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黄金国(中)

如果爱并不是理想的形状,那是爱更重要,还是理想更重要?

每天向舍友努力的卖蛋白安利,今天她听完我讲黄金国,我说这段一部分是在影射老张出道之前的日子。她说感觉老张好招人疼啊。我问为什么,她说,大概对更加努力的孩子会特别偏爱吧。

恭喜lose专辑发行。

蛋白糖里经典的一个是老张提到,白白生日那天,他没及时说生快,白白问他,lay哥一定很累吧。

他好辛苦,我也好心疼。

///////////////////////


【第六话】


阿拉白疑惑的歪着脑袋,线不够了吗?


倩倩猫用尾巴小心地把金色的衣服从织车上吊起来——这件黄金羽衣很是漂亮,除了精致的领口袖口,还绣着一些巧饰的花纹。旅人Lay看到在整件衣服的最末端,缺了一点点线,没有收住尾。


只差最后一根线了。倩倩猫遗憾的摸了摸耳朵。


天黑了。太阳已经完全落了下去,河面上消失了最后一丝彩色,能清楚的看到水底发亮的星星。


阿拉白用手指缠弄着额上的纹带,皱着眉问,就这样不行吗?一定要最后一根线才可以?


倩倩猫抱歉的笑了笑,不行呀,没有最后一根线,羽衣就织不成,就没有用了。


你看,拥有神一半灵魂的鱼每天黄昏都会唱歌,它的歌声被来来往往的风纺成了金色的线,如果能穿上金线做成的衣服,大鱼的歌声传到哪里,黄金羽衣就能带人飞到哪里。


阿拉白忍不住问,你织这件黄金羽衣,是想要去哪里呢?


倩倩猫的竖瞳在夜晚变得圆而温润,他听到阿拉伯的话,伸出白色的尾巴在泪河表面轻轻敲了敲,挂在尾巴尖上的铃铛晃了晃,发出清脆的声音。


泪河柔软的水面不知为何对他来说像是镜子一般光滑坚硬,随着铃铛的声音,泪河里的星星突然闪了几下,接着,阿拉白和旅人Lay惊奇的看到水下居然渐渐浮现出了一个甚是俊美的男孩子的脸。


他好像是睡着了,轮廓柔和,长长的睫毛安静的搭在眼下,脸庞姣好宛如神祇一般。


倩倩猫的尾巴温柔的伸过去,想要抚上男孩子的脸,却只能在水面打转,像被什么格挡住了一样,进不到水里,触摸不到水下的人。


阿拉伯好奇的跟着碰了一下水面,没想到被河水凉得打了个哆嗦。男孩子的映像被他打碎,随着他指尖的涟漪一圈一圈的散开去了。


旅人Lay沉默的将他往岸上拉了拉。对他说道,那是河底深处的影子,你碰不到人的。


倩倩猫的脸上还是那副温和的表情,尾巴在水面上一下扫过来,一下扫过去。


他叫小奶包,是我的弟弟。他的声音软软糯糯的,总是像年糕一样喜欢粘人,后来,他失足掉进了泪河里,再也没能上来。小奶包独自睡在水底一定很冷,很孤独。我想把他带上来。


他有些无奈的笑笑,可是我被神留在这里,不能离开,也无法潜入河里。只能无休止的飘在水面上。所以我要织这件衣服,小奶包一定在等我,如果穿上了黄金羽衣,我就能去找他。


阿拉白再次蹲下去,水下的男孩子微微蜷缩着身子,头发被水波抚摸成温柔的形状,他表情安然,睡得宁静而美好,无数的星星在河底发光,将他的影子照得透亮。


阿拉白挠挠脑袋,对着倩倩猫说,也许,小奶包不孤独呢,你看,这么多星星都在陪着他。


旅人Lay在身后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


夜很深了,河底的星光给周围的东西涂上了一层银色,映着人的脸好像在发光。旅人Lay抬头看向泪河对岸,远处高耸的火山在夜色中静默伫立着,数不清楚距离,也看不清楚轮廓。


