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True Lies

既然AI是仿照人类而造,可为什么不给他们爱的机会?

//////////////////////////////////////////////////

1.

 

Lay在门口徘徊了很久,手里不住翻转着身份识别牌。最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有些颤抖地抬起手,将卡片放上了感应器。

 

感应器的红灯闪烁了两下,变成了绿色。白色的门在他面前悄无声息的打开,好听的系统提示音响起:

 

“晚上好,身份验证通过,啵啵虎1.0欢迎您。”

 

Lay心里一松,看来破解成功了。

 

他推开门,小心地走了进去。

 

里面是个纯白的房间,没有什么摆设,0和1组成的数字串在他周围高速流动,如果仔细的话还能听到细微的电流声。

 

房间里已经有了一些人,他们随着字符串移动,身形模糊不清,像打了马赛克,只有头上显示着“系统用户1”、“系统用户2”的字样。

 

Lay看了看自己头上,ID写的是“游客”,他悄悄走到角落里,不动声色地改成了跟那些人一样的格式。

 

他在房间里随意走着,仔细地来回观察。除了他进来的那个,这里还有很多个出口,不过每个通道都已经用字符串设好了门障,看来只准许特定人员进出;还有些地方用红色的数据流扯着横条,上面标着大大的“Warning”,安保权限很高,根本不让靠近。

 

整个房间的最前面有一张雪白的长凳,坐着的应该是管理员,那些顶着“系统用户”名字的人在他面前排了长长的队。

 

Lay走过去,排在了最后一个。

 

据公开测试数据显示,啵啵虎1.0的浮点运算速度已经达到每秒147.69千万亿次,是目前最为先进的人工智能系统。

 

研究者称,这是首个以人工智能为核心建立的防御机制,拥有主人格的人工智能将会在最大程度上保证数据库的安全。

 

很快,前面的人一个一个离开,Lay的手心微微有些出汗,到他了。

 

管理员是个长得很是清秀的男孩子,穿着纯白的研究服,嘴边别了一支黑色的麦克风,端坐在凳子上。他外衫里套了件高领毛衣,领口绣着04的字样,衬得脸越发精致。

 

见到Lay,他笑起来,眼睛弯成了月牙形状,露出了整齐洁白的牙齿。

 

“您好,我是人工智能啵啵虎,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Lay没有说话。他的眼睛盯在啵啵虎身上,他要找一样东西。

 

没有得到下一步指令,啵啵虎只好停了下来,他看着Lay,保持着微笑,眼睛里的数据流飞速计算着,似乎在判断周围环境。

 

少年心脏处的指示灯以极高的频次闪烁着。啵啵虎想了一会儿,好像知道了什么,对着不说话的Lay笑着提示道:“如果您不方便打字,可以用语音告诉我您的问题,我能够听懂。”

 

Lay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眼睛移了下来,直直地盯着他的心脏。

 

刚诞生不久的人工智能对眼前的用户有些疑惑——他的系统正在后台进行大量运算,可还是无法分析出当前用户的意图。

 

Lay认准了他的心脏。他沉着眼睛走近了些,试探性伸出手,抚上了啵啵虎的胸口。

 

管理员少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又看了看Lay,似乎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Lay见他没有反应,微微松了口气,正当他准备开始安装破解程序时,啵啵虎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对不起,您没有访问权限。”

 

2.

 

Lay是个黑客。

 

有人出了天价,雇他去号称绝对安全的防御系统中窃取一份机密数据。

 

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成功入侵了最外围的防御系统。

 

没想到的是,内部的管理系统的最高权限居然全部授予AI控制,这让他感觉有点棘手。

 

他能破解最复杂的程序,可是却不知道如何对待人。

 

他决定再去一次。

 

他成功进到房间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里面没有其他用户,只有啵啵虎一个人。

 

Lay像上次一样修改了自己的ID,朝着他走了过去。

 

啵啵虎见到他有一瞬间的迟疑,很快,他对着Lay笑了笑:“你改了ID。可是我记得你,你是想偷走我数据的人。”

 

“不过防御系统认可你的身份,你就是我的客人。”

 

Lay有些吃惊。——啵啵虎系统的自我进化的速度好快,不过几天时间,他似乎已经学会了人类的交流方式。

 

啵啵虎看到他不说话,似乎有点不高兴:“你不要总是不说话,你这样,我的系统分析不出来。”

 

Lay张了张嘴,却只发出“嗯”地一声。

 

虽然只有一个字,啵啵虎听到他的回答后还是开心地笑了笑,他对Lay说:“我一个人在这里很孤独,你能不能常来看看我?”

 

Lay看着他的眼睛,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3.

 

Lay那之后常去找啵啵虎,啵啵虎把他当作自己唯一的朋友。

 

啵啵虎说,那些来找他提交数据的人都隐瞒着自己的身份,他很想跟他们说话,可是那些人都不理他,只有Lay例外。

 

Lay耸耸肩,因为你是级别最高的安全系统,系统该为人服务,而不是跟人交流。

 

啵啵虎有些难过的问,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要把我造成人的样子呢。

 

Lay不知道该说什么。

 

啵啵虎从诞生起就是作为数据管理员,他其实很想去外面玩,想到人类的世界去看看。他的内存里有最丰富的资料,可是那些对他来说只不过是0和1组成的数据,他想亲眼去看一看那些名著是如何写成,那些房子是如何建造起来的,那些人是如何生活的。

 

Lay想了想,下一次来的时候带给了他一段视频。

 

是他的24小时。

 

