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愚人(1)

是嘞这本来是愚人节文来着因为太懒没赶上。。

本来想一发完不过看着似乎有点长。。

现实背景。BE。

////////////////////////////////////////

chapter 1

“暂时休息,去洗手间的快点回来,十分钟后继续录制。”

女经纪人穿着得体优雅的黑色西装,朝着化妆室的人四散的艺人喊完,又继续对着还在通话中的手机严肃地交谈。

化妆间里妆容精致的男孩子们三三两两随意站着,摆弄着自己的发型和服装,有一搭没一搭说接下来录制的节目内容。

旁边候着的年轻的化妆师姑娘赶忙上来补妆,她应该是第一次跟如此当红的团,脸上有明显的紧张,沾满粉料的海绵颤抖着在张艺兴脸上扑来扑去,还有一块儿没抹匀。

张艺兴看着镜子里有些手忙脚乱的姑娘局促地笑了一下,用韩语小声说道:“没关系的。”

韩国当红男团EXO最近受邀参加了一档高人气综艺节目,预告刚一公布点击量就破了万,众多粉丝翘首以待,将原本就不错的话题炒的更是火热。

坐在一旁的伯贤从化妆椅上转过来,身后跟着吹头发的造型师,两条腿晃来晃去,在吹风机的噪音中大声说道,“Lay哥!俊勉哥刚刚传话说让待会儿注意言行,成员之间尽量多点互动!”

张艺兴哎了一声,比了个OK的手势,也大声回答他:“知道了!”

S.M.娱乐公司旗下的男团EXO在目前的K-POP乐坛可谓是红极一时,不仅唱片销量惊人,出道五年以来更是毫无衰势,有专辑王者之称。张艺兴抬头看了看化妆间墙上贴着的巨幅海报,上面是团体综艺节目和他们新加坡三巡演唱会的宣传。

他们出道初期因为组合内部的一些原因,错过了提升国民度的最佳时期,据说这次的团综公司十分重视,合作制作组也是精挑细选过后的,显然是为了能让他们在转型期重新提升一下亲密度,为长远的市场需求买好保险。

补妆的化妆师姑娘被前辈匆匆叫了过去,张艺兴只好自己拿手蹭了蹭脸上明显白出来的一块儿粉。伯贤的造型师也离开了,他自己正对着镜子仔细拨弄刘海,远处钟大在和珉锡低头研究麦克,俊勉不厌其烦的对着钟仁和世勋叮嘱着什么,灿烈估计又干了坏事,正在被暻秀追着打。

团综毕竟不像演唱会和舞台那么累,大家或玩或认真,重点是让粉丝看了开心。想到这里,张艺兴皱着眉挠了挠太阳穴,他一向不擅长搞笑,也不会搞怪,尤其是这类综艺节目,在只剩他一个中国人的情况下,实在是有点费力。

他翻了翻台本,接下来的节目内容是到一个已经被承包了夜景的游乐园里观光,九个成员随机分成四组,由摄像师跟着,最后剪辑播出。当然,这都是惯用的路子,对外说是随机,背后肯定是要考虑搭配的。比如,他找了找自己的part,果然,是跟最会调动气氛的伯贤一组。

跟伯贤一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张艺兴心里略微放松了点。

charper2

录制很快开始了,大家调试着自己的随身麦克,摄像组表示收音没问题,轻微的噪声响起,镜头上代表摄像进行的小红点亮起来了。

夜间的游乐场为了更好的录制已经清场,不过霓虹灯光的效果倒是丝毫不差,还有一部分专门留下来的工作人员。做了简单的开头热场之后,大家互相挥手告别,按照既定的分组各自活动了。

自从张艺兴获得在中国独立发展工作室的特权后,两地频繁奔波,跟成员们在一起的时间自然而然变少。算起来,他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过伯贤了,上次还是东京演唱会的时候。他本来话就不多,队里只剩下他一个中国人后话就更少。走在路上,张艺兴的反应比以往更迟钝了一些,面对伯贤跳跃度极大的笑点还有点跟不太上,录到一半,摄像师大哥有些无奈的按下暂停键,“你们都不是新人了,这种节目不用再教了吧?”

