得这个人喜欢过我”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