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主蛋白/灿嘟/橙包】锥朝纪事(1)

主线蛋白。副线灿嘟。橙包。有轻微灿白向~

小甜饼风。本来拒绝小甜饼的TTT但是最近比较艰难突然就爱上了小甜饼hhhh

也是有栖霞剩山君的宫斗篇和之前舍友脑洞的诱发~

具体历史细节因为并不准备考据,所以不要认真!!大家乐一乐就好><

////////////////////////////////////

1.

上个月,锥朝第六十四位皇帝灿烈登基了。

大金尚书很头疼,小金尚书很头疼,张将军也很头疼,因为他们都被先皇托孤了。

先皇生前独独钟情皇后一人,三宫六院除了椒房殿全空着。为了让皇后彻底放心,先皇身边连个宫女儿都不敢用,清一色全是太监,还全是老太监。

婚后不久,皇后头胎生了个小公主,取名宥拉,没几年,又添了个儿子,就是如今的新皇,灿烈。

小灿烈出生的时候没少折腾皇后,皇后生生疼了一宿才生出来,那之后,先皇心疼皇后受苦,说什么也不肯再要娃。

苦命的皇后去的早,先皇临终前的十分钟遗嘱中有八分钟是在怀念皇后如何德才兼备温柔贤淑端庄雅致,两人如何琴瑟和谐鸾凤和鸣举案齐眉,到最后两分钟才想起来托孤的事情。结果托到一半,先皇突然又发现之前没交代和皇后合葬的事,于是最后留给皇子灿烈的只剩下了半分钟。

“我家不肖皇儿就托付给你们了……大金尚书……小金尚书……张将军……边……边……”

下面跪着的一排大臣竖直了耳朵听,结果,先皇两眼一翻,没“边”完就驾崩了。

事后众大臣哭完了丧词,转身就聚在了中书省里一起研究先皇这没说完的遗旨到底怎么写。

本来按照跪成一排从左到右的顺序,依次是礼部尚书金珉锡,刑部尚书金俊勉,骠骑大将军张艺兴,丞相边伯贤,吏部尚书金钟大,户部尚书都璟秀。

据张将军分析,先皇应该是准备集体点名一遍的,无奈阎王召得急,边丞相的名字都没说完就嗝屁了。

负责拟旨的姜吉俊翰林在屋里头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找不到自己的上司丞相大人,他就死死抓住张将军的袖子不肯松:“将军你可一定要给我指条明路,这丞相的名字说了一半,那我写还是不写啊QAQ”

躲在众人身后的边丞相忍不住长叹一声,这娃也跟着他在中书省做事有些日子了,怎么就不长眼力劲儿呢!

张将军刚准备开口,就被冷不丁冲出来的边丞相一把挤开了,边丞相不由分说的夺下姜翰林的手,脸上表情极其沉痛:“小姜大人啊,我们为人臣子,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你明白吗?”

小姜大人仰着哭花的脸,老老实实的吸着鼻涕,问自己重新出现的上司:“那怎么才算实事求是啊?”

边丞相一脸严肃,“就是先皇没点出来我的名,你就千万不能写我。”

万一被托孤了他就得好好辅佐,鞠躬尽瘁死都不能已,还怎么带着新登基的灿烈浪?

边丞相接连下来的便是些听起来很有道理的话,什么“实事求是恪守准则”,什么“圣意幽深不可揣测”,忽悠的在场的各部大臣都信了邪教,纷纷惊叹边丞相的做人之道,厅堂内外充满了赞赏的空气。

张将军听得一脸萌比却无法反驳。

小姜大人从前辈处得了新的职场成功经,千恩万谢地走了。于是在最后颁布的圣旨里,被托孤的只有大金尚书,小金尚书和张将军三个人。

事实上,众位被先皇“强行托孤”,以及“强行托孤未遂”的大臣们,都是官宦世家出身的公子哥,跟皇子灿烈的生辰差不了几个月,大家都是一起打过手心罚过跪的过命交情。

事情是这样的,皇子灿烈小时候没有玩伴,整天哭闹,皇后被吵得不行,就让先皇把朝中各位老臣家的同龄公子们请到宫里,和皇子一起读书。

好家伙,一下子凑了九个熊孩子,可把老太傅愁坏了,本来保养的还不错的黑发一个月后白的一根都没剩下。

先皇落了个清静,乐得眉开眼笑,整天和皇后你侬我侬酱酱酿酿,搞得同样清静了的众位老臣无心政事,也只想回家和自己夫人你侬我侬酱酱酿酿。后来,老臣们哭着喊着上书辞官,纷纷跑回去养老。当然,至于先皇也跟风闹着要退位归隐,结果被皇后罚了三天分床的事便都是后话了。

再后来,各位公子哥儿十年寒窗,拿着及格或不及格的结业文章从太傅手里熬到了毕业,考上了国家编制公务员,祸害阵地也终于从宫里的后花园转移到了朝堂之上。

2.

