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红银】人间多情(4)


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然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

『第五章   慧极必伤』

年末。月至死魄,人间落雪了。

阴间也跟着下起白鹅毛来,铺了满路,纷纷扬扬的,不肯停。

还是黑色的界水,还是白色的长安道。黑白之间,还是那个红色的人。

红官撑着把月白的布伞,站在渡口,静默地看着黑黢黢的河水。他清俊的脸苍白得近乎透明,漆黑如墨的眼睛低垂着,眉宇之间还隐隐泛着灰。

风大了,卷起了细小的雪粒,他有些畏寒得将手拢进了袖子里,背着风轻咳了两声。

今夜是人间的除夕。红官又抬眼看了看,界水上一片死寂,半点动静也没有。除夕是一年当中最热闹的时候,即便是只吊着一口气的人,也总想熬着,熬着熬着,等熬过了这个好日子再走。

“别等了,今年不会有生魂来了。”

善恶使抱着长刀靠在不远的一棵相思树上,歪斜着身子看过来,雪把他的头发和肩膀都染上了一层白,整个人看上去像是要隐进了风雪中。

他用力抖了抖肩膀,好让雪落下来,随口问道:“那人走了?”

红官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命官老头儿还在息魂柱顶上整天拿着竹筒子哄人呢?”

红官也不看他,又嗯了一声。善恶使嗤笑一声,“明明是他早就定好了事情,还故意让人抽来抽去的。尽找麻烦。”

红官晃了晃伞,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的伞上落了好厚一层雪,轻轻一动就簌簌的落下来。

不凑巧的是,风恰好卷着雪粒子进了他的肺,顿时惹得他不住地咳嗽起来。那咳嗽似乎来势汹汹,明着要他不好受。红官皱着眉,捂着心口,手里的伞也跟着身体剧烈晃动着,似是要将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善恶使似乎没想到会这样,快步走了过来,轻轻帮他拍打着后背,不留神摸到他的肩膀,善恶使忽地脸色一变,有些难以置信的问,“你的命火怎么缺了一个?”

红官一手紧紧抓着善恶使,深深弯着腰,咳得说不出话来,他眼里憋出了泪,亮晶晶的,苍白的脸颊上倒是多了些血色。

等终于顺过来了气,他才堪堪答道,“那……那个人命里少一味火……”

善恶使看着他的模样,十分无奈,“你也是舍得,头上和两肩处的三味火是人的精魂所在,你这样贸然给他,免不了会伤到自己。”

红官已经咳了过来,人也顺畅多了,他松开善恶使,缓了口气,“他年纪轻轻便早亡了,就是因为命里缺了这味火,就这样去轮回的话,下辈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说到这里,红官顿了顿,“更何况,王银从命官那里抽到了青枝。”

“青枝?”善恶使有些诧异。青枝传说是由上古之神留下的,性温,却能引燃命火。原本,命火守着人的元首和两肩,谁也拿不去,谁的就是谁的。命火旺了,命格就稳,人过得就好,命火小了或者缺了,命格就弱,人自然活得坎坷。命格无法改变——除非能找到青枝。拿到青枝,就能把人的命火拿下来,甚至还能从别人身上引给自己。

“那么稀有的东西,也亏得是让他抽到了。”

红官不动声色的抹了把嘴边咳出来的血丝,眉眼之间看不出表情,“这样也好。”

善恶使看到他重新撑起月白布伞,小心地将衣服上刚刚弄皱的地方抹平,又如同千百个日夜他一直的那样,重新直起腰,站在了渡口。

他除了深深地叹了口气,其他的竟什么也不能做。

他曾无数次站在相思树下看到过他的背影。单薄而又孤独。

永生永世的徘徊在两界边缘,明明是最没有人味儿的孤鬼,却始终穿着最热闹的红色。

很多年前,那个刚到阴间的生魂不肯轮回,他望着天河之上的人间,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虽然短暂,但对凡人来讲却很漫长的一生。早已被咀嚼到无味的生前,筛掉了零碎细琐的寡淡,到最后剩下的,只是那些痛苦不堪的往事——家族留给他的无法逃脱的责任,好兄弟强加给他的民族大义,和眼睁睁看着至亲之人死在怀里的椎心泣血。这些事在他的心里兵荒马乱,磨走了他对人世最后的一点留恋。后来,他绝望地挖出了自己的早已千疮百孔的心,将它深深埋到了长安道的第一棵相思树下。

