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非典型性人格

心情一不爽就想开脑洞。。

还是简笔勾勒的短篇。。

真是人老了精力跟不上。

之前的文基本都是老张视角,最近的是白白视角。

算上上次的《MONSTER》,是个精神病系列的,还有一个脑洞。。正好凑个白白精神病三部曲,朴实的微笑.jpg

/////////////////////////
1.

窗外的小花开了。

河床上的冰凌融化,月亮带来了一颗种子的消息。

破土而出的不安。

叶子上的雨滴打湿另一颗雨滴,树梢上的风吹醒另一缕风。

左耳爱上右耳。

看到你,花就开满了山野。

2.

Lay工作的心理诊疗所在郊外,是一个很安静的地方。他新接手了个病人,二十左右的样子,叫白白。

白白长得很是清秀,干干净净的一个孩子,眼神里没有一点杂质,见了人就会笑起来。

Lay第一次见到他,是窗外的小花第一次开的时候。

干净整洁的白色病房里,白白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他穿着蓝白条纹的衣服,领口处隐约露出纤细的脖颈,手放在膝盖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对面的Lay。

Lay铺开病例,拿了支签字笔记下日期,问了他几个例行问题,无非是些叫什么名字做了些什么的无聊问话。

白白只是对着他笑,完全不理会他的话,也不作回答,像没听到一样。

Lay又问他昨天干了什么,吃饭了吗,白白还是一样没有反应。

——听不明白问的问题,不会回答,应激行为有障碍,无法对外界刺激做出有效反应。

典型的应激障碍症。

Lay挑挑眉,在纸上刷刷写下几个大字。

白白安安静静的坐在对面,Lay合上病历本抬起头,冷不防正对上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是纯正的黑色,黑白分明,干净清澈,笑起来的时候会弯成好看的月牙型。

他看了看Lay,又转过头看了看窗外。歪着脑袋想了好一阵儿才开口。

“你的脸……出现……黑色枝条上……花瓣……”

Lay顺着他的眼睛看向窗外,春风正在亲吻小花。

3.

夜里护士打来电话,白白不见了。

Lay心里一紧,胡乱穿了件衣服就出了门。

春寒料峭,天微亮时,他才在距诊疗所很远的一处酒吧里找到了白白。

白白被一个陌生男人按在吧台的桌子上吻着,上衣已经扯得大开,露出了白皙细瘦的腰,牛仔裤的皮带松松垮垮的垂下来一截。

他脑子一片空白,冲上去就打了那个人一拳,带翻了一桌的高脚酒杯。

他有些脑热地刚转过身,就被蓦然堵住了唇。

口腔里突然充斥了酒精的味道,还有那个人熟悉的干净气息。

白白微微闭着眼,轻轻在他唇上厮磨,一手勾着他的脖子,整个人都靠在了他怀里。

Lay看到他精致的锁骨,看到他白皙的脖颈,看到他小巧的耳朵,看到他泛红的侧脸。面前的人轻轻喘息着,灼热的气息混合着酒气喷在脸上,让人想到繁复精巧的金色手铐。

——心甘情愿的失去自由。

4.

Lay把白白带回诊疗所时,他又成了那幅呆呆的样子,不说,不答,只是笑着,好像有特别开心的事情。

白白后来被Lay带着去了很多地方。

他在市图书馆里安静的坐了一天,看完了一整套的《追忆似水年华》。

他在满是人的画室能画出一副印象派的画来。

他在商场的时候,买的东西刷完了Lay三张银行卡。

有些时候,白白看起来一点没病。

后来,Lay才发现,白白的病不是寻常的应激障碍,这应该是种很罕见的病,医学上称为自主性人格缺失症。

患上这种病的直接原因是患者了丢失了自己原本的人格。不仅如此,患者在丢了本我之后,为了继续维持人体的正常运作,会下意识的模仿当前环境中最为典型的人格作为自己的人格表现。而当大脑无法判断当前环境或者无法找出当前环境中的典型人格时,患者就会陷入没有人格的痴傻状态。

他们能成为任何人,可就是成不了自己。

Lay亲了亲白白的眼睛。

他一定要帮他把他的人格找回来。

5.

