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黄金国(上)

´_>`简笔勾勒的粗线条童话。重写黄金国。

脑洞跑偏。。

盐蛋甜白。。带着大家九只一起玩!

大概还是老张晕倒留下的后遗症太深,有点反鸡汤。。

//////////////////////////

【第一话】

 

古老的歌谣里唱道,当太阳落在沙漠里,风暴变成金色时,就能看到传说中的黄金国。

 

据说黄金国是神居住的地方,在这里能找到想要的一切。

 

在黄金国最高的地方,有一座火山,火山口里有一个很大很清澈的湖。每当黄昏的时候,在天空中游了一天的大鱼就会回来,把头靠在火山上,哼起别人听不懂的歌谣。辽阔而低沉的声音被来来往往的风织成金色的纺线,飘在山口周围。听老人们说,火山和鱼各自拥有神一半的灵魂,所以它是最温柔的鱼,也是最热烈的山。

 

阿拉白是黄金国的守护者。他总是穿着一身宽大的白色衣服,戴着绣满繁复花纹的额带,笑着在街上跑来跑去,用银制的鞋子在石板上踢踏出欢快的旋律。

 

阿拉白春天会帮札娅老板娘打扫酒馆,夏天就去泪河的面包树下乘凉,秋天到凶巴巴的满奶奶家偷果子,冬天里一睡就是一季。他开心的时候会模仿大鱼唱歌,玩累了就爬到城头躺着看夕阳。

 

他的右眼下有一个古老的刺印,这是神与他的约定。

生死于此,这本来就是一个守护者应该做的事情。

 

 

【第二话】

 

很久之后的一天,黄金国里突然来了一个旅人。

 

他满身风尘,穿着一身深色的衣袍,松垂的兜帽几乎要遮住半张脸,只露出一双黑色的眼睛。

 

他自称Lay,从遥远的东方来。

 

黄金国里的大家都对旅人Lay很友好,热情的邀请他留下来。阿拉白见到外来的人尤其开心,特意把自己的房子腾出来给他住。

 

旅人Lay不喜欢多说话,他礼貌的谢过了大家,暂时借宿在了阿拉白家。不过自始至终,旅人Lay都没有答应要留下来。

 

阿拉白围着旅人Lay叽叽喳喳讲了好多黄金国的事情,从满奶奶的织出来的花衫子一直说到贾法尔家胖得走不动路的鸡。旅人Lay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右脸上会出现一个浅浅的小酒窝。

 

他对着阿拉白摘下兜帽,露出了有些苍白的脸,他说他是从很远很远的日出之地而来,到这里寻找理想国。

 

阿拉白托着腮支在桌子上,眨巴眨巴眼问,什么是理想国啊?

 

旅人Lay说,就是一个能实现所有理想的地方。

 

旅人Lay说到理想国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温柔很温柔,阿拉白知道,那一定是对他很重要的东西。

 

他信誓旦旦的对着旅人Lay保证,神说过,在黄金国里什么都能找到。

 

说着,阿拉白故作神秘的笑笑,对着他张开了嘴巴。他的嘴巴小小的,里面却仿佛很深很远。旅人Lay惊奇的看到他的嘴巴里有天空的星辰在运行,也有地上的万物在生长。

 

阿拉白眨眨眼睛问,你看到了什么?

 

旅人Lay也笑起来。我看到了整个宇宙。

 

 

【第三话】

 

有一天,旅人Lay一个人在街上走的时候,偶然间遇到了鹅老板。

 

鹅老板是个总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年轻人,他的眼睛大大圆圆的,说话的时候嘴巴会变成神奇的心型。

其实鹅老板的脾气微微有点怪,眼神还不好,看不大清人。他身边养着一只胖胖的灰鹅,在街角开了一家小书馆,每日里除了逗鹅就是埋在纸堆里看书。

 

旅人Lay遇到鹅老板的时候,鹅老板正在专心致志地喂他的鹅吃东西。旅人Lay走过去,好奇的问道,你的鹅叫什么名字?