此后,没有了曾经的亡者生魂,阴间多了一位红官。

红官总是一副淡淡的表情,脸上波澜不惊,待人温和谦逊,该有的礼数一样不少。他记得向每一个人问好,也会安慰害怕哭泣的新魂,甚是每次路过栈桥都会带几片纸钱,将陶罐里亡鬼的执念放进天河,送往人间。他一直守在界河渡口,多少年如一日,接引着从阳世而来的生魂,温和的念着他们的名字,然后送他们前去轮回。

那个曾经对着天河痛苦号哭到失声的孤鬼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

他在渡口的风里,执着的穿一身刺眼的红衣,身影单薄而寂寞,明明只是一介微小的孤鬼,善恶使却总觉得他身上承载着洪荒和山海的阔大。他的身体里应该睡有长歌当哭的号角,而他的孤独却翻滚出比山鬼招魂还要古老的浩然来。

他将自己囚禁在人世边缘。以洞彻世事的一双眼,折磨着自己,也对峙着人间。

就像现在一样。

善恶使回过神来,红官的手在冷风中已经被冻得有些麻,几乎要拿不住伞了。他搓了搓手,却隐约听到了什么声音。

“除夕了。人间在放爆竹呢。”

红官闻言抬起头,天河在高高的头顶安静地流淌,今夜,里面看不清月亮,满眼的都是人间盈盈烁烁的灯火。那头的人间有人在放河灯,一盏又一盏的莲花灯最后都汇集到天河里走,带着放灯人最绵长的思念,悠悠向下,直到把相思说给亡魂听。

那上面有的写了“世事清平”,有的写了“良人安好”,到了天河水底,便掉下来了。

爆竹声,小孩子的嬉闹声,锅碗瓢盆的撞击声,临风对酒的歌声,温柔女子的调笑声,也都跟着透了下来,热热闹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烟火气和人气,像嫘祖高高扬起来的彩缎,不过一个落下的功夫,就将天河染成了秋水长天的颜色。

善恶使的脸上也带了几分暖意,他好像是对着红官,又好像是在说给自己听,“晨钟暮鼓,人间烟火。好好过平凡人的日子,不好吗?”

油盐在御,烟火亲人,琴棋书画,赌书泼茶,不好吗。

一段很长很长的沉默,久到善恶使都以为红官不会回答了。

落在风里,一声深到骨子里的叹息。

“我实在是……活得太久了啊……”

这声叹息,好像歌女唱到最后时没有合住的拍子,也好像剑客与高手过招时错了势的剑招,让人觉得深深的遗憾。无可奈何,也无法挽回的,遗憾。

“红官,你太聪明了。”善恶使忍不住闭上了眼。

他转过了身,红官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有声音传过来,“其实,人生在世,有两件事不能看得太透。”

“一是生死,二是善恶。”

“一旦看得太透,有些事自然就变简单了,你就只记得了所谓的大事,再也看不见零碎的小事。”

“可这生死和善恶之间,又岂止是只有几件事的呢。”

善恶使重新回身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小小的乌木盒子。那盒子外还有新泥,一看就是刚从地下挖出来的。

他摸了摸上面的锁,盒子便应声打开了。露出了里面仍在跳动的,布满伤痕的心,“古时,天帝为混沌开智,日凿一窍。七窍成,混沌死。”

善恶使的眼神里充满了悲悯和同情,“而你的一颗心上却有九窍。红官,你把这人世看得太透,该多么痛苦?”

