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之盐

安静如鸡,后会无期😘

【蛋白】万物语言

可能有一点硬科幻倾向吧……

///////////////////////////

1.

Lay第一次见到Baekhyun,是在那个透明而封闭的实验室里。

他抱着腿蜷缩在角落里,黑色柔顺的头发垂下来,微微挡住了眼睛。几不可见的透明传感片贴在白净柔和的侧脸,宽大的白蓝条纹的病服套在瘦小的身上,显得空荡荡的。

Lay站在单向玻璃后,Baekhyun仿佛是能看到他一样,蹒跚着朝他走来。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Baekhyun把手贴在上面,乌黑润泽的眼睛看着他,仰起脸笑了笑。他似乎想要说什么,可薄薄的嘴唇费力地张合了几次,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观测室里,Kasper冲了杯热茶递给他,“Baekhyun有严重的语言障碍,据脑部扫描图显示,他的布若卡氏区和威尔尼克区都存在着明显的构造差异,”Kasper指指自己的大脑,有些无奈,“所以他听得懂别人说话,自己却没有表达能力。”

“哦?”Lay喝了口茶,想到了Baekhyun的眼睛,又继续问,“也就是说他可以组织语言,只是表达不出来吗?”

Kasper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坐到了电脑前,调出了一张大脑扫描的对比图,指在中间红色区域的部分圈了圈,“看,语言区完好无损,只是构造上出现了先天性变异,所以,我们猜测他可能是语言功能出现了某种变化,”他挑了挑眉,“尤其是刚刚,Baekhyun看到你的时候,监测他语言运算速度的那台电脑瞬间短路了。”

Lay被嘴里的茶呛了一下,哑然失笑,“那意味着什么?”

Kasper意味深长的眯起眼,“这样巨大的数值换算到空间上,意味着的是一个维度到另一个维度的区别。”

说完,他又大笑起来,拍拍Lay的肩膀,转身走出了检测室,“所以,靠你去解开这个未解之谜了,大语言学家。”

2.

当然,Kasper的语言研究室并没有把赌注押在Lay身上的,退一步说,这只不过是他们的Plan N。

Lay与Kasper是大学好友,两人同是语言学方向,只不过Lay后来研究通用语理论,而Kasper则致力于应用语言领域。

按照计划,Kasper的研究室正在与世界顶尖的脑部神经科学家接洽,一旦方案定下,Baekhyun将接受手术,通过人工科技对脑部语言区做一定改造,从而让他能真正“说”出来他所认知到的语言。

Lay其实并不关心这些。那之后,他只是经常去看Baekhyun。

Baekhyun似乎很喜欢Lay,每当他来,他就变得精神很好,会对着他笑。

Baekhyun还是个孩子,踮着脚站起来也不过到Lay的眼睛那里的高度,他喜欢Lay来的时候藏在衣兜里带给他的水果硬糖,也喜欢Lay变戏法一样拿出来的游戏机,还喜欢Lay每次都亲亲他的额头,温柔地跟他说“晚安”,一直陪伴他入睡之后才离开。

只有很少的时候,Lay挽起他的袖子,会看到白皙瘦弱的手臂上,布满了实验针头留下来的乌青,经年无法消褪。

“社会的进步难免会有些牺牲。”Kasper总是这样对他说。

Lay只能沉默。

当Baekhyun十分想对Lay说什么又说不出来的时候,就会变得焦躁难过。Lay会揉揉他的脑袋,对他说,你可以画下来给我看。

然而就算Baekhyun画下来,他其实也无法看懂。Baekhyun总是在纸上画大大小小的圆圈,笔画勾连怪异,没有任何规律可言,而他却总是神情专注,仿佛在很认真的做着什么。

即使很少的时候,他画出Lay认识的东西,Lay也不明白Baekhyun为什么会把这些东西的内部构造也一并画出来?

不过,Lay只要装作能看懂的样子亲亲他,把这些画小心的收到口袋里,Baekhyun就会高兴起来。

Lay也有细细的看过这些凌乱无序的画,可是无论如何努力,他都无法将这些毫无意义的符号同一门语言联系到一起。

3.

手术的日子很快定了下来,Kasper语言研究室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预言,如果手术成功,这将是一次震惊世界的发现。

而Lay只是心疼那些粗大的针头和不明功用的仪器会又一次不由分说地插进Baekhyun的身体里,他一定很疼,也许还会抽噎起来。

那天晚上,Lay瞒着研究室里所有的人,把Baekhyun偷偷带了出来。

晚上的游乐场人已经不多了,留下来的大多是热恋缠绵的年轻男女,他记得每次看卡通册看到游乐场时,Baekhyun总是会多停一下。

Baekhyun果然特别开心,乌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不住的咧开嘴笑。他第一次脱下了蓝白条纹的病服,穿着Lay给他的新衣服和新围巾,好奇地在每一个景点外驻足观望。

Lay带他玩了所有的项目,给他买了能买到的所有好吃的。

而Baekhyun把所有的零食,都留了一半给他。似乎仍是怕会有人来收走,他有些急切的推过来,害怕地朝四周看了看。

Lay没有管那些零食,只是在漫天烟花燃起的时候,把Baekhyun抱在怀里,轻轻吻了吻他的头。

Lay说,我喜欢你,等到你治好了,我就带你走。

那时,Baekhyun就在他怀里,埋着头缩着肩膀,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角,仿佛永远都不想松开。

4.