张艺兴不停的鞠躬用韩语说着“对不起”,弯腰到最后还有点晕眩。

伯贤见状,匆匆向摄像组道了歉,扶着他到就近的卫生间洗漱,不停的问怎么样了,要不要去医院之类的话。从地下抽上来的凉水冲掉了一些疲惫,张艺兴缓过来,狠命了搓了搓脸,强打起精神说道:“不用了,没事,可能是上午的飞机有点累,还没休息过来。”

趁着摄像师大哥支架子的空档,他俩回来,又重新向工作人员道了歉。这次张艺兴的表现看着好多了,努力配合着伯贤,虽然仍有牵强的地方,不过后期剪辑一下,应该也能撑得住收视率。

按照台本,接下来他们可以自己任意发挥,选择一个娱乐项目,张艺兴扶着额头,有些无力去想怎么应付那些高空旋转的过山车。

一般来说,为了迎合粉丝,这种时候都会选海盗船飞车之类的来吸引眼球,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伯贤拿着游乐园地图仔细的纠结,选来选去,最后没有理会摄像组的欲言又止,大力敲定了塔牌屋。

的确,塔牌屋这种可以安静坐下来的项目,实在是很能安慰现在的他。

伯贤因为最近的行程染成了深栗色的头发,身上是他惯用的warm cotton的香水味儿。他总是十分擅长察言观色,让人感觉恰到好处而又不失温暖,这是张艺兴常常羡慕又学不来的一面。

塔牌屋并不远,走了不足五分钟就看到了那座低矮而透露着神秘感的小屋子。

塔罗牌,西方人独有的占卜术,据说能卜出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张艺兴一向不相信这些太过神秘莫测的东西,不过伯贤倒是很感兴趣的样子,一进屋子就拉着他东看西看。

小木屋一进门是一条窄窄的走廊,墙上的壁画华丽而繁复,风格古怪,上面是张艺兴不太认识的人和物。屋子不大,走廊尽头就是一件会客室,正中央摆放了一张四四方方的桌子,顶上是大而低的水晶吊灯。显得古老而神秘。

也许是受到气氛感染,也许是进屋后少了太多双眼睛紧盯,张艺兴感觉精神似乎好了一点。他俩走过去,一个装扮成小丑的人正独自坐在桌子后,仔细的研究着桌上凌乱的卡牌。看到他们进来,他似乎早有准备,恭敬的站起来,做出个“请”的手势,嘴巴大大的弯起来:“欢迎你们。”

大概是晚上特意留下的工作人员,伯贤惯常地鞠躬问好后朝张艺兴偷偷吐了下舌头,眨眨眼悄悄说:“这个小丑一点也不好看。”

张艺兴笑着打了他一下,不过的确,眼前这位自称小丑的人妆容劣质,脸上的白色底色都能看到裂纹,画着魔法星星的衣服也很旧,只有嘴巴上画着的标志性红色嘴唇在无声的告诉别人他的身份。

小丑殷勤地请他们坐下,大概是这么晚还能有人来,他看起来十分高兴,红色的嘴巴随着他的笑容变得更大了。

伯贤似乎对桌上已经摆着的塔罗牌十分好奇,一遍听着小丑介绍一边问这问那,张艺兴绕着屋子转了一圈,刚想问摄像师组怎么还没进来,就被伯贤兴奋的语气打断了:“艺兴哥!我们抽哪个?”

张艺兴回过神来,小丑似乎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很有耐心的为他重新说明:“既然你们两人一同进来,那这副塔罗牌在这个时刻所卜问的就是你们两个人的事。不过这次是个新玩法,你们可以商量决定卜问的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并且只有一次抽出卡牌的机会。”

伯贤显然是很入戏了,哇了一声,期待地搓着手问:“艺兴哥,问未来吧?”

张艺兴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笑:“好好好,听你的。”

他从不是个缅怀过去的人,更不会饱足当下。这些不变的东西一旦过去,剩下的就只有回忆的价值,他在意的是努力之后的未来。当然,更为现实的境况是,目前的行程通告根本不会给他回忆过去的时间。

小丑似乎猜到了他们的答案,很显然,这也并不是个难猜的问题。张艺兴看着昏黄灯光下小丑的深深的笑,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打乱的塔罗牌很快布满了绿绒的桌面,小丑重新坐回了方桌后面:“请选吧,但是两人只能选择一张。”

伯贤推了推张艺兴,眼巴巴看着他:“艺兴哥来选吧!”

张艺兴只好无奈地从一堆牌中随意抽出一张,嘴里还说着:“我手气向来很衰你也是放心让我来……"

“抽出来的是什么?”