玲珑心回到了该在的地方。无数被压抑和尘封的复杂感情暴水般袭来,红官突然弯着腰捂住了胸口,痛得说不出话来。

善恶使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好像这样能让他舒服一些,

“你也在想人间吧,不然为什么每次过栈桥,都要收几张纸钱,折成小船放进天河呢?”

“还有王银,你竟然这么喜欢他……既然如此,怎么不跟他一起走?”

红官好像缓了过来了,慢慢扶着膝盖直起了腰,心口没有了起初的痛寒,渐渐的似乎有些暖意了。

喜……欢……

喜欢……

喜欢。

他……他的确很喜欢王银。

为什么呢?

好像没什么惊天动地的理由,只是没来由的,就喜欢上了,特别的,喜欢。

也许是长安道上他对好人更多莫名其妙的相信,也许是柜木地界他心里的笑声,也或许只是他在息魂柱顶回忆的那些不值一提的生前小事。

他生前并不是安享寿数,也并没有寿终正寝,算不得好命。红官本来以为他也会像来到阴间的大多数人一样。或是悔恨生前虚度,或是咒骂人世不公,亦或是在看透一切的绝望中放弃轮回。

没想到,王银记挂的是他的弹弓,他的玩具店,他的藕花荷香,冬日鸡汤。

红官都差点忘了人间除了失格,还有多情。

“你可能不知道……我有很多好玩的事……”

不知道?他怎么不知道?草长莺飞之时,与三两好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山风吹开酒上书,兴来点检古人歌,调笑几番,感慨几声,便就是浮生一日。

只是,这些零碎小事,大都被他遗忘了。

可是王银记得,一件一件都记得,舍不得忘,还要讲给他听。

大抵心存美好的人,活得最后,记得的都是人世的善意。

在阴暗和绝望里活了太久的孤鬼,看到了人间的阳光,也忍不住,想要伸手碰一碰。

他悄悄地喜欢王银,小心翼翼的藏起来自己的心思。一直习惯了压抑痛苦,在美好到来时,他手忙脚乱,竟然不知道该拿什么来接。

摸一摸他的脸,帮他正一正额带,在栈桥上拉起他的手,贪恋他身上的一点温度。无数次,红官不动声色又万分狂喜。而到王银最后离去时,他再也忍不住。

不顾一切的,吻上了他,也把命火度给了他。

把命格给他,也把自己的私心给他。

他突然后悔了。

善恶使看到红官楞楞的,他的手一松,精致的雪白布伞落在了雪里。

“王……王银走了……有多久了?”

善恶使笑了。

“没多久。你现在追去。还来得及。”

『第六章   多情慰风尘』

红官匆匆的向着息魂柱顶走去,顾不得平日里温和儒雅的样子,他越走越快,渐渐跑了起来,呼呼的风声蹿过他的耳边,心在胸口跳得怦怦。

他跑上息魂柱顶,笑得满脸皱纹的命官指着通往人间的长长栈道,“快去吧,你若是不来,那孩子恐怕永远都会等在那里了。”

通往人间的栈道好长,直到到尽头的那棵杏树下,红官才终于看到了王银——那个小小的,穿着银色衣服,一蹦一蹦在等着他的人。

他没走。他一直在等他。

看到红官,王银便对着他笑了起来。

他的眸子里带着人间的春秋与风雨,每眨一下眼睛,就溢出满满的春色来。

红官听到他笑着说,“除夕已经过了,到人间的时候就是春天了。”

王银走过来,小心的拉起来他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就像他在栈桥上拉起他一样。

“跟着我哦,不要走丢了。”

天河清亮,安静地照前往轮回的路。

对于这个守了无数日子的地方,红官却没有再回头。他的眼睛温柔地看着王银和人间,再也不肯移开。

人间多情人,足以慰风尘。

评论(10)
热度(48)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