后来,这一场吸引全球目光的实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了动静。

Kasper总是对焦急等待的Lay含糊其辞,直到再也瞒不住的那一天。

白色无菌的实验室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碎裂的器具,Baekhyun躺在地上抽搐着,面色惨白,眼神涣散,黑色的头发被汗水濡湿,贴在额头上,即使隔着门都能听到他痛苦尖利的叫声。

Kasper脸色十分难看,“他倒是能开口了,可是精神完全失控,这种结果完全不在估算情况之内,只能遗憾地说,我们的实验失败了。”他拍了拍Lay的肩膀,“你如果想要带走他,明天就可以。”

似乎是略有抱歉,他停了一下,又补充道,“社会的进步总要有些牺牲,无论成功与否。我们尽力了。”

研究室的工作人员戴着口罩和无菌帽,面无表情地将所有的实验器具分门别类的带走,没有人多关心一眼躺在地上的Baekhyun。

Lay走进去的时候,只有一个人提醒他,离开的时候记得关门。

Baekhyun看到Lay,从满地的玻璃碎渣中艰难地爬过来,小小的他仰起脸,断断续续地说,“Lay……窄……走……”

Lay抱着他,眼眶泛红,喉结上下滚动,说不出话来,Baekhyun时在他怀里不时抽搐着,只是不停地呢喃啜泣着。

Lay像往常一样亲亲他湿漉漉的额头,红着眼说,“别怕,Baekhyun,出去就好了,我明天就来接你。”

Lay只记得,他匆匆回去准备东西的时候,Baekhyun跪在玻璃门后,看他的眼神无比绝望。

那天晚上,Baekhyun跳楼了。

那之后的很多年里,Lay都在自责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过去,也许他去的早一些,他就不会死。而当他最终明白了一切时,他才知道,无论他当时做什么,都无法改变最后的结局。

那时候他还年轻,不知道命运馈赠的礼物,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这场失败的研究迫不得已公之于众,而学界除了对此表示遗憾后,并且鼓励后进不要畏惧失败外,再没有多置一词。

当所有的人都将这件事情放在脑后,Lay还是不肯罢休,他不想让Baekhyun这样孤独的死去,变成历史中一件无足轻重的牺牲品。

他始终相信,他与Baekhyun虽然语言不通,但有些事情,总会要超出这些具体的表达,为所有人所共通。

除了baekhyun画给他的那些圆圈,在最后废弃的研究室里,Lay还找到了更为复杂的一张图画。

他将这些资料拿给导师,导师劝导他,不要让无关紧要的爱情影响你的科学精神,否则,你不会有所建树。

Lay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离开。

无人问津许多年。

十三年后。

Lay成功破译出一部分Baekhyun留下来的“画”,这并不是无意义的涂鸦,他激动地第一次向世界阐明,这些圆圈型的符号代表了人类线性语言能力向平面化语言能力的伟大阶跃!这将是推动整个文明进步的发现!

“一派胡言!”

在坐的教授没有人肯相信,他的导师甚至以他为耻,当场撕碎了他的论文。

Lay默默捡起来被撕碎的论文重新粘好,在当年的研究室大楼顶上坐了一夜。

十七年后。

Lay 进一步类比出了平面语言能力向三维语言力的进化方向,并在此基础上假设了高等维度文明生物的存在,提出了语言通用原则理论。

那一场发布会没有记者前来拜访,而他的书被扔进垃圾桶里,无人在意。

他爱上了试验品,要为一堆圆圈解密的故事曾经一度沦为笑柄,成为学界权威耻笑的谈资。

直到七十四年之后。

伴随宇宙学和物理学的双重进步,前沿科学家证实了多维度文明的存在,并且在五维空间向六维空间过渡之时,发现了一个断裂层。这个断裂层,被科学家们称为“通用空间”。

这一年,后来被命名为“通用空间”元年,通用空间的发现,意味着宇宙中存在一个空间对所有维度的文明开放,这其中的按照通用原则进行的交流,将会被所有有能力进入其中的各级维度的文明识别。

凌驾于所有的学科之上,此时迫切需要的,是如何根据通用原则向宇宙发声。

而Lay的语言通用原则,在沉寂七十四年之后,终于得到了全人类的承认。

而此时,Lay九十四岁,距离Baekhyun死去,已经七十四年了。

当然,所有人都是这样说:

“每一次社会的进步,无论成功与否,都不免会有牺牲。”

没有人知道,Baekhyun曾经误入通用空间,处于高出三维之上的空间,他的语言中枢的变异,预示着的正是人类语言进化的发展方向,他所写下的每一个字,都意味着这一个个体的偶然变异,如果被成功识别,将会把整个人类的文明进程提前数百年之久。