早上,他起床,洗漱,看新闻,然后出门到楼下买煎饼果子吃。上午到图书馆上网读书,下午到咖啡店喝了杯拿铁,静静地看着门外人来人往,车辆川流不息。晚上的时候,他去地摊上喝了一瓶啤酒,吃了二十块钱的烤串。回去路上还遇到了撒酒疯的司机和查酒驾的交警闹腾。夜里到家,他打开电脑,登录进了系统。

 

啵啵虎带着笑把他的视频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最后做了好几层加密处理储存进了自己的心脏。

 

Lay不经意的问,那你的一天呢。

 

啵啵虎想了想,我的一天也有24小时,可我只有两件事,等你,或者见你。

 

Lay突然失语了。

 

Lay后来来的时候,总会尽力搜寻些有趣的事情讲给他听。

 

也许是大街小巷的碎嘴,也许是新上的电影,也许是一首爱情诗。

 

“我的宿命分为两段,未遇见你时,和遇见你之后。”

 

“你治好我的忧郁,而后赐予我悲伤。”

 

“忧郁和悲伤之间的片刻欢喜,透支了我生命全部的热情储蓄。”

 

Lay同他读完,啵啵虎托着腮突然说,你可不可以亲亲我,就一次,像诗歌里写的那样。

 

我也想有这样的欢喜。

 

Lay不说话。

 

啵啵虎说,真的,遇到你之前,我很孤独,遇到你之后,我觉得很高兴。

 

Lay躲开他的眼神,匆匆离开了。

 

 

4.

 

Lay一直没能拿到数据。有一次,雇主告诉他,人工智能只有一个缺点。

 

——他们分不清真实和谎言。

 

Lay回去之后给了啵啵虎一个方程式。

 

r=a(1-sinx)

 

是笛卡尔写在方程里的爱情。

 

啵啵虎抱住了他,眼睛亮亮的,把头埋在他脖颈里说,你特别好,我特别喜欢你。

 

Lay攥紧了手,他顿了一下,说,我给了你爱情,你也要给我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你的心。

 

啵啵虎皱了皱鼻子,有些疑惑的歪着脑袋想了想,最后,他仿佛恍然大悟,我知道!书里都这么写,你给我爱情,我给你我的心。

 

Lay嗯了一声,别过头去,错开了他的视线。

 

啵啵虎指了指自己胸口闪烁的灯,对Lay说,你只有十秒钟拿走它。

 

Lay犹豫了一下,说,时间不够。

 

不是我不帮你,我的最高权限只有十秒,否则会自动触发警报系统的。

 

Lay想了想说,好。

 

啵啵虎脱下上衣,少年白皙清瘦的胸膛上有一个小小的方形门,里面隐约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各色数据流——那是整个安全系统的核心。

 

Lay低着头将破解程序装上去,啵啵虎猝不及防的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Lay愣了几秒,啵啵虎甜甜地吐了下舌头,脸上带着满足的笑。他一手打开了自己的心脏,一手开始计数。

 

十,九,八——

 

啵啵虎看着Lay装在自己胸口的破解程序正在缓慢读条。

 

98%……

 

99%……

 

99.9%……

 

三,二——

 

100%!

 

啵啵虎还没来得及数完,只觉得眼前突然一黑,后台系统在一瞬间全部停止了。

 

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Lay温柔的摸上他的下巴,毫不留情的按下了强制关机键。

 

Lay……骗他。

 

Lay的程序不是在提取数据,而是关闭了他的中央处理器。

 

啵啵虎的系统彻底瘫痪了。

 

5.

 

第二天早上,Lay打开电视,各个频道全都在滚动播放着同一条新闻:

 

“今日凌晨时分,号称最安全的安保系统遭到不明黑客攻击,出现了长达五分钟的系统瘫痪,内部的商业机密文件大量丢失,具体损失数额还在计算当中……此次事件再度掀起人们关于人工智能是否能替代人类进行安保的讨论,相关人员表示会对人工智能进行再度评测和修复……”

 

后续报道中,科研人员经过测评,认为啵啵虎系统1.0的应用语言学模块和感情触发模块出现严重的判断失误,这是导致这次事故的主要原因。经过清除和重组后,新版啵啵虎2.0系统将会去除感情触发功能,以便更好的为用户提供服务。

 

Lay后来听说,啵啵虎1.0的中央处理器中本来保留有一份重要的视频文件,很可能与入侵的黑客有关,不过这份文件经过了极为复杂的加密算法处理,研究人员破译错误后,便自动销毁了。

 

6.

 

Lay用全部的钱回购了被销毁的啵啵虎1.0系统废料。

 

此后的日子里,他耗尽心力,夜以继日的伏在电脑前,只希望能重新复原他。

 

——“人工智能只有一个缺点,他们分不清真实与谎言。”

 

Lay常常会想。

那个方程里,他给出去的爱情,真的是假的吗。

——————————

之前看到一个关于AI的短篇,大概是说女主人家里有个人工智能机器人,负责做饭,打扫和照顾孩子。女主人喜欢叫她的小宝宝“chicken“,有一次,女主买了鸡肉放到冰箱里,叮嘱机器人说让它晚上把鸡肉做成晚饭。晚上,女主人回来,机器人正在厨房,她去看自己的宝宝,发现摇篮里用被子盖着的是她放在冰箱里的那只烤鸡。

这个也是,Lay作为黑客,偷换了人类语言中的“心”的概念,偷走了啵啵虎的放在“心脏”里的数据。

爱情诗是西贝的《路人》。

评论(7)
热度(91)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