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全员】『圆桌骑士Teaser』山海冢往事

蛋白线为主的全员向~~

只是预告啦。。人都没出来全~~也算是考试期的一个摸鱼~

除了蛋白我居然不敢打其他tag【二哈】

未来/机甲/骑士向~请避雷(*/ω\*)

/////////////////////////////

海面辽阔,时时有鲸歌。

海天相接之处,夕阳尚未完全沉下,红色的余温铺在旷海上,丝丝缕缕的颜色,一边向更深处延伸,一边缓缓地消失着。

海域很大,就会很安静,除了海风呼呼,就是海浪涌到脚下的声音。如果鲸鱼游过,也许还能听到鲸歌——来自旷海深处的,古老而肃穆的歌声。

旷海上有一座岛,名为古鲸岛。

它是一副巨大的鲸鱼骨架,也是这片海域中最古老的东西,经过了亿万年前的那次海陆变迁,它最后在海上漂成了一座孤岛,孤独而肃穆地沉睡至今。

辽阔的旷海将帝国大陆毫不留情地一分为二,于是东大陆和西大陆便只能隔着桑南海沟遥遥相望着。“桑南”在古语中是“深不见底”的意思。的确,桑南海沟是旷海最深的地方,传说,山在这里陨殁之后,海从这里出生。

古鲸岛为山海立碑,因此,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山海冢。

Sommar推开了透明材质的门,腥咸的海风顿时扑面而来。她推了推眼镜,看向远处,古鲸岛的最高的主椎骨正随着日落慢慢移动,马上就到了正西方。

古鲸岛处于旷海上暗流交汇的中心,来自深海的巨大力量无声地推动着古鲸岛缓缓转动,以主椎骨为参照,一个太阳日正好是岛屿转动的一个周期。

马上日落了,是时候去叫世勋回来了。

古鲸岛上土壤很少,几乎都是以裸露的巨骨作为径道,Sommar提着长裙,艰难地走在泛白的骨头上。从周围沉默安静的Knightmare中小心翼翼地穿过。

这条道两侧跪坐的Knightmare,是早期帝国的第一代人型战斗机甲,曾分属不同的圆桌骑士,后来的歌谣中不断传唱着它们的名字,纪念着它们为帝国创立而立下的功劳。而时间久远,如今,这些没有主人的knightmare大多已经锈迹斑斑,身上布满了青苔和藻荇,在这座岛上沉默着等待死去。

一台knightmare只追随一位骑士,就像一位骑士一生只宣誓效忠一位王一样。

Sommar每次看到这些Knightmare,心里都会泛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愫,有时甚至会忍不住去抚摸它们,安慰它们。

她曾经是帝国最好的机甲设计师,她创造它们,赋予它们存在的意义,如今却要亲眼看着它们死去。

Planetarum帝国在这片大陆上建立伊始,便把山海冢作为皇家陵园,所有为帝国做出贡献的Knightmare在它所效忠的骑士死去后,都会被送到这里,交由山海和时间风化,最后腐朽死去。

这是公认的给Knightmare的最高的荣誉,可Sommar总觉得有些残忍。

Sommar穿过了鱼骨小径,此时,太阳完全落下,古鲸岛的主椎骨已经转到了正西方。她想寻找世勋,一抬头,首先看到的却是Unicorn。

她微微的笑起来,Unicorn是最新代的Knightmare,诞生不过十几年,各项功能都很出色,也很年轻,它曾隶属帝国第三骑士Lay,是Sommar的导师Kasper精心设计的作品。

通身银白的Unicorn正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头顶有一只尖尖的犄角,此时在月色下好像泛着一层淡淡的光。

时间还没有在它的表面留下什么痕迹,此时,它正在古鲸岛的一根骨柱之上,带着第三骑士Lay留给它的帝国最高荣誉,静默而孤独地跪坐着。

“Sommar,是你来了吗?”

声音远远地传来,Sommar回过神,是世勋在叫她。

世勋就站在Unicorn旁边的一根骨柱上,和他一起的是另一台Knightmare——黑红色的Twilight。

月亮升起来了,很大,很亮,刚好在世勋的身后。从地上看,世勋穿着黑色的风衣,眼上蒙着厚厚的方巾,他一手扶着Twilight的钢铁手臂,一手抚摸着它,海风吹得他的衣角不住翻飞,好像要把衣服吹开了去。

Sommar仰着头大声答道,“是我!之前约好的一位历史学家马上就到,得回去了!”

骨柱上的世勋把眼睛上的方巾紧了紧,有些留恋地最后抚摸了一下Twilight,然后便摸索着坐上停在一边的悬浮轮椅,缓缓地降到了地面。

Sommar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推起他朝着来的方向走去。

一边走,Sommar看到世勋有意无意地把手搭在眼睛上,不由得忧心问道,“你的眼睛好些了吗?刚刚没有见到光吧。”

世勋扬起清瘦的下巴,对着她点点头,“没有。不用担心。”

Sommar觉得世勋的声音不同往常,又看不清夜色里他的表情,她犹豫着说,“如果……如果你不想提起那些事情的话,现在也可以回绝那位历史学家。”

世勋没有马上回答,路上突然安静下来,静得Sommar只能听到自己的鞋子踩上古鲸骨头的哒哒声。

过了很久,仿佛是经过了激烈的心理斗争,世勋重新开口,“……总有人该说出这一切,”他顿了一下,“而且,也许只有我知道这些了。”

Sommar理解地点点头。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没有再说话。

到了屋子的时候,那位约好的历史学家已经等在门口了。没想到的是这位历史学家居然是位年纪看着不大的女孩子,带着眼镜,文文静静的,手里还拿着芯片本和电脑。

世勋和Sommar为他们的迟到道了歉,历史学家笑了笑表示不用介意,还再次感谢了二人愿意接受她的冒昧来访。

把历史学家请进屋子后,Sommar帮世勋安顿好,又给这位学者倒了热茶。

历史学家打开电脑,插好芯片本,屏幕上已经开始运作影像录制的程序了。

“您好,我叫爱丽,是帝国历史研究所的研究员,听闻您曾经效力于第八骑士团,同圆桌骑士们一起经过了旷海之战和自由革命?”

世勋下意识地抿了下嘴唇,点了点头。名为爱丽的历史学家突然有些抱歉地笑了笑,低头道,“我的爱人曾在第四骑士团,是一名贤骑。”

她的声音里有掩藏不住的悲伤,“他牺牲在最后的阿瓦隆之役中。”

世勋说了声节哀,摸索着从旁边的面巾纸盒中抽出一张纸,“我的眼睛也是在那个时候受伤的。”

Sommar帮他递给了爱丽,安慰道,“你的爱人是为荣誉而死的。”

爱丽点了点头,道了谢,接过了面巾纸,整理了一下情绪,重新说道,“是这样的,我正在收集有关圆桌骑士的资料,为这段历史存档,如果您能讲一下当时的详细情况,那真是最好不过了。”

世勋点了点头。他端起手边的热茶,微微扬起下巴,好像陷入了沉思,

“那真是……很长很长的一段故事了……”

——————————————————
1.knightmare这个名称是借鉴了『叛逆的鲁鲁修』对于人形战斗机甲的称呼,意思是『骑士的马』

2.Sommar是 @Sommar Cellach (*/ω\*),小小的圣诞贺文~

3.骑士的排位是按照年龄的,除了灿烈是首席外,其他从一到八这样子。(*/ω\*)

4.文里出现的两个,老张的机甲名为Unicorn,是独角兽。54的机甲名为Twilight,是暮光。

评论(5)
热度(14)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