第一天上朝的灿烈皇帝其实是很紧张的,头天晚上,他特意在手心上记了上朝步骤的小抄,以防万一,他把小抄还给了御前侍卫妮妮一份。

果不其然,灿烈上朝时,说完“爱卿平身”就忘词了。而且因为太紧张,手上出汗还把手心的小抄也弄没了。

灿烈一手墨汁欲哭无泪,赶忙朝一旁的妮妮侍卫挤眉弄眼。可是妮妮明显没睡醒,头靠在了柱子上打瞌睡,完全没有看到他。灿烈多次努力无果,最后咬牙切齿的决定他下的第一道圣旨就是先扣完金钟仁一年份的俸禄。

不,扣一年零一个月的,不能轻易放过强迫症。

新皇上说完了“平身”就没了动静,底下的人不明状况,都弯着腰不敢抬头,只有深知灿烈尿性的边丞相看出了玄机。

四面无助的新皇上在边丞相的提示下终于想起来了要给大家赐座,边丞相一边坐着自己从灿烈那里独家定制的真丝软垫,一边感慨自己这双智慧的眼睛总是看到的太多。

新皇帝灿烈赐完座之后就开始上瓜子,上完瓜子上龙井,上完龙井还有御膳房出品的小点心,大家一边嗑瓜子一边听八卦。

礼部的大金尚书圆圆一只首先出列,顶着张欺骗年龄的包子脸。大眼睛眨巴眨巴,皇上啊,先皇驾崩不久,中秋不要大操大办,一切从简吧。

灿烈嘴里嗑了个瓜子,含糊不清的问,众爱卿怎么看?

张将军起身说,臣以为大金尚书所言极是。

软耳根的灿烈刚准备说好,边丞相一看苗头不对,赶紧吐了嘴里的瓜子皮站起来说,皇上三思!臣以为过节的祖训不能违,该办还得办啊!

灿烈看着拼命朝他挤眉弄眼的边丞相很是会意。

那个……朕觉得大金尚书和张将军说的很对,但是我选择听边丞相的。

边丞相满意地点点头,可不能一切从简,否则他好不容易搞来的西域杂耍团耍给谁看啊。

张将军一脸冷漠。

接着,刑部的小金尚书站出来哭诉,皇上啊,天牢里的犯人又满了,臣怎么办啊?

张将军说,臣以为不如大赦天下。

边丞相说,臣以为不如秋后问斩。

灿烈点点头,那谁,小金尚书啊,你先把你衣服领折一折,对,就是左边那个,压袍子里去了。朕觉得吧,张将军说的有理,边丞相也说的没错……

灿烈又看到边丞相在朝他使眼色。

……呃…那什么,这不是正好赶上天凉了嘛,不然还是听边丞相的吧。

边丞相继续满意的点点头,上次偷他钱袋的小毛贼还在天牢里关着呢,这仇 他不忘,这人不能放。

张将军一脸冷漠。

下一个,吏部的招财猫……啊呸,不是,吏部的倩倩大人笑成眯眯眼开始问了,皇上,过几日秋闱就结束了,长公主是否有意从三甲里挑个驸马啊?

张将军面无表情,长公主若是许配给状元郎,那必是极好的。

边丞相拍案而起,皇上!婚姻嫁娶之事宜找小吴大人啊!

张将军再次一脸冷漠。

御史大夫吴世勋被突然点到名字,赶紧手忙脚乱地跑出来扑通跪倒:“臣在 臣在!”

小吴大人在后排研究奶和茶的比例问题研究得太专心,听到点名条件反射就冲上前跪下了,然而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多亏就近的倩倩大人给他复述了一下这道送分题,小吴大人这才用奶包音自信满满的回话:“皇上放心!臣的红线馆风评良好口碑极佳!为京城媒人之最!一定会帮长公主找到如意驸马!”

灿烈满意的抹抹嘴打个饱嗝,财大气粗,“好嘞!找不到不罚!找到了有赏!诶说起来这个,公主出嫁要花不少钱吧,户部尚书呢?户部尚书来了没?”

众人齐刷刷回头看向同一个地方,都大人慢吞吞地从垫子上站起来。低着头走到大殿中间行礼,“臣在。”

灿烈一看到站起来的是都暻秀,刚起来的轩昂气势突然就瘪了,恩,不仅气没了,人还有点变怂。

都大人一言不发,身上的官服一丝不苟,规规矩矩的低头站着。

最可怕的是洋溢着瓜子味的空气也突然安静了。

灿烈挠了挠后脑勺,尴尬的咳了一声,舌头有些不利索,“呃……都大人……不是……都爱卿啊……朕能不能问一下最近国库情况怎么样呀……”

都大人一板一眼的回答,“回皇上,国库情况您不必费心,臣绝不会容人乱用的。”

“哦……”

那就是不能随便拿钱出去玩了。

灿烈偷偷看了一眼边丞相,边丞相果然也哭丧着脸在扶额。

当然,虽然有点小小的不愉快,总体上来说第一天上朝还是比较顺利的,大家在嗑瓜子喝茶水聊八卦中和和气气欢声笑语的度过了一个上午。

除了冷漠×3的张将军。

下朝后,张将军顶着一张黑脸,盘算着午饭要去吃家门口小摊上的的辣椒炒肉,好缓解一下冷漠的心情,结果刚下台阶听到身后有人笑嘻嘻的叫他,

“张将军留步啊,赏脸跟在下吃个饭呗?”

评论(14)
热度(53)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