旅人Lay突然回过头问倩倩猫,你想要金色纺线吗,我可以帮你去拿到最后一根。不过,你用完这件衣服后,要把它送给我。


倩倩猫的瞳仁渐渐竖成一道直线,嘴巴弯弯的笑起来,你说的是真的吗。他卷起舌头舔了一下胡子,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


旅人Lay点点头。你送我过河,我去火山口上帮你拿到最后一根线。


你要过河呀。


倩倩猫听到他的话,不由得卷起了尾巴,上面挂着的铃铛也因此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他的八字眉再次弯下来,笑得温和而十分抱歉。


真是不好。我曾经向神发过誓,如果谁要我渡河,他需要先给我一根金色纺线作为报酬。


阿拉白瞪大了眼睛,可是金色纺线只在火山口才有啊,不过河怎么拿给你?


倩倩猫的眼睛眯起来,八字眉稍向上弯着,嘴巴的轮廓笑得越发深。他一字一字说道,先给线,再过河。


阿拉白赌气的鼓起嘴同他讲道理,可是无论阿拉白说什么,倩倩猫还是晃着尾巴,带着温和的笑容重复。


先给线,再过河。


远处的火山口飘着如云的丝线,鱼靠在山上安静的睡觉。头顶的天空一片漆黑,星辰在脚下闪烁。阿拉白还在和倩倩猫争论不休。


旅人Lay沉默着重新戴上了兜帽。宽大的帽沿在他苍白的脸上投下一片巨大的阴影。只露出了瘦削的下巴。


他抿着嘴,眼睛里是纯粹的黑色,黑得照不出人的影子。他突然感觉有点累,像倒在鹅老板的楼梯上一样累。


【第七话】


耀得睁不开眼的日光。走到麻木的腿。看不清的路。血液冲击耳膜的刺痛。


风声。铃铛声。擦火柴的声音。汗水滴在睫毛的声音。


还有一个人开心的笑声。


温泉中不停的冒出咕噜咕噜的水泡。Lay猛地把头从浴池中抬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水顺着他黑色的头发流下来,在皮肤上留下湿漉漉的痕迹。


他有些疲惫的闭着眼,缓缓靠上池岸。本就苍白的脸色在氤氲的热气中甚至有些透明。


他来到黄金国有些时候了,可还是会经常梦到之前的那些事情。Lay烦躁的呼了口气,水面上映出他轮廓分明的脸。


他走了很远才到这里。远到他都不敢相信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路上的每一步都仿佛是刀子刻进灵魂的痕迹,疼得他不敢回忆。


而来到黄金国,遇到阿拉白,有一瞬间,他甚至有点想就这么停下来。


他想起从泪河回来的路上,阿拉白对他说的话——拿不到那件衣服你也不要难过呐。虽然穿着衣服就会飞起来,可是如果一直飞在天上的话,也会很累的。


那个时候,阿拉白踮起脚,在他的侧脸上温柔的亲了亲。用清澈的眼睛看着他。


我知道你吃了很多苦。我好心疼你。


Lay的嘴唇有些颤抖,他突然捂住眼睛,毫无征兆的哭了。


他一直很隐忍,也很寡言,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到面对所有的苦难,却没想到受不了一句嘘寒问暖。


有些话自己放在心里还能勉强作为盔甲,可一旦被说出来,被在乎的人说出来,就成了伤口和软肋。


他有时候也真的觉得很疼,很苦,很难过。


阿拉白摘下他的兜帽,轻轻抱住了他。阿拉白的身上有甜甜的气息,让Lay想到了太阳和光。


阿拉白亲了亲他的眼睛说。我特别喜欢你。我不想你走,我想让你留在这里。


那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Lay一直在想,他经历了那么多的艰辛去追求理想,如果理想有形状,那它该是什么样子?


如果痛苦有形状,那它又该是什么样子?


如果爱也有形状的话,那它是和理想一样,还是和痛苦一样?

评论(1)
热度(28)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