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世勋生日专场】荒诞少年


如同白床单带走了雷梅苔丝。

////////////////////

“世勋啊,你头上的树枝又长了,”花斑纹的小山雀扑棱扑棱地收了翅膀,小心地蹲在了少年头上新长出的一根嫩枝来。它轻轻将少年缠在枝上的柔软黑发啄开,又帮他从头发里挑出了几片落进去的叶子, 细细的声音轻柔地问道,“今天感觉还好吗?”

坐在轮椅里的世勋脸色有些苍白,他的皮肤白皙而带着病态,五官深邃,轮廓的线条却很温和,眼睛因为之前受过伤而微微闭着,不太能睁开。世勋听到小山雀的声音,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弯着嘴角轻轻晃了晃头上长着的树枝,小山雀仰起脖子叫了一声,会意的飞到了他伸开的手心。

“今天的阳光很好,眼睛和腿好像也跟着好一些了。”世勋温柔地说,“我头上的树枝又多了吗?”

小山雀重新飞起来,绕着他的头上仔细的观察着,“是的,新长出了好几支,都在发着绿色的芽儿呢!”

少年有着一头柔软而顺和的头发,从他的头发内里长出了好几支树枝,分出了很多岔,像麋鹿的鹿角一样。他头上的树枝有小山雀帮他挂上去的彩色缎带,人们过来探望他时的许愿纸包,还有能吸收阳光自己发光的小小灯泡。

等世勋的树枝长得再粗壮一些,就能把巢也筑上去了。小山雀这样想。

风过来,吹得世勋头上的彩缎飞动起来,把他腿上的毯子也掀开了一角,世勋对着空气张开手,像是要抓住风,说道,“我想飞起来,”他脸上是十分向往的表情,“飞到很高的天上去。”

小山雀听了他的话,飞到上空的风里,细细的声音不知道在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它重新飞到了世勋面前,高兴地拍着翅膀,“世勋啊,快抓住你手里的毯子,风刚刚对我说,他要带你飞起来呢!”

不等世勋回答,他腿上的毯子便突然开始动了起来。世勋下意识紧紧地抓住了毯子的边缘,脸上是不敢相信地惊喜,“真的吗?!”

小山雀飞到毯子另一边衔起一个角,大声回答,“是真的!而且就要开始了!”

世勋开心地“啊”了一声,风就突然大了起来,他手里的毯子突然被吹得鼓起来,呼呼地响,小山雀衔住一角,用力的拍着翅膀。

世勋觉得自己的衣袖和裤脚都在神秘地飘动,有种温柔而厚重地力量在托着他向上。他紧紧地抓住毯子使得自己不掉下去。

毯子被吹起,在风里完全展开,像蓝天里泼出来的牛奶,世勋抓着它,慢慢的脱离了轮椅,飞到了空中。越飞越高。

地上的人看到都惊呼起来,世勋兴奋地笑着从他们头顶飞过,一手抓着毯子,一手跟他们挥手告别,他头上的树枝里有些缎带和纸包掉落下来,像神从天下赐下礼物一样。无数的鸟儿看到了,也都飞过来,在他头上的树枝周围盘旋不去,清甜的嗓子里唱着欢快的歌儿。

风吹着毯子,毯子带着世勋和小山雀越飞越高,穿过了大片的花田和农场小屋,穿过早晨九点的小镇上空,渐渐飞向了蔚蓝色的天空,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没错,像童话一样——有一阵风吹过来,头上长有树枝的世勋抓着毯子,许多鸟儿陪伴着他,快乐而美好地飞走了。

————————————————————

在我还是路人的时候,对世勋也是惊鸿一瞥,被颜值震惊。真正饭上茶蛋的之后,逐渐也知道了『贵族勋』『小王子』这样的称呼。

在二巡teaser里面,有一个镜头是世勋坐在龙卷风附近,而有一只蝴蝶轻轻过来,停在了他手上。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只是觉得像在心脏上不重不轻地,吹了一下。

有个勋骑曾经这样形容世勋:“他少年心性太重,懒懒散散,眉目疏淡的,好像这个世界都跟他没关系,他好像对这个舞台没什么喜欢,对当下生活也算不上期待,欢喜悲伤的情绪都难猜,但是拿着杯double糖的奶茶就能偷乐上半天……你是你我是我,你再喜欢他,也抓不住他。”

世勋很小就被星探看中,相比于其他的人,他的路实在算不上太过坎坷,很多事对他似乎都是水到渠成的,有时候看他在台上,像个孩子一样,开心了就认真得像艺术品,不开心了就坦坦荡荡地划水。不受任何束缚。他的眼里从来没有为名利所压迫的痕迹,他的身体也好像从没有为自己不乐意的事情而被逼低下去过。

所以他完全会这样随着床单飞走的吧,没有任何征兆,他愿意,就开心地飞走了。荒诞而美好。

大概这就是贵族的气质,没什么太在意,也没什么大喜好,永远从从容容。他乐他悲都是淡淡的,对所有人都温柔,也与所有人无关。

当看到世勋时,我看到的是无比自由的灵魂。

『小王子,生日快乐。』

评论(23)
热度(25)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