也没有人知道,当他的神经元网络被强行改为正常通路后,感官从高维跌入低维意味着什么样的痛苦。谁都不知道,即使是最喜欢他的Lay也不知道。

因为,这种超出时代的思想和变化,终究无法被同时代的人理解。

因为,每一次社会的巨大进步,都注定无法避免牺牲。

比起史书上所记载的流血革命,这一次文明的跃进实在太过温和,因为从头到尾,不过只有一个人牺牲,不过只有一个伤心者而已。

“我知道,”Lay在多年后提起他年轻时候的爱人依然会哽咽,“我都知道,”

“只是,这样的牺牲,为什么偏偏要我来承担?”

5.

这场从语言学发端的革命,借助宇宙学的助力,迅速席卷所有的领域,各个学科的通用原则相继被发现,成为人类史上最为壮丽的一次进步。

继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第三次科技革命之后,这场伟大革命被称为“第四次语言革命”,同时,这也是以语言为代表的人文科学首次超越自然科学,达到引导全人类的进步的地位。

Lay在最后被授予最高的全人类杰出贡献奖时,对所有人说,

“我不是科学家,我只是个伤心者。”

“我站在这里,不为全人类,只是为了我的爱人。”

为了独自隐没在历史中的,被遗忘了的,无数的孤独的先行者和牺牲者。

后来,Baekhyun留下的那张凌乱的符号,最后被所有人全票通过,将成为以人类为代表三维文明,向通用空间的第一次发声。

发射广播的那天夜里,伴随着欢呼声,Lay站在废弃研究室的大楼顶上,那个Baekhyun死去的地方,久久凝望着深沉的太空,没有人知道他站了多久,也许永远也不会下来。

而Baekhyun在符号中的那句“我喜欢你。”,时隔百年,将会被全宇宙所听到。

这是来自一个伤心者最后的浪漫。

————————

所有的设定全是我瞎掰的🙃😳看到有宝宝说好奇这些设定,我就……随便把乱七八糟脑袋开花的设定说了一下2333,因为这些东西对文没什么帮助所有文里也没有花时间仔细来写😉

  通用空间是假设在五维空间与六维空间之间的断裂层,它的存在,意味着宇宙中存在着一个空间,对所有维度的文明开放。虽然对所有文明开放,但并不是所有的文明都有能力进入其中,所以它所处的位置是相对平均的,假设以十维文明为极限,如果通用空间存在于九维与十维之间,那么可以说对于一维文明来讲,他们进入通用空间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通用空间的原则即是平等与自由——不对任何文明设限,对于同一维度的每个文明本身,进入通用空间的机会都是均等的。当然,不可避免的是,低等维度发现通用空间的机会必然要比高等维度的文明更为稀少。

  与通用空间伴随的,是通用原则的存在。通用原则所推崇的,是用一个简洁的优雅的原则来解释所有的事情,相对的,每一个学科领域有自身的通用原则。以语言学为例,学界已经成功找出了谱系树,将世界上所有的语言根据发源和特点归为了几种语系,但是,语言通用原则要再次凌驾于这个谱系树之上,也就是说,在SOV或者SVO这样的抽象语法区分之上,有一个更加形而上的原则。这个原则不是人类创造,而是本身就存在于通用空间中,甚至可以将通用语言理解为一种物质,它本身即存在,人类所有的语言都是对它的翻译和模仿,这在某种程度上与柏拉图模仿的模仿诗学理论有些许相似,但是不妨做出这样一个假设,为什么所有人类产生的不同的语言,最终都可以实现互通?语言内部都摆脱不了最基本的动词名词,或是主谓宾的存在?尽管这些要素所处位置和形态多种多样。

  所以在白白身上,他的语言中枢出现了偶然性变异,也就是说,他不再用人类的线性的语言表达方式,不用一个字一个字按照顺序来表达,在他的思维里,一旦想要讲话,脑子里出现的就是一个平面化的形态,所有的文字符号以特有的规矩分布在一个平面上(这样说有些抽象,但是这个想法走借助于特德·蒋《你一生的故事》以及由此改编的电影《降临》,里面大致有对平面化语言能力做出举例,说明这个圆圈是如何表意的)不过我现在还完全想不到怎么样类比出三维语言能力233333不过这样是不是可以设想,我们作为三维文明,对语言的运用只是一维,也就是线性的,(更别说一维二维生物),那一定会有更好维度的文明存在,它们可能对语言运用就已经是平面化或者更高维度了😉

各个学科通用原则的提出最大的意义就是为通用空间服务。正是通用空间和通用原则的发现,使得以人类为代表的三维文明第一次有了同宇宙交流的机会。这是人文科学首次超越自然科学成为推动人类进步的关键因素。因为,在科学到达不了的宇宙深处,必然会有一种感情是所有文明共通,这无关严密的科学论证,而只是人文精神中最宝贵的一处所在。

评论(26)
热度(98)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