 

鹅老板停下了手里的活儿,有些奇怪的抬头,说道,你还是第一个问我的鹅名字的人。

 

旅人Lay没说话,鹅老板看了他一眼,又重新低下头开始喂鹅,回答说,不过鹅就是鹅,要什么名字。

 

旅人Lay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沉默着,就在他准备走的时候,鹅老板突然起身,叫住了他。

 

鹅老板说,不过,你这样问,我很高兴,所以我想送你一样礼物。

 

旅人Lay跟着鹅老板进了他的小书馆,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书馆里面是个狭长的旋转楼梯,两侧是厚厚的古书垒成的书墙。数不胜数的书整齐堆放着,一圈又一圈的延伸到很高的头顶上去。阳光从最上面照下来,像是金色的薄雾弥漫,细看来还有大大小小的灰尘漂浮在空中。

 

鹅老板随手抽出一本,眼睛凑上去看了看书名,爱惜地用袖子擦了擦上面的浮尘,又放回了原处。

 

旅人Lay从进来开始就一直仰着头,他眼睛的颜色越来越深,可他始终没数清楚书馆到底有几层。

 

鹅老板指着头顶的天窗,背对着旅人Lay说,你可以沿着楼梯一直向上走,当你停下,抽出任意一本的时候,所有在你之下的书——准确说是那些书里的智慧,就是我给你的礼物。

 

旅人Lay黑色的眼睛越发深沉,他对着鹅老板点点头,转身踏上了阶梯。

 

 

【第四话】

 

阿拉白找不到旅人Lay了,他出去后很久都没有回来。

 

鹅老板站在书馆门口说他知道旅人Lay在哪里,可是他要和阿拉白猜谜语,猜对了才告诉他。

 

鹅老板出的谜语是,神喜欢谁。

 

阿拉白想都没想地回答,神喜欢光。

 

鹅老板有些无奈的耸耸肩,你的答案也没错。于是他只好把阿拉白领进了书馆。

 

 阿拉白找到旅人Lay的时候,他晕倒在楼梯上,朝着向前的方向,身上还带着被阶梯磕碰出的乌青。

 

他没有拿下来任何一本书,即使他已经走得很高,他身下的书已经多得数不清。

 

阿拉白照顾了旅人Lay好几天,悉心的把他身上的伤一一涂了药。

 

旅人Lay脱下衣服的时候,阿拉白才发现他的身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疤痕,有些很久了,有些看起来还是新的。阿拉白有些难过的摸摸他苍白沉睡的脸。你在来黄金国的路上,应该吃了很多苦吧。

 

旅人Lay在床上醒过来的时候,阿拉白捧着脸认真的问他,你为什么不停下来呢。鹅老板的书馆里本来就没有边界,谁都不可能走到尽头的。

 

旅人Lay看了他一眼,低下头没有说话。

 

——阿拉白当然不会知道,对于一个凡人来说,鹅老板的礼物意味着什么。

 

旅人Lay从很久之前就明白,智慧所带给人的,首先是启蒙的愉悦和幸福,其次便是面对无尽知识的迷茫与恐惧。

 

他曾经面对浩瀚未知感到深深的无力,所以他不愿意在书馆楼梯的任何一处停下,他想要走到最高最远的地方。

 

他贪婪智慧。

 

 

【第五话】

 

很久之前,天地间只有神一个人。神很寂寞,于是他拿出自己灵魂中最美好的一处创造了自己的爱人,可是他的爱人后来不再属于他,神非常伤心,他的眼泪流下来,汇成了泪河,而他的灵魂则一分为二,一部分成为了热烈却无法移动的火山,一部分成为了温柔却永远漂泊的鱼。

 

泪河汇集了神所有的悲伤,在火山脚下流成了一个封闭的圆。这些悲伤的感情在河里不断循环,生生不息,永远无法出去,也永远无法消解。

 

神最浓重的悲伤甚至沉下了天上最闪耀的星辰。所以,没有东西能在泪河里浮起。而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那些沉在河里的星星就会重新开始发亮,一闪一闪的,老人们说,那是神又在哭泣了。

 

倩倩猫是神留在泪河上的灵。他无法离开泪河,于是就日夜游荡在泪河上空,守护着它。

 

倩倩猫有一架自己的织车,还有一些从火山口摘下来的金色纺线。他白天把这些线织成衣服,夜晚又把它拆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道这样过了多长时间。

 

旅人Lay和阿拉白来到泪河边的时候正是黄昏,太阳还未完全落下,河底的星星已经亮起来了,巨大的鱼从他们头顶的面包树梢上游过,发出浑厚而温柔的低鸣。

 

倩倩猫看到他们,尾巴高高的卷起来算是打了个招呼,他的眉毛像是个八字,嘴巴弯弯的,总是笑得抱歉而又温和。

阿拉白冲他挥挥手,拉着旅人Lay一起来到了泪河岸边。倩倩猫的绒爪子正在织车上有条不紊的游走,来自火山口的金色纺线从织车上一点一点呈现出衣服的形状。

阿拉白饶有兴趣的蹲下来看着他织衣服,旅人Lay安静的站在他身后。

眼看着金色的衣服就要织完了,倩倩猫却突然停了下来。他看着织车,八字的眉毛弯上去,遗憾而无奈的笑着叹气。

真是不好,线不够了。

评论(7)
热度(35)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