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主蛋白/灿嘟/橙包】锥朝纪事(2)

一日多更的目标!

//////////////////////////////

3.

边丞相斜着身靠着台阶上的柱子,笑得唇红齿白人畜无害,“走啊走啊,去张将军府邸对面的那家酒楼怎么样?我请客。”

张将军看着边丞相的笑突然觉得牙疼。

当然最后张将军还是跟着边丞相去了,吃饭的地方离家近是一个原因,不用自己掏腰包是更重要的一个原因。

将军府离得宫门不远,主要是先皇考虑到这样救驾会比较方便,并不是因为其他大臣趁着将军出征的空档抢完了好地方,只剩下了这里。

主要吧,离皇宫太近的话,皇上在阳台上站着遛眼儿就能看到你在家院子里干什么,这没干什么还好,那万一干了什么,比如和夫人酱酱酿酿一下,还被皇上看到了,那就很尴尬了。

不过,没有夫人的张将军自然是没有这种尴尬的。

不仅没有一点尴尬,还特别乐在其中。据说府邸落成的时候,张将军贼高兴,一来劲儿,亲笔给自己题写了个牌匾,当天就刷了金粉挂上了大门。

先皇路过他家的时候,几次看不下去想给他换个,张将军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先皇。

今天,边丞相站在将军府门口,看着张将军自己亲笔题的牌匾,突然很能理解先皇的心情,但他还是十分违心的恭维,“将军好字啊!”

张将军十分诚恳的谦虚,“哪里哪里。”

边丞相看看将军府的掉漆大门,又看看对面花花绿绿的酒楼,大为遗憾,“将军府有点破啊,有年头了吧,真是辛苦将军了,不然改天我跟皇上说说给你翻修一下吧。”

“………”

张将军感觉牙又疼了。

其实吧,不是将军府破,主要是对面的酒楼太花哨。楼比楼,气死楼主。

对面酒楼叫“九四楼”,是个集酒楼,茶楼,饭楼,青楼于一体的高级娱乐场所,乃御史大夫小吴大人家的产业。

这个楼的名字起得很是玄妙,看似简单,背后总感觉有深刻的寓意,毕业文章不及格但是坚持学习的张将军为此特意去请教了小吴大人。

小吴大人尴尬地表示张将军真的多虑了,叫这个名字主要是因为这是他家第九十四处房产。

造成这样的误会让小吴大人还有点不好意思,于是随后的某天,小吴大人亲自给张将军送去了一张酒楼打折卡,凭卡消费,立打九八折。

张将军挠挠头问,九八折是什么意思啊。

小吴大人说,就是你在酒楼吃饭吃了一百两银子,拿着卡给钱只用给九十八两。

张将军说,可是我吃不了一百两那么多啊。

小吴大人说,哦,那吃不到就不给打折了。

所以那之后张将军一直不敢去九四楼吃饭,他盘算着等自己办婚宴的时候再去,届时多请点手下的弟兄,一定得吃够一百两,用了那张打折卡。

当然,边丞相才不管这些,一进门就财大气粗的点了一桌,直接把账头记到了中书省的公费上。

边丞相人长得小小一只,都坐不满九四楼的标准号椅子,夹菜的时候大半个身子趴在桌子上,张将军特别怀疑他坐上椅子是不是两条腿儿都踩不到地。

其实他跟边丞相并不是特别熟,同窗加同事,顶多也就是混个脸熟。

往事不堪回首,比较复杂,当年在老太傅手下一共招生了十二个娃,后来夭折了仨,正式入学的只有九个。

就这九个也把老太傅的黑发折腾白了。

大金尚书包子和吏部尚书倩倩属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组,是班里大家的抄作业主要来源。

小金尚书勉勉属于“我真的写作业了可是找不到了”组,每天自己乱的一团糟,桌上的东西也乱得一团糟,不是在笑着找作业,就是哭着在找作业。

户部尚书都暻秀属于“你不要惹我我也不惹你”组,眼神儿不好就爱把眼睛 瞪成你欠我八百两银子的样子,威慑气场辐射前后左右四张课桌,大家一般都不敢过去坐。人送称号“都大王”——前后课桌,莫非王土,敢坐上去者,非大王自己莫属。

