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寻找黄金国(1)

最近蛋白圈红火的令人想哭!!

知道老张晕倒机场后真的特别闹心。。于是写了这个文反鸡汤。。不过跟茶蛋唱的黄金国似乎没什么关系。。

盐蛋甜白,火山实力抢镜,有点类似的一千零一夜背景,带茶蛋所有的大家玩!

#白白:这位朋友,你从日出的地方来,还是日落的地方来~
#蛋蛋:我从日狗的地方来。(冷漠)

//////////////////////////////////

天上一个太阳。眼前一座耀眼的城。

金色无情地将绵远空旷的沙漠灼出伤痕,再由昼夜肆虐的风把它粗暴的抹平。

太阳不肯停歇地将这吞噬人的色彩镂刻进了每一粒沙子中,沉默而威严地宣告自己的主权。

在这大片的没有尽头的金色沼泽里,只能看到一座城。

它无比意外的立在黄沙之中,四方齐整得好似积木,每一块砖都安放得恰到好处。半圆形的城门全用白色的石头砌成,上面刻着繁复而神秘的金色花纹,像是蕴含巫术的古老咒语。

城门上则是块斜立着的镂空石盘,阳光从不同角度照下来的时候,就会有耀眼的光在流动。

暴动的沙子走到这里总是变得分外安静,许是敬畏着什么。

Lay已经在沙漠中徒步走了十五天,他的骆驼和食物丢在了三天前的黑风暴中。

太阳正在头顶,是沙漠里最热的时候。灼热的日光毫不留情地掠夺他身体里仅剩的水分,黑色的头发被汗水浸湿,在额头上摆出张牙舞爪的形状。

他抿了抿嘴,将破旧的白袍重新挂在耳后,只露出一双静默的黑色眼睛。

Lay继续朝着那座城走去,风呼呼地着跟在他身后,把沙子上一个一个的脚印认真的吹掉。

Lay与城的距离看起来并不远,可他却走了很久,当他几乎都要绝望认为那是海市蜃楼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站在城前,远远的只能看到他脖子上系了一条长长的红色的围巾。那条围巾被横向的风吹到了一边,剧烈地晃动着,在满目金色的黄沙中劈斩出血一样浓郁的颜色。

他一个人站在沙里,看不清脸。

Lay走近,才发现那是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那个人身量略小,宽大的白色衣袍在手腕和脚踝处收口,隐隐约约露出纤细的关节。细看的话,少年衣服上面绣着很是精细的花纹,襟线处还缀了小小的宝石,举手投足之间便会有细碎的光闪动。

像是有意在等,那人看到他走近后,很是惊喜地挥了挥手,随即便迫不及待地跑了过来。他脚上穿了双银制的鞋子,鞋头尖尖的翘起来,踩在沙子上的时候,便发出细细的硬物碰撞声。

少年跳着停在Lay面前,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眼睛也弯成了月牙的形状。黑发下的绣钻额带一闪一闪的,跟着他的语调跃动:“嘿!你好呀!”

许是被少年的情绪感染,Lay抿起嘴唇,右脸上露出一个小小的酒窝,他摘下面罩,露出很是好看的脸:“你好。”

带着沙子的风将他们的衣服吹起来,晕染出一片模糊的阴影。

少年的脸小小的,脑后垂下一条可爱的小辫子,耳朵比常人微微大一些,藏在细碎的头发里。他右脸眼下的地方刺有一个眼泪形状一样的浅色印记,形式古朴,应该是某种古老的图案。他的睫毛一眨一眨,用左脚的鞋跟轻轻打了右脚两下,问道:“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Lay似乎不愿意回答,他低了低下巴,才抬起黑色的眼睛慢慢说道:“我来寻找黄金国。”

少年没注意他的表情,倒是听到他的话,眼睛里亮了一下。他仰起脸甩了甩脑后的带子,背着手原地转了一个圈,凑到他脸前问:那,”你是从日出的地方来?还是从日落的地方来?”

不等Lay回答,他自顾自的竖起食指放在嘴边,对着他笑得得意:“我猜你一定是从日出的地方来。”

“日落地方的人去日出的地方寻找黄金,只有日出地方的人才会到这里来寻找黄金。”

Lay顿了一下,不过还是点点头:“是。”

少年听到他承认,突然大笑起来,开心地一下子跳起来抱住他,飘在少年身后红色的围巾猝不及防地呼上Lay的脸,蹭得他鼻子有些发痒。

少年兴奋地转身,指着面前耀眼的城,语气雀跃而骄傲:“我叫阿拉白!你看!这里就是黄金国!”

Lay顺着他的指尖看过去,刚刚可望不可即的那座城现在就在眼前,正在太阳下闪闪发光。无数的黄沙和风暴从它的头顶掠过,古老的国度依然沉默而安详。

——金色的阳光下,金色的沙漠里,传说中的理想国。


也许黄金国不是一个国度,而是另一个世界。

Lay跟着阿拉白走进圆形大理石城门后,便感觉仿佛进入了一个世外之地。

白色的城门将沙漠的燥热和焦灼一起关在了外面,黄金国似乎还站在春天的尾巴上,空气中有一点点清甜的味道,连风都似乎带着绿色。

这里的地面全部用纹理十分细密的石头铺成,经过灵巧工匠的精密布设,排列出自然而神秘的花纹。城里的建筑都不是很高,却建得很是精致,每家的房子前都会有花圃和门庭,种植和摆放着各种各样盛开的花。

他们俩面前正对的便是一条宽阔而繁华的街道,有来来往往的人群,推着车子叫卖的商贩,还有小孩子拿着食物笑着跑来跑去。

其中有个小女孩一歪脑袋看到了他们,便拿着一串葡萄跌跌撞撞的朝着这边跑过来,她一下子抱住阿拉白的腿,兴高采烈地喊:“阿哥!给你吃葡萄!”

阿拉白惊喜地“哎”了一声,蹲下身小心地接了过来,小女孩亲了他的脸颊一下后便跑开了。阿拉白咯咯地笑起来,嘴角不由自主地扬起到一边,他摘了一颗伸手递给Lay,深紫色的葡萄躺在他白皙修长的手里,好像也闪起光来。

Lay的脸遮在兜帽宽大的阴影下,摇了摇头,并没有收下。

阿拉白皱起鼻子,不满地咂咂嘴。他有些固执地伸出手,把Lay头上的兜帽往下拽了拽,露出帽子下有些苍白的脸。

Lay没有反抗,任他摆弄,深色的眼睛里看不出情绪。

阿拉白毫不介意的冲他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大大的笑起来:“你长得这么好看,该把脸露出来才是!”

评论(5)
热度(23)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