小丑从他手中接过那张牌,牌面画风华丽精致,是一个小丑背着包裹站在悬崖边上眺望远方,脚边还有一只小狗。画上人的表情实在开心,情况也实在危险。

“愚人。”

伯贤整个人都凑了过去:“这是什么意思?”

小丑的笑容越发意味深长了,“意思是你们抽到了最好玩的游戏。”

他微笑着翻来覆去把玩着张艺兴抽出来的那张薄薄的卡片,“未来并非不可预测。尤其是厄运。”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愚人将为你们预言未来的一件事,你们可以选择看,也可以不看,可以信,也可以不信。”

“当然,愚人只预言厄运。”

小丑站起来,红色的嘴巴笑得异乎寻常的大,“从你们来的地方出去,木门左手边的信筒里会有一封信,里面是愚人的第一次预言。当预言成真时,信筒里就会出现下一次预言等着你们来拿。”

张艺兴听着有些奇怪,“这样的预言会一直持续下去?”

“就像我刚刚说的,你们可以选择看,也可以选择不看,你们不来拿走预言信时,预言就停止了。”

伯贤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

“哦对了,”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小丑又叫住了要离开的他们,“请记住,信上的预言不可以告诉第三个人。”

张艺兴转身:“为什么?”

小丑又弯起嘴角笑起来,用食指指指自己,又指向他们,“因为,这是愚人与愚人的约定。”

“告诉了会怎样?”

小丑点着下巴在水晶灯下漫不经心地笑:“也许事情变得更糟,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谁知道呢?”

走出诡异昏黄的塔牌屋,游乐场的灯光还是像之前一样令人眼花缭乱,夜空的星星很亮,似乎还在一闪一闪。对比起来,刚刚那种神秘高深的占卜就像是一场恶作剧一样。

伯贤迫不及待的将胳膊伸进屋门左边的邮筒,鼓捣了半天真的从里面掏出一封信来,牛皮纸的信封,封口处歪歪扭扭是一个小丑头像的印章。伯贤忍不住抱怨:“这个印章和那个真的小丑简直丑得异曲同工。”

张艺兴摸了摸他的脖子,从他手里拿过信封,掏出来是一张薄薄的纸条,上面用潦草的铅字写了三个单词:Ten.Leg.Hurt。

似乎是说腿会受伤的事情?

张艺兴开玩笑:“看来我们俩以后跑的时候要小心了。”

没过多久,走丢了的摄影师就找了过来,刚刚他俩玩得太过专注,忘记了摄影师还没跟着。节目录完果然免不了被经纪人一通说教,最后剪辑出来的成品他俩的part也少得可怜。

俊勉忧心忡忡地跟经纪人商议看能不能多点艺兴的部分,灿烈跟着附和:“是啊,艺兴哥本来平时露面就不多,再多加点吧。”

实际上,张艺兴自己最后也不记得谈的结果怎么样了,因为接下来的行程很快就是他们新加坡的三巡演唱会,他大部分时间都重新回到了公司的练习室进行昏天黑地的练习。

他不太关心团综,也不关心收视率,因为他并不是以此为生,他是个Dancer。

chapter 3

新加坡中心体育场附近贴满了EXO三巡演唱会的大幅海报,九个年轻俊美的脸庞席卷了几乎所有的广告灯牌和人们闲余时候讨论的话题。

刚刚过去的LED屏上播放着的正是五个小时后的演唱会预告。

开往会场的车上,灿烈和伯贤两个人趴在车窗上不停地交相感慨新加坡首屈一指的环境绿化,俊勉在前面和经纪人说着什么,珉锡和钟大低着头共看一本流行音乐的杂志,是了,好像听说珉锡最近正在考博。暻秀还是安静的盯着手机,钟仁靠在他肩膀上睡觉,世勋一个人坐在最后,耳朵里塞着耳机出神看车窗外的风景。

张艺兴还在回忆待会儿演出的舞步,《狼与美女Remix》版本里,生命树的地方也临时改动了一下,因为国内行程,他和成员们的走位练习得不多,待会儿可别出了叉子。

不一会儿,天似乎阴下来了。新加坡的三月也是个多雨的时候,不过还好,外面温度还算不错,即使下雨,露台舞台也能应付。

想到这里,张艺兴有些惩罚地敲敲自己的脑袋,不是说舞步?又走神了。

“还有二十分钟!最后检查一下各自的随身耳麦!舞台音响可以打开了!”

演唱会导演拿着话筒站在休息室门外大声的喊:“检查好了就到舞台旁的楼梯处集合!”