御前侍卫妮妮属于“永远睡不醒但是武力值第一”组,文能睡到天荒地老,武能打到众人直不起腰。妮妮每天从练武场回来后就继续坐在最后一排睡觉,张小将军甚至没有看到他去上过厕所,这直接导致张将军小时候一直认为妮妮英勇神武,是不用上厕所的。

灿烈皇子和伯贤小公子属于“老夫求你们了哪怕消停一天也好啊怎么一下子没看住你们又闯祸了啊啊啊卧槽”组,反正就是学堂双煞,只有想不到,没有他们煞不到——给太傅的胡子扎过小辫儿,也给睡着的妮妮脸上画过黑圈儿;东捅过御膳房的蜂窝,西烧过皇家的藏书楼,南掉进过太湖的冰窟窿,北给宫墙上凿过大狗洞。边小公子尽出坏主意,灿烈皇子跟着一起狼狈为奸,两个祸害生生把老太傅折寿了十年。

灿烈皇子最喜欢跟边小公子玩,据说灿烈皇子小时候读完《汉书》后就嚷嚷着也要造金屋把边小公子藏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御史大夫小吴大人年纪小,灿烈和伯贤浪的飞起的时候他还穿着开裆裤乱尿呢,不过谁也没想到小吴大人的个子后来者居上,长大后凭着高瘦的身板和一张标志脸勾引了不少小宫女儿。

但这小吴小友呢,也不是省油的灯,不穿开裆裤后就偷偷摸摸加入了学堂双煞组,没少做神助攻。那个那个,轰动整个后宫的灿烈皇子和边小公子穿着喜服拜堂那出,那喜服跟红盖头就是小吴小友找来的。听说当时情况还挺危急,若不是皇后及时赶到,两个人就被小吴小友推进洞房了。

后来,学堂三煞各自被打了板子,尤其是小吴小友。然而世事难料,小吴小友在面壁思过时,不知为何突然悟出了月老之道,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在助攻和做媒之路上越浪越远,疯狗都拉不住。

话再说到张将军,真的是省心组,特别省心,省心到老太傅都忘了还有这号人。

学堂里大家虽然一起打手心一起罚抄书,抄作业和考试作弊的交情十分过命。但是实际上吧,一起出去浪的一直是那几个,一直不容易接近的也是那几个,各自都有要好朋友圈,而边丞相和张将军,正好属于没有交集的两个人。

好在边丞相完全自来熟,扯淡些有的没的东西,完美营造出了两人有五百年交情的热烈气氛。就连张将军本人也不得不承认,这等气氛制造力实数不凡。

等到桌上的菜吃的差不多了,边丞相放下筷子擦擦嘴,两只白嫩嫩的小爪子托着腮支在桌子上,下垂眼笑得人畜无害,“今天朝上没给将军面子,真是不好意思啊。”

哪壶不开提哪壶,张将军的脸又黑了。

问题就出在,如果边丞相真的鸡飞狗跳祸乱朝纲,那他就以托孤大臣的身份出来怒斥奸臣匡扶正义,可事后无论怎么想,张将军都觉得边丞相说的完全没错啊。

中秋佳节啊,要因为先皇驾崩停办,可以。那要不停办,也可以,那不之前灿烈爷爷驾崩了灿烈老爸也没停办生日会嘛。

再说天牢犯人吧,大赦天下普度众生,可以。可把这些本来就是死刑的犯人全秋后问斩了,那也没错。

长公主的终身大事,许给状元当然郎才女貌,可是要找小吴大人五星好评的红线馆,那也没什么不行啊。

至于最后,软耳朵的皇上灿烈完全倒向了他小时候差点洞房了的边丞相,那就更没错了。

张将军脸上冷漠,心里很苦。

于是张将军咬牙切齿挤出一个虚假的微笑,“丞相言重了。”

评论(4)
热度(48)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