Lay后来知道,白白之前有一个很爱很爱的人,叫Chan。

他和Chan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所有的记忆都和Chan有关。

可是Chan后来背叛了他,爱上了其他人。

白白很痛苦,他努力的想要忘记Chan。最后,他忘了Chan,也忘了和他一起的自己。

Lay把白白接到了自己家里。

他对白白就像爱人。

他们一起生活,早上一起做饭,晚上一起在床上看电视,周末一起去游乐场。

白白把他俩的合照摆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还把Lay的手机、电脑壁纸都偷偷换成了他的照片。

白白晚上一定要Lay搂着才能睡着。他晚安的时候会亲亲Lay,对他说,我喜欢你。

Lay也会回吻他的额头,对他说,我也喜欢你。

有时候,Lay半夜醒来会觉得有些难过。

患者得过且过乐在其中,可是他是医生,他很清楚,白白喜欢他,不过也是他自动抽离出来的典型人格罢了。

6.

白白已经好很多了,快像个正常人一样,不过Lay一直没有放弃完全治好他的努力。

最近,Lay联系了他的博士生导师Kasper求助。远在澳洲的Kasper教授看了传真病例后,表示有种方法可与一试。

白白见到Kasper有些害怕,坐到椅子上还是紧紧抓着Lay的手不放。

Kasper笑着给他吃了糖果,还给他讲了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故事。

白白听着故事睡着了。

“现在,你到了镜子面前对吗?”

“嗯。”

“只有你一个人?”

“只有我一个人,Alice先进去了。”

“那告诉我,你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

白白闭着眼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梦呓般回答:“我……看不清,似乎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Lay看向Kasper教授,Kasper点点头,压低了声音道:“应该是残存的人格还在。”

“你跟着Alice进到镜子里,她在等你。”

“……我进去了。”

“你看到Alice了吗?”

“没有……她不在这儿……这里是一大片葡萄架……”

“这有人吗?”

“有,有一个小男孩……”

“你去跟他打个招呼,问问他叫什么名字。”

“他……他说,他叫Chan。”

7.

白白在Kasper教授的椅子上睡了很久,一直从午时睡了到日落。

他闭着眼说了很多,从他和Chan小时候相识,长大,相爱,直到分别。

最后,他闭着眼,却仍然哭了出来。

Lay的手甚至被他用力握出了红色的印子。

Lay有些担心,Kasper示意他不要说话。

“别着急,告诉我,刚刚,Chan说了什么。”

“他说……他说……”

白白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椅子在他身下发出了咯咯的响声,Lay有些慌,赶忙弯下身抱住他,一边摸着他的头,一边不住的说道:“别怕……白白别怕……我在,我在这里……”

Lay安抚了很久,白白才重新安静下来,Lay细心的帮他擦干脸上的泪,重新让他在椅子上躺好。

“别怕,安静下来。现在告诉我,你从镜子里出来了吗?”

白白带着鼻音嗯了一声。

“镜子里有什么?”

“……是……是我自己。”

Kasper打了个响指,白白突然睁开了眼睛。

8.

白白的人格找回来了。

恢复到原来的他对Lay谨慎而有礼,让Lay心里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感谢宴上,说起Kasper教授的心理引导时,白白无意中提到,他最后在镜子里看到的,除了清晰的他自己,第一次看到的那个模糊的影子也还在。

影子……还在?

Lay突然心里一凉。

当夜,Lay便定了去澳洲的机票。

Kasper教授听了他的描述,面色有些凝重。在他的心理引导中,镜子里所反映出的应该就是患者的人格。

如果镜子里有不止一个人的话……那只能说明,白白现在,有着两个人格。

其实他们都错了。

第一次在镜子里出现的,不是白白主人格的残留,而是他和Lay在一起时形成的不完全的新人格。

9.

寥寂的水面上写满鸟鸣。

枝上的花还小,春日的阳光滴在屋檐上,能听到梦里的水声。

爱是水里痛苦的黄金,

寂寞的夜落在脸上,青草长满了山坡。

春风过来,却绕开了我的灵魂。

10.

Lay从机场赶回来的时候,白白正蹲在诊疗所院子里的水潭边,手里拿着一朵盛放的红色蔷薇。

他现在不认识任何人,听不到任何人说话,也不会做出任何回答。

他彻彻底底的疯了。

Lay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他看见白白撕下一片花瓣,嘴里念道“Lay”,又撕下一片花瓣,嘴里念道“Chan”。

Lay颤抖着把他抱进怀里,白白在Lay的肩膀上愣愣地看着天空,喃喃着问。

你说。人只有一个,怎么会唯一地喜欢两个人呢。

【尾声】

爱上你,是我的非典型性人格。

————————————————————

1.“你的脸……出现……”:是庞德的诗,一版译文是“人群中这些脸幽灵般显现,湿漉漉的枝干上开满花瓣。”

2.开头结尾的其实都是来源于一些现代诗。。不过是凭记忆写的。。大概有几首揉在一起这种吧。。。也不太记得请具体谁是谁的了。。恩。。就酱。

评论(8)
热度(45)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