桌上长方形的盒子里整齐放着九个不同颜色的随身麦克风,大家一个接一个走过去,前面的人拿了之后就会转过来和下一个击掌,“加油!”

“加油!”
“加油!”
……
“we are one!”

九个装饰着不同手饰的手围成圆圈,搭在一起用力地朝下加油,喊着不知道说过多少遍的口号。站在楼梯旁的工作人员一边鼓励地拍着他们,一边大声说着辛苦了。

刺眼的舞台灯光随着MAMA的音乐响起开始剧烈的闪烁,背后的屏幕显示出设定好的影像,耳朵里是伴随着粉丝尖叫的巨大轰鸣声。

身体本能的适应练习过无数遍的鼓点和节奏,虽然早已常见,有时候还是会被突然出现的舞台火焰吓到。

天空里果然开始飘雨了,有星星点点的雨滴滴在脸上,不过这种程度的小雨在闪烁耀眼的灯光下根本看不出来。要不是违反了物理定律,张艺兴甚至觉得粉丝们的尖叫能把雨滴震出场外。

T字形的舞台设计在末端有个升降圆台,是待会儿《蝴蝶少女》的站位,《overdose》之后,他们要尽快赶过去那边站好队形。

雨渐渐大了起来,台下已经有粉丝三三两两撑起了雨伞。玻璃材质的舞台沾了雨水有些滑,踩上去不太稳。

《overdose》的音乐响起,张艺兴抽空抹了把脸,拍了拍头发上的金粉。副歌部分的走位本就混乱,伯贤从右侧飞快跑过来的时候脚下打滑,一下子侧着身子跌倒在了张艺兴前面。台下靠得近的粉丝吓得大呼了一声,张艺兴跟前排的世勋赶忙搭手把他扶了起来,虽然蹲下去的时候明显听到了伯贤忍疼的抽气声,不过在舞台上,完成表演始终是第一位。

《overdose》结束,伯贤磕到的膝盖已经泛了青紫,为了不让粉丝担心,他忍着不去碰,依旧一边朝升降台走,一边笑着向下面招手。

和张艺兴擦肩而过时,他俩不约而同对视了一眼,边伯贤半开玩笑:“哥,我可是伤到腿了,你小心点。”

这时候还有心情闹,张艺兴无奈着拍拍他,随即便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雨下的越发大了,甚至能听到豆大的雨点打在衣服上的啪啪声。有热心的粉丝把自己带的伞扔了上来,后面的暻秀传话过来说等《蝴蝶少女》完了之后大家提前去后台换衣服拿雨衣。

天色更阴沉了,乌云结着块儿挤在头顶,雨啪啪啪,头发已经打湿成缕,刘海垂下来遮住了视线。张艺兴小心地走着舞步,数着节拍,其实这首歌明明已经重新练了很多次,可只要一分心,他还是会不自觉地走到第一次排练时候的位置上。

最后一个音节结束,张艺兴松了口气,粉丝的欢呼震耳欲聋,他被淋得够呛,一边抹着汇集到下巴的雨水,一边挥着手朝后台走去,他身后三三两两跟着几个人,不过还有成员兴奋得脱了衣服,留在刚刚的升降台上与粉丝互动。

一到休息室,伯贤就蜷着腿窝在了椅子里,灿烈紧跟着进门走过去,漂亮可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出来的尽是焦虑和担忧,他拿了热毛巾给伯贤敷到腿上,匆匆跑去找药贴。经纪人小跑着过来问有没有事。

伯贤摇摇头说没事,应该没伤到骨头,只是磕得重了些。经纪人拍拍他肩膀安慰道:“忍忍吧,演唱会不能停,先换衣服,完了再去医院看。”

拿着创可贴站在门口的灿烈听了几次想说什么,最后也没说出来,耳朵憋得红红的,只是低着头过去给伯贤贴药。

预算这段中场休息的时间并不多,到现在休息室里也只回来了六个人,经纪人焦虑地看了看表,指着张艺兴、都暻秀和金钟大说:“你,你,还有你,你们三个先上去把另外三个换下来,看着场子,让他们赶紧回来换衣服。下首歌时间马上就到。”

张艺兴刚想说雨大地滑的事情,就听到外面有人吵吵嚷嚷了起来,混乱声越来越大,经纪人脸色都变了,暻秀正要出去,门就被“哐当”一声推开了,珉锡气喘吁吁,神色慌乱的冲进来:“KAI……KAI出事了!”

评论(8)
热度(78)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